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艰难墙阻
    首先是墓墙砖头的用料,这是古代方士、术士炼丹炉里边的炉渣。

    这种材料形成的砖头确实很结实,但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一旦遇到温度稍高的情况,就会开始蒸发,形成一种人造瘴气,几个呼吸间便可以要人命。

    在古代炼丹时候,有时候会炼制一些毒丹,这些丹药自然不是给皇帝吃的,而是皇帝“赏赐”一些功劳极大,但也不得不死的人。

    所以,在明清时期又有人把这类丹药戏称为“功高盖主药”,寓意着这种丹药的用处,大概和鹤顶红、一丈红之类的差不多。

    即便这次我们戴了防毒面具,但没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可能轻易拆掉。

    可看到了这种墓墙,我立马就想到了其内的恐怖,里边的沙墙是一定掺着硫磺、硝石和木炭的。

    这些东西可是古代火药的组成部分,即便现在还有一些小作坊里边生产,那被抓到罪名是非常重的。

    现在两大难题就摆在了眼前:第一个是砖头遇热会产生瘴气,第二个就是会发生爆炸。

    而且,我觉得两种有可能是在同一时间进行,一旦我们的工具和砖头碰撞频繁,先是会产生瘴气使得墙体变软,这个过程一定会产生热量,那样里边的炸药也会随之爆发,结果就是玉石俱焚。

    我把这墓墙的恐怖之处和他们一说,顿时所有人就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黄妙灵说:“我可以用双指探洞试一下,只要能轻轻拆下一块墙砖,接着下来小心点还是能够将西沙引导出来的。”

    霍子枫摇头,说:“你没有理解我师弟说的话,一旦产生热量就可能产生瘴气和发生爆炸,除非你手上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我说:“活人身体的温暖在三十七度左右,加上摩擦力的温度,足以点燃白磷,而这里怕是连白磷的着火点都不到。”

    胖子挠着头问:“胖爷想问个问题,这他娘的是怎么建成?”

    我总结了一下言语,说:“选择冬季造砖,然后一路小心运过来,期间要在这种砖上经常性浇水,确保砖头结冰,而在建造一个工程的时候,相信墓主人已经病危或者死亡。”

    顿了顿,我继续说:“等到下葬之后,把这种混杂各类危险品的沙土灌进墓墙里边,接着一边封墙一边逐一完成最后的步骤。”

    “在最后一块砖塞进去之后,整个封墙表面用石粉混水,类似现在的混凝土一样,将整个墓墙墙布涂抹一边,再进行填土……”

    由于还有很多的步骤,我就不一一的详解,说这些就是为了让告诉他们,这个墓墙是非常棘手的,而我也就是知道步骤,继续怎么拆掉这种墓墙我还没有想到办法。

    他们听完更加的沉默,不能砸不能拆,几乎可以说碰到不能碰,搞得就好像一颗不定时就有可能发生爆炸的地雷一样,这种情况还真是非常的棘手。

    红龙说:“老板,我们用炸药把它炸开,给它来个以毒攻毒。”

    不等我说话,盲天女说:“本来这就够危险的了,你这一炸整座墓都有可能被炸塌。”

    黄妙灵说:“如果是皇陵,很少会有自毁的设计,最多也就是墓墙塌陷,我们的盗洞也就白挖了。”

    霍子枫说:“塌了可以重新挖,我担心这是一个护龙墓,而真正的皇陵在更深的地下,要是这样的话,这里就好比一个炸药桶,只要一点燃方圆一公里都会被摧毁。”

    胖子骂道:“我操,那我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想办法到地面上去,万一真的爆炸了走不了你们也跑不了胖爷。”

    我说:“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毕竟是一堵墙,并不是琉璃盏一打就碎。”

    胖子“哦”了一声,说:“那就好,胖爷先抽根烟想想办法。”

    “你敢!”

    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叫了出来,同时死死地盯着胖子。

    胖子“嘿嘿”一笑,说:“胖爷见气氛太尴了,就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看你们一个个凶残的模样,好像要把胖爷生吃活吞了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这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离开这里,换到其他地方重新挖个盗洞看看,另一个就是尽快想到解决的办法。”

    “外面一旦下起雨来,到时候我们就不是找有水无鱼,而是它们来找我们了。”

    黄妙灵说:“既然这里这样设计了,设计者肯定也考虑到我们会换地方,我看到时候也只是多费些力气。”

    小贝对于盗墓这方面并不精通,所以一直没有说话,而韩雨露更是不会参言,其他人由于阅历和身份的问题,此刻都像是小学生听大学老师讲课一样,我估计能听懂的人也不多。

    我们各自又说了自己的想法和观点,提出了一些自己认为可行的建设性意见,但很快就能被彼此找到破绽推翻,一时间谁都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办法。

    眼下,这种墓墙成为了我们的第一道阻碍和难题,这和以往的情况有所不同,之前的墓大多是找不到入口,而这个墓是入口就摆在眼前,可是谁都进不去。

    盗洞下面的空气混合着砖墙散发的淡淡酸味,闻得多了有些呛鼻,短时间还能勉强地坚持,可一旦时间久了就有些受不了,现在也进不去,我们没有必要戴上防毒面具在这里发呆。

    在我们回到地面的时候,日头已经偏正南,看了看表是上午十一点二十,雾气已经消散殆尽,天高云阔,植被树木覆盖的山峦,仿佛一个个穿着绿色水袖长衫的少女,让人精神抖擞。

    可是没有人欣赏凌云山深处这美如画的景色,反而都陷入了一种苦思和惆怅当中,想着如何能够通过那道墓墙。

    胖子和我跑到稍远的地方抽烟,他说:“小哥,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看?”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提起昨晚的事情,按理说我们不是应该继续讨论如何突破盗洞下的那堵墓墙吗?我问他:“你是说旱禁婆的事情?”

    胖子点了点头,他先是四周环顾一圈,接着指向自己那一身的明光甲说:“你看看胖爷穿的这不伦不类的东西,头一次听说盗墓还有这幅打扮的。”

    我拍了拍他胸口的护心镜说:“这不是挺好吗?至少普通攻击伤害不了你。小爷看,昨晚要不是这身怪异的服装,你他娘的早就归位了。”

    不屑地撇了撇,胖子说:“要是没有这笨重的破衣服,说不定胖爷早就单挑了那个什么旱禁婆。我靠,这又扯哪里去了?胖爷的意思是想问你,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三岁啊?怎么可能有鬼呢?”

    胖子一拍大腿说:“对呀,胖爷也是这样想的,相信有鬼的那都是做过心怀鬼胎的事情,像胖爷这么光明磊落的爷们,也不相信有鬼。”

    “可是,你能给胖爷解释一下那旱禁婆到底是什么东西吗?你丫的不是挺能琢磨的,那我们之前碰到的那些诡异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胖子这一串的话把我问的实在是无言以对。

    想了半晌之后,我说:“胖子,小爷是绝对不相信有鬼这种东西的,只是我们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说白了就是我们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走入了一个误区当中,这可能是墓葬设计者故意为之,就是想吓跑我们这些盗墓贼。”

    他大大地吸了口烟,就说:“你这样说太笼统了,咱不说远处的,就拿这个旱禁婆来说,胖爷就觉得有些蹊跷。”

    我诧异地看着胖子,问:“哪里蹊跷?”

    胖子说:“你不觉得用火烧出那么个玩意有些奇怪吗?而且胖爷昨天被吊起来的时候,还听到了人的喘息声,在我挣扎到最厉害的时候,还有一声冷哼声。”

    我皱起眉头,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胖子说:“胖爷觉得这好像是人为的,其实胖爷一直都有这种感觉,只是找不到证据,也就没有说,昨晚我可真的听到了很多只有人身上才有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毕竟那团头发烧出了一个人形模样的东西,说不定是那东西发出的声音。”

    胖子叹了口气说:“也许是只猴子也说不定,不过这只有天知道了。好了,回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想到好点子,胖爷可不想再碰到一次那种东西了。”

    原本之前的事情我不想再回忆,毕竟那已经都过去了,可是被胖子这么一说。

    那些记忆就像是潮水一般涌入,之前的一幕幕仿佛犹如放电影般地在我脑海中重复,同时伴随着胖子刚才的话,一起交织于心中翻滚着。

    可还是要面对眼前的现实问题,但我已经想到了,这次回去之后把每次下斗的笔记翻一下,找到那些还未解的谜题以及诡异的事情。

    至少把这些东西都集中起来,也许串联起来会有新的发现,至少也对自己下斗的所有事情了然于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