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好事连连
    在那些黑衣人离开之后,他就对着我们几个人一招手:“你们跟我来。”

    我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处于下风,自然只能跟着他穿过了走廊,到了东房的一下客厅里。

    这个少爷让我们坐下后,在佣人看了茶,他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岳蕴鹏,这里是我家,几位刚从是怎么了?”

    小贝那么自傲的人肯定不会说,黄妙灵一个女人也不好说,而我知道自己笨嘴笨舌说不定几句话就说砸了,现在只能交给胖子了。

    “说相声的?”

    胖子挠着头嘀咕了一句,然后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说:“岳少爷,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以前就有过恩怨,只不过今天在贵府上碰到,这小王八过来找麻烦,我们家小哥那么好的人都动手了,肯定是他说的话太难听。”

    岳蕴鹏说:“小贝的名字我早有耳闻,只是无缘得见。”

    他跟小贝点头示意,再把目光移到我身上,说:“想必这位就是盗王张家的传人张小哥吧?久仰大名。”

    我愣了一下,说:“不敢当,叫我张文就行。”

    其实是我非常郁闷,小哥只不过是胖子调侃我的口头语,后来黄妙灵她们也就跟着叫,想不到这应该成了我的代号,之前自己还常常抱怨自己没有代号。

    岳蕴鹏说:“大家都是年轻人,你们两个又是同行,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磕磕碰碰是难免的,就算是夫妻时间长了都有闹变扭的时候。”

    “今天呢,你们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可以吗?”

    岳蕴鹏这个人我是第一次见,以前也没有听说过,但光是从他说话的语调和整个人的气势来看,那绝对是受到过高等教育的大家子弟,和小贝这种每天只知道惹事生非的二世祖不同。

    说白了王家就是个暴发户而已,做我们这一行业的,兴旺不过三代,不是后代香火出了问题,就是子嗣败家。

    从小贝身上就已经能看得出,他已经没有他老子和他亲哥那样的魄力,只是继承了一些小聪明罢了。

    看到有这么好的台阶下,而且我还是一个生意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做生意的圆滑潜移默化进了思想中。

    我立马就说:“既然岳少爷出面,要是我还不识好歹,那就是傻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岳蕴鹏对我微微点头,再看向小贝。小贝冷哼一声说:“把我打成这样,不能就这么一句话算了。”

    我心说:挺好啊挺好,你就这样来,小爷一会儿看看这个岳家的大少爷怎么收拾你。

    我给胖子打了个眼神,胖子自然明白我的意思,站起来说:“人是我打的,但胖爷当时喝醉了正在睡觉,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看到有人欺负我们家小哥,我要是不动手那还叫哥们吗?岳少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岳蕴鹏说:“你们的过去我不想打听,就先说眼前的事情。”

    “我的家人告诉我,是小贝兄弟先过去挑衅的,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张小哥就动手,先打人是不对的,但我知道张小哥这个人他是不喜欢惹是生非,这错肯定是在小贝兄弟。”

    小贝想说话,却被岳蕴鹏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再重申一次,请给我岳家一个面子,别到时候大家都难做。”

    我立马就把小贝和黄妙灵的那个约定说了出来,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约定,但小贝身为一个男人,居然以此要挟一个女人。

    从道德上就说不过去,而我也算是替女友出头,打抱不平罢了。

    听完我说的,岳蕴鹏微微一笑,说:“早听说张小哥是个好人,今天一见我觉得应该可以和我成为朋友。”

    小贝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他说:“这里是北京城,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有本事到南方,到我们杭州去。”

    岳蕴鹏冷笑一声说:“有机会我会去的。至于那件‘夏都斟寻’绿松石牌,小贝你买的起就买,买不起我也不强求你,你现在可以请了。”

    小贝立马站了起来,再度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胖子笑道:“来北京城闹事,胖爷还以为他不想活着离开了。”

    我让胖子闭嘴,现在也不是耍威风的时候,便对岳蕴鹏说:“岳少爷,给您添麻烦了,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就告辞了。”

    岳蕴鹏指着我面前的茶说:“喝了这杯茶再走,你我交个朋友,以后也不用再叫什么岳少爷了,叫我的全名,或者小岳岳都可以。”

    看情况是盛情难却,我只好再度坐下,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因为我对岳蕴鹏一点儿都不了解,而他却好像对我了如指掌,我甚至感觉这家伙在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片刻,我说:“岳少……岳蕴鹏,照我看小贝是不会要‘夏都斟寻’绿松石牌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且黄妙灵也答应了他,如果可以的话,能把绿松石牌转给我吗?”

    “可以!”

    岳蕴鹏直截了当地回答,然后说:“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坑你,那绿松石牌你给我十个亿拿走就好,这样不但让帮了你的女朋友,而且我对家里也好有个交代。”

    胖子眼睛里面圆了,问:“小岳岳,你这话是认真的?”

    岳蕴鹏说:“也许你们还不了解我,我岳蕴鹏向来是一说不二的。”

    胖子看向我,我考虑了一下,反正今天已经承了岳蕴鹏一份儿情,也不差多一份。

    立马,我就点头同意:“全听你的,你这朋友我张文交定了。”

    又闲聊了一会儿,我们就告辞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由于我们两个都喝了酒,就由黄妙灵开车。

    坐在车后,胖子提醒我说:“小哥,逢人之说三句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我们对这个岳蕴鹏不了解,还是不要跟他走的太近。”

    我微微点头,想起来之前胖子打听岳家的情况,还说什么不能说,就问他:“这个岳家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连你那比猪水泡都大的胆子也不敢说?”

    胖子跟我把他打听到的,加上他推测的一说,我顿时就明白胖子为什么不敢说了。

    听了之后,我也不敢说,因为涉及面太广,只能用一句老话来形容岳家:“朝里有人好做事。”

    岳家不但是我惹不起,就连我所认识和接触的人也惹不起,我早就听闻在现代社会中还有一些藏匿的古老家族,本以为那只是传说,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岳蕴鹏这个人我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来往,一个是我高攀不起,另一个是因为这种人变脸绝对比翻书还要快得多,上一秒还和你朋友朋友短的,也许下一秒他就想着要害你。

    这种人物,用利益至上来形容,那一点儿都不会有错。

    转眼间三天过去,我带着黄妙灵叫上胖子、霍子枫和红龙,五个人提了一部分现金,剩余的拿的都是支票,整个二十亿就到了岳家进行了交易。

    岳蕴鹏非常的热情,亲自来接待我们,而且在一手钱一手货之后,他还送了一副价值十几万的清代牡丹图。

    胖子立马说要挂在他的铺子里装门面,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二十亿都花了,这点毛毛雨就留给胖子吧!

    红龙抱着用黑包遮着胸口那么大一块绿色盾牌似的绿松石牌,胖子一手是那卷牡丹图,另一手是个紫檀木盒子,里边放着七十二块玉覆面,就风风火火地回到了我的铺子。

    刚一进铺子,新招的几个伙计就和我们打了招呼,我说:“今天歇业一天,把门闸放下来,给你们看两件宝贝。”

    其中一个年龄四十多的人叫常贵喜,名字非常的老土,这和他的家庭有关,好像从事古董鉴定这一行已经有好几代了,名字也算是“世袭”的。

    常贵喜他们以为是我那些倒斗摸回来的,毕竟老板的事情他们也不敢问,现在我既然都发话了,按理说常贵喜和其他应该放卷闸才对。

    可是,常贵喜把我拉到了一旁,对我说:“老板,马上有个卖主要过来,是我朋友的朋友,据说手里有一件好物件,能不能先把这东西收了,咱再关门呢?”

    我有些诧异问:“什么好物件?”

    “据说是西周的古物,您有兴趣吗?”常贵喜有些神秘,毕竟那个年代的东西太过于少了,他这样我一点儿也不奇怪。

    只不过,我们现在正在收集一切和西周有关的东西,我自然是有兴趣,先把东西送上了楼,一行人坐在一楼抽烟喝茶,等着那个常贵喜的朋友的朋友到来。

    过了没有半个小时,一个打扮的有些老土,却非常精干的年轻人进了铺子,他的眼睛贼溜溜的,一看就不想什么普通人,估计是盗墓贼的可能性很大。

    “我找常贵喜常哥,他……”年轻人话还没有说完,常贵喜就站了起来。

    稍微交谈了几句,年轻人便将东西交给了常贵喜,而后者就用双手捧着,直径端到了我们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