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旱地禁婆
    我记得,绣春刀是清朝锦衣卫的专门佩刀,看来小贝那贝勒爷的名号或许和封建朝代有某种联系,说不定祖上还真的有在皇宫中当差的官员。

    此刻,绣春刀像是一个回旋镖似的,旋转着砍了上去。

    我不得不佩服小贝的准头,那熟练程度丝毫不逊色我使用罗盘定位,刀锋直接就到了那头发的中间处。

    这一手让我非常的吃惊,我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小贝,要是换成霍子枫他们那是有可能的,但是这家伙可是被我打了一拳都没有来得及闪躲,难道是他故意装出来的?

    “嚓!”地一声,刀锋以头发为中心转了一圈,然后又回旋回来。

    接着,我以为胖子会掉下来,可没有想到在那些头发随着微风乱舞的同时,一条拇指粗的白筋出现了,有些像《封神演义》里边哪吒抽出龙山太子的龙筋一样。

    小贝骂了一句说:“是旱禁婆!”

    我也顾不得他说的旱禁婆是个什么东西,就一路连滚带爬地跑回了营地,从背包里边翻出枪头和螺纹钢管,然后一边往回跑一边衔接起来。

    身后响起了韩雨露的声音问:“怎么了?”

    我头也不回地说“胖子有危险,快去救人。”

    在我再度回到树下,却发现小贝已经不见了,但此刻我哪里还顾得上,就将接起来有四米长的枪端了起来,然后就打算对着树冠里边戳,因为之前还在挣扎的胖子已经没有了动静。

    我刚打算捅第一下的时候,忽然胖子整个人就掉了下来,还不等我反应,就是一大团黑色的头发掉了下来,接着我就看到小贝头朝下也栽了下来。

    那团头发掉下来之后,立马就将胖子卷了进去,此刻就显得那团黑色头发更加的大了起来,仿佛一只遇到危险的河豚,不少头发还竖了起来,仿佛里边有一双怨毒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端起钢枪就想刺,可是到了一半我停了下来,因为胖子就在里边,万一这一枪戳进去直接把他的心脏或者脑袋扎个窟窿,那我还不如不救他。

    就在这时候,韩雨露从我的身边一闪而过,她手里拿的正是我的火折子。

    在到了那团头发的面前,我看到无数的头发如同钢针般地向着她刺来,因为正是对着我这边,看的我原本颤抖的身体,瞬间就被这样的场面吓呆了。

    在我正傻在原地领略什么叫万箭齐发的时候,而韩雨露脚下好像装了弹簧一般,在助跑之后,双腿微微一弯。

    顿时,韩雨露整个人就跳起了有将近四米,同时将火折子的帽拿掉,直接朝着那团头发丢了过去。

    我的嘴角立马就裂到了耳朵的地方。而韩雨露正好踩在了一棵树上,在那团头发“轰”地烧成了一个大火球的同时,她直接钻了进去。

    然后,我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团大火球,而韩雨露没有再出来,更不要说胖子。

    这时候,其他人也赶了过来,见那团正在燃烧的大火球和地上昏迷过去的小贝,黄妙灵连忙帮小贝检查伤口,其他人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火是怎么回事。

    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快救火,胖子和黄妙灵都在里边。”

    他们听了之后也是愣住了,然后一群人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想要把火抽灭,可是那火势实在太大,而且那么大团头发燃烧起来,没有一根消防水枪根本就无济于事。

    我忽然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他们以为我也受了伤,就连忙过来检查我的伤势。

    我摆了摆手示意我没事,可就在这一会儿功夫,那火自己灭了,只剩下地面上一些残枝败叶被引燃的余火。

    为了不让引起火灾,众人立马将火或抽或踩弄灭,回来的时候一人一个大花脸。

    我爬了起来,朝着那团头发燃烧的地方跑了过去。

    在我以为自己将会看到两具尸体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具干瘪的尸体,但上面并没有烧伤的痕迹,还有一些如香烟点燃般的头发在一点点烧着,地上掉在着一个圆柱形的东西,那正是我的火折子。

    “怎么可能?”

    我难以想象眼前看到的,因为即便烧死了,也会留下胖子和韩雨露的尸体,可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不过应该是一具女人的尸体。

    “老板,这到底怎么回事?”红龙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问。

    我把大概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霍子枫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团头发燃烧的时间并不长,不可能将他们两个人汽化了,应该是逃脱了,大家分开找找。”

    这时候,草丛抖动了几下,我就看到浑身一片黑色和灰色相间的韩雨露,她肩膀上正架着胖子,我们立马就过去帮忙。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探胖子的鼻息。

    在发现他还有呼吸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胖子,小爷对不起你,都是我他娘的没用。”

    黄妙灵让我们把胖子平放在地上,然后去检查他的伤势,过了一会儿说:“火没有怎么烧到他,只是差点机械性死亡,也幸好他的肺活量大,要是换成我们任何一个人,估计现在已经到地府报道了。”

    见胖子没事,韩雨露虽然落魄,但也安然无恙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倒是小贝的伤势比较严重,他好像被无数的针扎过一般,而且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黄妙灵让小贝的两个人正帮他挤出伤口里的黑血,说也没有什么大碍,好好睡觉明天就应该没事了。

    胖子醒来之后,还是一如既往地开始剧烈地咳嗽,但还是贪婪地大口呼吸着,黄妙灵让我们给他让开地方,这么多人围着也无济于事。

    看着队伍当中一个叫阿红的女人去照顾胖子,我就去到韩雨露身边,问她:“韩雨露,你没事吧?”

    正在树上开着的韩雨露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我说:“给我找一身衣服。”

    我忍不住扫了她全身,只见她靠的树更紧了,这一下我就看到他两只肩膀后露出了雪白的肌肤,连忙把目光移到了一旁,就回到营地,找了一身黄妙灵的备用衣服送在了她的手中。

    接过衣服之后,韩雨露看着我,大概是想让我离开,我挠着头苦笑着就转到了一旁,发现霍子枫他们正在研究那具干尸,我为了避嫌也走了过去。

    我先开口说:“刚才小贝说这是一个旱禁婆。”

    盲天女点头说:“这确实是个旱禁婆,但不是普通魅,而是魅虚,一种老鬼魅,从它的成型来看,至少也有百年了。”她是盲天官的义女。

    旱地禁婆,又叫旱禁婆,就是一种夜晚在山林里害人的“精”,天生畏惧明火,这和墓中的禁婆有些相似,但也有不同的地方。

    在《周易,系辞上》所言:“精气为物,游魂为变。”

    古人认为年深日久的动植物以及器物能够吸收日月精华而形成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精灵。

    所以魅又被称之为物、或者精,在《文字解说》九上鬼部讲:“魅,老物精也。”

    盲天女把她知道说给我们听,还说旱禁婆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变成漂亮的女人,专门吸引心怀鬼胎的男人上钩,然后吸收人的阳气,加以休息。

    我觉得应该差不多,毕竟小贝之前也说这是旱禁婆。

    在这个出现一只旱禁婆,那说明我用罗盘看的方向没错,这里正是凌云山天地灵气汇聚之地,所以才会生出这样的精怪。

    盲天女还说,估计是我们点了篝火,让这只魅不敢靠近,一直徘徊在周围,正好碰到胖子独自解手,所以趁机偷袭了胖子。

    胖子喘着气说:“幸好胖爷感觉不对劲,发现了这东西,才喊了一声救命,要不然胖爷被吃了你们都不知道,这次要感谢小哥和韩雨露,还有小瞎子。”

    我苦笑不跌地说:“你快别埋汰小爷了,刚才看到这东西小爷都吓傻了,要不是韩雨露和小贝,你现在就没命了。”

    胖子说:“要不是你听到了,他们再厉害也没用,你们都是胖爷的救命恩人,小哥你也不用谦虚了,这次算胖爷欠你的,有机会补上。”

    我刚想再说的时候,小贝已经醒了过来,他抬起一只手,嘴唇动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再就是发不出声音来,黄妙灵把耳朵贴在了他的嘴边,然后我就看到黄妙灵的脸瞬间就变了。

    我们问黄妙灵怎么了,她让小贝的一个人背起后者,自己的慌忙站了起来说:“小贝说还有……”

    胖子挠着头问:“还有什么?”

    而此刻连我都反应了过来,就骂道:“死胖子,快回营地,他的意思大概是还有旱禁婆。”

    “啊?”

    在胖子这声惊讶声响起的同时,四周围的树冠开始抖动,好像是一股大风吹过一样,树叶之间的摩擦,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的人是背脊发凉、四肢冒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