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防盗沙墙
    我们也不敢迟疑,因为自己并没有感觉到有那么大的风,看样子小贝说的是对的,旋即我们开始往火堆的方向退。

    胖子一边退一边叫骂道:“他娘的,这不就是黑山老妖吗?狗日的,还来啊?”

    我说:“你他娘的给小爷闭嘴,再不退回去,你这一条小命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也幸好我们发现的及时,虽然我们再也没有看到旱禁婆的身影,但依旧能感受到这些东西就在我们的周围,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那么简单。

    众人没有了睡意,围在篝火堆旁边,时不时有人往篝火里边加木材,生怕这堆“保命火”因为某种原因熄灭了。

    我问挨着自己坐的韩雨露:“你是怎么知道这东西怕火的?难道你见过?”

    不等韩雨露回答,胖子抢着说:“小哥,你他娘的不是问的废话吗?头发怕火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没有理会胖子,毕竟那么快就能想出应对办法的人少之又少,并不是说我想不出别人也就想不出。

    可连小贝也是选择上去找那只旱禁婆搏斗,可我记得黄妙灵在跟上我之后,她手里已经拿着我的火折子,这说明她应该早就知道才对。

    沉默了片刻,韩雨露开口说:“感觉。”她这话不仅是我愣住,其他人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是听说过女人的第六感是很灵验的,可也不应该是用在这方面啊,毕竟这又不是她老公背着他见情人,这种事情也能将感觉?

    胖子干笑了两声,说:“韩姐,这次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胖爷这条命就交代了。不过,你这感觉未免也忒灵验了吧?就没有点别的想说的?”

    韩雨露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微微张了张嘴,但又欲言又止,仿佛很难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可能是她不愿意说。

    这时候,霍子枫说:“好了,天色不早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接下来我和老龙守夜,大家要方便的时候不要离的营地太远,最好拿一支火把。”

    “我认为,既然这东西叫旱禁婆,说明它们畏惧水火,也必然是一种生物,只不过没有被动物学家记录在案,而绝大多数野外活动的动物,那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白天蛰伏,过了今晚都没事了。”

    我知道霍子枫是在替韩雨露打圆场,也没有拆穿他。

    有霍子枫和红龙守夜那我们都放心多了,之前的一次次经历告诉我们,他们两个是完全靠得住的,用胖子的话来说那就是靠谱。

    接下来,虽然回到了帐篷,但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睡着,想着那种骇人听闻的旱禁婆,回忆着这一路上稀奇古怪的事情。

    先是倒影湖里边放着一具尸体,接着就出现了这种旱禁婆,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同时,韩雨露的反应也让我感到匪夷所思,即便我勉强相信她是凭借着感觉做的这一系列事情,可她为什么能够想到用火,并且在离开营地的瞬间到了我帐篷里边把火折子顺出去,那她简直就是神了。

    想到这里,我大胆地做出两个假设。

    第一个是韩雨露本身就不是普通人,笔记她是一个沉睡了千年的女人,必然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第二个就是,其实在我离开营地的时候,韩雨露就在翻我的背包,在我回来之前她已经将火折子拿走了。

    这要是第一个还好说,可要是第二个整件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了,她要是翻我的背包,那一定是有目的,说明我的背包里边有她想要的东西。

    可是除了火折子之外,其他的东西她自己的背包也有,总不能说是这火折子内藏着我不知道的某种东西。

    我拿出火折子看了几眼,发现除了被刚才的火烧的多了一层灰烬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我用布将那层灰烬擦掉,左右地打量了起来。

    转念一想,也许韩雨露的思想还属于那个时代,在古代对于火源的看中几乎超越所有,而她对于手电之类并不是特别感冒。

    既然这样那我明天一早就把火折子送给她,反正自己也用不着,就当是感谢她对胖子的救命之恩吧!

    第二天早上,大雾再度笼罩凌云山,而这片区域的浓雾更是遮天蔽日,太阳只剩下一个轮廓,仿佛已经失去了挥洒阳光的能力,这也说明了此地的灵气充盈。

    我们草草地吃过早饭,早饭吃的是压缩干粮,我有些反胃,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过,为了早些能离开这里,我们商量了一下便开始第一步定位,接下来就是打洞。

    俗话说得好:“三年寻龙,十年点穴。”

    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准确的点中穴位是非常困难的,即便像我这种已经颇有经验的老手,也很有可能点错点偏。

    在风水玄学中,把“龙”划分为:东方青龙七宿、北方玄武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

    正好对应天上二十八星宿,简单来说就是靠近水的山叫青龙和玄武,不靠近水的山叫白虎和朱雀。

    我在这片不断地抓起地上的泥土闻其中的味道,这也就是古人寻龙时候的“察砂”,为了确认土壤中是否有“龙砂”,那是会以太极晕现象做最后的定论。

    太极晕指的是真龙穴,在要下面有皇陵,必然有五圈浓浅色系各不同的颜色,且犹如太阳周包裹,层各一色,璀璨夺目,有如日之周围,大概和“日晕”现象差不多。

    这种手法只有我们盗王派才会有,因为这最早出现在《大唐阴阳书》中,也就是我现在所掌握的风水玄学的雏形之内。

    这也不是单纯的玄学,也有一定的科学性。

    那就是古人在下葬之后,会进行封土,在墓穴封闭之后,就会举行一个祭祀活动,就是把一种叫做“结印册”的物质和土壤一起焚烧,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土壤就会产生化学反应。

    焚烧后的灰烬就会出现石非石,似土非土之土,有着一股淡淡的焚过的味道,用手有搓这种物质就会立马成为齑粉,并且出现一圈圈像是树年轮的花纹,也就是古人称作的太极晕。

    这个过程自然非常的漫长,也幸好我们确定了就是这一片的区域内,我把简单的方法告诉了其他人。

    毕竟让我自己找不一定找到猴年马月去,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到现代,各家师傅的倒斗手法在某些地方会非常的相似,大概就是因为有我这种不藏私的人吧!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是一点儿没错。

    在两个小时之后,发现情况的人是霍子枫,其实我也想到会是我或者我师兄,毕竟在这方面的知识上,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教会的,这除了技巧之外,还需要大量的实际经验来配合。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个低洼地带,下面的土非常的潮湿,叫做泥更加贴切一些。

    用工兵铲来一下,就能看到下面的太极晕,对于第一次见这样情况的其他人,都叹为观止,对着我竖着大拇指,让我暗暗地爽了一把。

    我暗想:小爷也是不可缺少的一员,要是没有小爷帮你们找入口,就算你们一个个有翻江倒海的能耐都没有地方施展。

    稍微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我指着这个地方说:“开工。”

    瞬间,几把工兵铲就开始作业,只看到泥块乱飞,又是一个不用作土的地方,所以挖起来就是随心所欲,同时速度也快了很多。

    一个直径三米的盗洞就一路朝下挖去,我时不时走进盗洞里,观察一下走向的方位。

    毕竟,在地壳运动、时代变迁之下,很多时候地下的陵墓都是会移动的,所以就连老手经常都会出发点偏和点错的可能性。

    再深之后,就需要有人下去取土。

    我看着下面土质的颜色都非常的深,如果这个墓不做防潮措施,此刻里边的东西肯定已经腐烂的一塌糊涂了。

    在将近两个小时之后,忽然听到盗洞下面传来了“当啷”一声。

    接着,胖子喊道:“小哥,挖到墓墙了,和以往的有些不同,你丫的快下来看看,我们也好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将手里的烟头丢掉,然后快速地跑进了盗洞里。

    在我看到墓墙的时候,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不到这种墓墙还真他娘的存在。

    我们所见到的这堵墓墙,也称作封墙,就在在送葬之后最后封印墓的一堵墙,同时也是一堵防盗墙。

    而封墙的种类繁多,光我知道的就有石墙、木墙、土墙、沙墙,再细分的话还有泥墙、砖墙等等。

    正如我所料,这墓墙就做了防潮的沙墙,但是从外面来看确实灰色的砖墙,但在这方面只要稍微有经验的人就能看出这砖后就是沙子,内壁也是砖,而沙子就是夹在内外砖墙之间。

    胖子说着墓墙和以往不同,在我一看就旋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之处,所以就连我也脑门出汗。

    我深深记得老爸他们带着我又一次倒斗,就遇到过这种类似的防盗沙墙,但这一次更是技高不知道几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