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鱼腹含珠
    我们四个将霍子枫他们四个放在靠墙的地方,由于见过知道他们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而我们在进入里边也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所以打算好好的休整一下,然后再作打算。

    那怪鱼的尸体就在不远处,要是普通的鱼此刻早已经在火上烧烤起来,但现在我们对它没有丝毫的胃口,毕竟这种东西吃了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好,我们没有病入膏肓,没有必须做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吃着压缩的饼干和肉干,喝着饮用水,此刻只用一只荧光棒放在中间作为照明工具。

    倒了不少的斗,我们都知道光源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那就是我们的第二条生命,没有了光源就跟瞎子一样,这种错误只有少数的初学者才会犯。

    霍子枫他们四个人刚才实在是拿命在拼,没有人死亡已经算是不错了。

    我给他们为了水,然后也靠在墙上休息,胖子递过来一支烟,也给了红龙一支,我们三个人都开始吞云吐雾,只剩下韩雨露一个坐在那里看着满是鱼鳞的棺材内发呆。

    胖子说:“小哥,显然这后面并不是你说的生门,你丫的承认不?”

    面对现实,我肯定是点头承认,犹豫了一下说:“总归结局是好的,至少我们找到了这种怪鱼,就算现在打道回府,也是满载而归。”

    红龙说:“老板,这眼看就要找到冥殿了,这时候你真的打算退出去?”

    我苦笑一声,叹着气说:“唉,作咱们这一行走到了这一步,你觉得还有人会半途而废吗?再说,就像是你说的,冥殿应该很近了,现在回去小爷肯定不甘心。”

    胖子狠狠地吸了口烟,说:“英雄所见略同。”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本来想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一下,但是鱼肉的香味一直往鼻子里边钻。

    我真恨不得扑过去咬上一口,现在已经不知道咽了几百口口水,这香味比起我们的压缩食物,那真是云泥之别。

    强忍着身体的疲惫,我扶着墙站了起来,胖子问我干什么去,我说我要把这鱼解刨了。

    其实我就是打算割一块鱼肉下来,这半米长的怪鱼,看模样至少也有四五十斤,总不能整条背回去,给盲天官来个全鱼宴吧?

    胖子还他娘的的当真了,他也跟着站了起来,掏出匕首就上去刺鱼的肚子,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开膛破肚,但是刺了几下就是火星四溅,根本伤不到鱼的分毫。

    骂了几句,胖子就拿起弯曲的工兵铲准备砸几下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

    这时候,韩雨露忽然说:“鱼鳞很坚实,但你可以把鱼鳞拔下来,任何外表防御很强的东西,它的内部都是柔弱的。”

    我愣了一下,韩雨露这话不知道是在说怪鱼,还是在说她自己,绝大多数人外表强硬,只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软弱,在生物界也非常的多见,比如说乌龟、蜗牛等等。

    胖子挠了挠头,就试着去抓鱼鳞,只不过鱼鳞的锋利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一下太过的突然,锋利如刀的鱼鳞割破了他的手套,直接将他的三根手指划出血淋淋的口子,疼的胖子直骂娘。

    我有些无语地看着他,然后从背包里找出开棺钳,咬合住几片鱼鳞之后,我微微用力一扯,顿时鱼鳞全部被我撕了下来。

    接着,我就将这条怪鱼身上差不多的鱼鳞都撕了下了,地上便是一层血淋淋的鳞片。

    怪鱼已经光了身子,浑身也是一片血肉模糊,要不是有鱼头和鱼尾,还以为这是一头刚刚剥了皮的肥猪呢!

    同时我去看那两条类似人的胳膊,发现其实还是和人有很多的不同,胳膊上面全都是那种白色的容貌,更像是雪猴的上肢。

    胖子大概是因为刚从丢了面子,他的手本来之前就受过伤,现在的情况也比这条鱼好不到哪里去,但还是朝着匕首狠狠地刺进了鱼腹之中,然后左右一划,顿时一条三十多公分的口子出现。

    胖子“呸”了一口,骂道:“操,让你丫的划胖爷的手,这就是教训。”

    我说:“你他娘的跟一条死鱼怄什么气?行了,快去黄妙灵背包里找一找纱布,好好包扎一下,别再感染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截肢的。”

    胖子说:“小哥,你丫的别危言耸听,这怎么可能,不过这血流的,看的胖爷确实挺心疼的。”说完,他就去翻黄妙灵的背包。

    红龙摇头苦笑,然后走了过来,说:“老板,要哪一块?我帮你。”

    我说:“不用了,你也受伤不轻,还是我来挑选吧!”

    红龙又干笑两声,说:“这次幸好穿着这种笨重的铠甲,要不然我老龙早就归位了。”

    我也是苦笑几声,便摸出匕首准备去割,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割哪一块,只是觉得如果是吃鱼肉的话,自然还是腹部的肉最香.

    便比划了一下,割下来有将近十斤那么大一块鱼肉,放在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边。

    红龙说他要背,他比我负重能力强,我也就给了他,不管他是出自哪方面的意思,最后肯定也会交给盲天官的.

    我这样反倒是落得轻松自在,自然也就没抢着要背这么大一块肉,小爷还准备带些冥器回去,毕竟死了这么多人,我是有责任的。

    韩雨露蹲在了怪鱼身体的旁边,忽然伸出了手,她没有戴手套,就直接把手深入了鱼腹之中,摸了几下,从里边抓出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来。

    胖子大叫道:“我操,是鱼蛋吧?”

    韩雨露看了他一眼,说:“不是,这好像是一个青铜球。”

    我和红龙都愣住了,等到胖子从韩雨露手里接过那个青铜球之后,胖子就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赫然一个铜黄的青铜球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个青铜球有红富士苹果那么大,整体还是镂空的,从制造工艺上来看,我觉得西周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

    毕竟那时候是青铜器刚刚有了雏形,如此复杂的工艺,估计只有在汉朝时期才勉强能够达到。

    青铜球在这个墓中出现的太过频繁,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这些代表着什么,毕竟刚从棺材盖上的文字又没有记录,只能凭借自己的猜想来考虑。

    西周刚刚出现青铜器,那属于一个时代最高级的产物,所以这应该算是一种象征。

    不过,我还想到了另一个层面的问题,是因为胖子说这鱼腹中怎么会有个青铜球,难道它不怕吃东西拉不下去吗?

    我所想到的问题就是这种青铜球,就是这条鱼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也许这种青铜球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红龙示意我把青铜球给他看看,胖子说他有什么好看的,一个退伍兵,又不是文物研究专家,根本行业不对口嘛!

    我还是把青铜球交给了红龙,他仔细看了一会儿说:“这珠子镂空形状,明显是雕刻着一条盘龙,我曾经见过一个地下拍卖场见过一颗类似的,有人说是唐朝的,也有人说是秦朝,但没有这颗这么大,可也拍了二百六十多万。”

    “多少?”

    胖子眼睛又圆了,一把抢过那颗青铜珠,说:“没这颗大?没这颗年代久远?居然拍了二百六十多万,那这颗至少也要五百万到一千万吧?”

    我说:“你他娘的别做春秋大梦了,那都是炒出来的,前期还不一定下了多少本呢,我看这颗也就是二百万就不错了。”

    胖子不理我,问韩雨露:“美女姐姐,这颗能送给我吗?”

    韩雨露虽然没有说话,但微微点了点头,胖子立马贼兮兮地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说:“等回了北京,我带您去全聚德吃烤鸭,想吃多少吃多少。”

    说完,他自己小声嘀咕:“他娘的,可是胖爷下这个破斗第一件得到的冥器啊!”

    胖子立马又去翻那个鱼的肚子,方法里边就是一个聚宝盆一样,但这一次他出了拉出来几根鱼刺之外,也就是弄的满手套、满袖子都是血,但还是打击不了他刚刚获得一件冥器的兴奋。

    我知道,胖子肯定拿回去是要想办法炒作一下,以我们现在的人脉来说,说不定还真的能卖出一个非常不错的价格。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休息,刚才的吃惊和激动,让我终于到达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极限,所以靠在墙上没有几分钟,我便睡着了。

    但是我又做梦了,梦到自己被很多带翅膀的青铜珠子追杀,所以睡得很不安生,有些“鬼压床”的感觉,想醒来又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我多么希望能有人推我一把,可是看着胖子他们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怎么都醒不了。

    我知道鬼压床严重会导致休克,甚至更加严重的后果,我就拼命想要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啊!”我终于叫了一声坐了起来,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他们用一个不理解的眼神看着我,好像以为我得了神经病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