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绿松石牌
    那是一对红色的玉石鸳鸯,每只都有半个手掌那么大,通体血莹剔透,光是从色泽就可以看出这确实是对好东西,我推测是红玉,如果是真的,那可就了不得了。

    用照宝灯照了一会儿,我几乎可以有百分之八十可以肯定,这不但是红玉,也而且还是和田红玉,这是非常稀有珍贵的玉石品种,古代只有宫廷王室才内有的东西。

    我做的就是这行,自然知道玉分赤、白、青和黑四色,其中以赤,也就是红色为最上品,谚语有云:“玉石挂红,价值连城。”

    但是,以前都是听说,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而且还雕刻成了两只鸳鸯,从雕工来看,应该也是出自古代大师之手,其价值估计比不我刚刚带回来的两件古物便宜。

    我把红玉鸳鸯传给胖子他们看,自己就去打量这个年轻人,因为我有些摸不准这家伙的脉,按理说作为盗墓贼多少也应该了解冥器的价值,这种东西比中了彩票头奖还要恐怖,估计是听常喜贵说我有钱才会过来。

    “你想卖多少钱?”我问年轻人。

    年轻人说:“您觉得它值多少钱?”

    “这块玉石的色泽不错,而且雕刻还算精细,我给你个吉利价,六十六万怎么样?”

    “您说笑了,这个价格我是不会出手的。”

    “你看,你都让我出价了,我只能给你个差不多的价格,要不然你说个价。”

    “三百万。”

    “兄弟,这不可能,我想你应该也去黑市问过,这是个冥器,价格不可能那么高,我最多给你一百万。”

    “两百八十万,不能再少了。”

    “看在你是老常的朋友,我给你一百六十万,如果你还是觉得低,那你再去其他铺子问问,看看我给的价格是不是最高的。”

    年轻人听完我说的,犹豫了好一会儿,显然我这里并不是他第一战,他这么一迟疑,我就知道有谱,故作你爱卖不卖的样子,点起了烟。

    “老板,您给我二百万,我家里老娘需要做手术,这钱等着救命!”

    “成交。”

    我估计他确实有难处,但绝对不信是给他老娘做手术,不是我看不起现在的世态炎凉,而是这年头就是这个样,也许一个人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倾尽一切,但很少有人会为了父母将无价之宝这个价钱就出手。

    写了支票,年轻人拿着走了之后,胖子就阴笑着说:“小哥,你他娘的赚打发了,胖爷要一辆法拉利。”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现在开的豪车,还惦记这些东西,这次多亏了老常……”说着,我又写了一张五十万支票,递给了常贵喜说:“老常,这是你的。”

    “谢谢老板!”常贵喜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大家都是明白人,这些钱相比较这对红玉鸳鸯肯定是九牛一毛,但是作为中介费,那自然是相当可观了。

    把东西收好之后,这东西以后再慢慢研究,当下是要先看看刚刚拍回来的两件过亿的。

    我让他们关好门窗,连窗帘都拉上,将铺子里边的灯全部打开,便是将七十二块玉覆面和绿松石牌摆在了桌子上。

    常贵喜他们看到这两件藏品第一眼的时候,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胖子把来历一说,顿时我就听到倒吸凉气的声音,其实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是每件十亿拍回来的,他们见都没有见过。

    常贵喜毕竟是我铺子里的坐堂,在古董见识方面也是独到之处,他看了一会儿说:“老板,这两件东西都好像是冥器啊!”

    胖子说:“废话,肯定都是斗里摸出来的,现在哪里还有这种物件,说白了这可都是国宝。”

    我知道常贵喜并不是这个意思,就说:“我知道玉覆面是贴在死者脸上的,可这‘夏都斟寻’绿松石牌据说藏着西周兴起和灭亡的秘密,你能看出些什么吗?”

    常贵喜将那块绿松石牌平放在桌子上,从斗里掏出照宝灯去一寸寸地观察,我们也只能在一旁抽着烟等着,因为在路上我早已经研究过,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秘密。

    看了很久以后,常贵喜就给我们说了起来,他的话很繁琐,带着强烈谈生意时候的口味,目的就是为了把买主绕晕,所以我就把他的话总结了一下。

    “‘夏都斟寻’绿松石牌”光从这个名字上来分析这块石牌。

    西周的都城正是斟寻,前部分说明这块绿松石牌应该是属于皇室之物,大概就和一些清康熙、清雍正和清乾隆等等一样,只是代表这件物品的年份。

    绿松石牌,其实应该这样来读“绿松石”和“牌”。

    绿松石,又叫松石、突厥石,传说是来自西域波斯,因为其色、形碧绿的松果一样而得名。

    绿松石是深受古今中外人士喜爱的古老玉石之一,远在新石器时期就为人们所饰用。

    在河南郑州大河村仰韶文化(距今六千五百年到四千年前)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就有两枚绿松石鱼形饰物。

    还在中国甘肃永靖大河庄出土有距今三千八百年前的绿松石二十枚。

    国外,在五千年前埃及皇后木乃伊的手臂上,戴有四只绿松石包金手镯。

    这些至少证明,在西周出现绿松石牌是完全有可能的。

    常贵喜指着正个绿松石牌的下半部分给我们看,我们并看不出什么,他将上半部分用黑布遮盖住,还不等他在说什么,我们都发出了“咦”地一声。

    胖子说:“怎么感觉像一颗狐狸脑袋啊?”

    常贵喜说:“不是像,而这就是西周的图腾。西周一共有两大图腾,一个是以“夏”为西周图腾的象形字。”

    “在司马迁写的《史记》中都有记载,而他们还有一个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另一个兽性图腾,就是狐狸。”

    我点了点头,因为他说的完全没有错,在我所查的资料中确实有这样的传说。

    在上古神话中,有个关于大禹娶涂山女的故事,记载在东汉赵晔《吴楚春秋》卷六《越王无余外传中。

    大禹到涂山,见到一只九尾白狐,又听到涂山人唱的九尾白狐歌,感到自己的婚姻就应在此处,于是便娶涂山女为妻。

    神话中的九尾白狐是涂山女变的,九尾白狐是涂山的灵兽,娶了涂山女为妻可以幸福昌盛,所以大禹见到涂山狐其实就是见到涂山女,故而决定要娶她,因此也有了狐面做图腾的记载。

    狐狸,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一直被视为狡猾、聪明、灵巧的生物,同时也是一种不要轻易去招惹的邪物。

    在《封神演义》、《聊斋志异》、《西游记》等等很多部神魔小说中,都有提到狐狸这种妖物。

    我相信里边有很多是作者夸大写出的东西,但也有一定的可取性。

    就如同现在一些人写盗墓类小说,现实确实是真的有我们这么一群人的存在,只是那些作者并不了解我们。

    有时候写的会过于夸大,有时候写的又太拘泥,其实我们会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但那只是一些我们还不了解的东西,它既然存在那必然是有存在的科学性的。

    霍子枫问:“那这个绿松石牌究竟记录了什么秘密?”

    常贵喜将下半部盖住,露出了上半部,问:“你们看看上面像什么?”

    我刚想仔细打量的时候,胖子一脚就踢在了常贵喜的屁股上,由于平时胖子经常来我的铺子,他们已经打闹惯了。

    胖子骂道:“老常,你丫的是不是欠揍啊?有屁就快给胖爷放。”

    常贵喜揉着屁股说:“这是半张人脸,只要把下面那两个卷曲的看成是张开大口,就很容易辨认了。”

    一看果然是这样,我就问:“这又代表什么?另一种图腾?”

    常贵喜说:“相传西周的盾牌都会把大禹的一半脸雕绘在上面。”

    “也可以这样说,神话中大禹其实是没有下巴的,所以显得非常的狰狞,同时也表明他‘口若悬河’,其实这个词最早是褒义词,只是用在现在就完全变了味了。”

    “唉,小哥,我们赔钱了啊!”

    胖子唉声叹气地说:“那狗屁主持人说什么用西周兴起和灭亡的秘密,胖爷看他就是在忽悠人。”

    我苦笑道:“这还用说,如果岳家知道其中的秘密,那说不定就不会轻易拍卖了。不过,照老常这么一分析,我倒是想到一些东西来。”

    “什么?”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干咳了一声,说:“在《封神演义》当中,九尾狐妖可是让夏朝毁灭的根源。”

    他们都在回味我的话,我便接着说:“我猜岳家说西周的兴起和灭亡在这绿松石牌上也是有专业人士提供资料的。”

    “如果说狐狸是毁灭一切的祸根,那上面这张大禹的脸就是西周的起源,毕竟他是西周几代君王中美誉和贡献最大的一位。”

    红龙“哦”了一声,说:“我算是听明白了,就是说西周的巅峰时代正式大禹,而灭绝反而是因为那些狐狸。”

    我点头说:“和你说的差不多。我这也不是一点依据都没有,有大禹娶九尾白狐为妻的传说,还有这面绿松石牌上的松石排列的东西为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