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双尸
    黄妙灵微微点头,说:“我好像明白了其中的东西,我们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打开这道断龙石。”

    一旦风水学中的一些东西和机关术联系起来,那就不是任何一个现代人以一己之力能解决的事情,除非是对这两种都精通到一定的地步,可这样的人有吗?

    我觉得应该是有的,但是太少了。

    毕竟任何一门要做到精通,必须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除非像我爷爷他们那样的身份、年龄和阅历的人。

    在我的一番对于风水知识的总结之后,黄妙灵也有了她的推论,并且马上就要实践,可是她朝着棺椁走了几步。

    忽然停住了,我问她怎么了。

    黄妙灵说:“你们能搬得动这两口棺椁吗?”

    这话问的我们都傻眼了。

    胖子咽着口水说:“我的姑奶奶,这一口怎么也有上千斤吧?你让我们搬?你没看到刚才抬个棺盖都那么费劲吗?”

    黄妙灵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只能另想别的办法了。”

    霍子枫问:“你先把你想到的办法说说,也许你自己走入误区了。”

    黄妙灵迟疑了一下,点头说:“小哥说因为这两口棺椁形成了一条单独的小龙脉,那我们把这两口棺椁的位置换一下,这样就把之前的风水格局破坏了。”

    “而这个沉船葬里边的机关都与风水有关,说不定只要移动棺椁的位置,这机关就有了解开的办法。”

    我一听就恍然大悟,原来黄妙灵是这样想的。

    不过,我还是提醒她道:“我也只是推测,也许机关是机关,风水是风水,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也看到了,这个沉船葬有很多本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黄妙灵摇头说:“万事万物都有一定的规律,更不要说是机关,从我们盗墓对机关术的了解来说,不管是现实存在的机关,还是奇门遁甲,古人都把它们和风水有所联系。”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就不会再再有什么微词,毕竟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她懂,如果是奇门遁甲我还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可一块沉重无比的断龙石,我只能望而兴叹了。

    霍子枫想了想说:“既然你的目的是破坏风水格局,那我有办法。”

    我连忙说:“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做,一旦风水格局被破坏不但有损阴德,还可能有更加的危险发生。”

    胖子嘘了我一声,说:“小哥,就你这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做大事?而且,现在我们已经是穷途末路,如果不把这个机关打开,结果不是渴死就是饿死,那样胖爷宁愿自己把自己干掉。”

    黄妙灵附和道:“我和胖哥的意见一样,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觉得如果霍子枫有办法,那一定要试一下。”

    最后,我还是少数服从多数,而且我也意识到他们所说的没错。

    现在斗已经摸的差不多了,也知道这是沈万三儿子沈庄的墓,连设计者是汪藏海也知道了,最主要是找到了黄妙灵,那这个墓葬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我也想早些离开。

    霍子枫的办法非常的简单,而且还完全符合黄妙灵的想法,那就是把两口棺椁内男女尸体互相,如果这机关真是和风水,相信很快就会有事情发生,在很大可能的程度上我们会轻松离开。

    霍子枫和红龙抬着男尸,胖子和我抱着女尸,然后来了一个互换。

    在把棺盖合上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也不知道来源于尸体还是别的地方,反正我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而且非常的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个小时都没有发生什么,这让我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地放进了肚子里,同时也预示着这个办法并不行。

    而黄妙灵和霍子枫已经开始检查两口棺椁了,希望能够从棺椁上发现什么打开封石的机括。

    胖子是无精打采,瘫坐在我的旁边说:“小哥,你说我们还能出去吗?”

    “能。”我无比坚定地回答他。

    胖子略微诧异地看着我问:“为什么?”

    我凑近胖子耳边,轻声说:“你忘了吗?霍子枫和黄妙灵可不同于我们的,而韩雨露更是神秘,说不定也有不为人知的手段,我对他们非常有信心。”

    胖子皱起了眉头,悄声问我:“那他们怎么不用啊?难道非要等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刻吗?”

    我说:“霍子枫和黄妙灵不用,那可能是担心自己用了,会给对方造成可乘之机,而韩雨露有没有我也不敢十分的肯定,所以只能这么耗着。”

    胖子嘀咕着骂了几句,然后说:“面前粽子都没有这么变扭过,大家都合作了这么长时间,有这个必要吗?”

    我苦笑而不语,如果放在以往我的想法肯定和胖子差不多,可有了刚才聚宝盆的事情,我已经意识到“人心叵测”这四个人的意思。

    有不少人为了金钱和利益可以对亲人干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更不要说我们只不过是一些联手倒斗的盗墓贼了。

    又是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已经到了接近奔溃的边缘,而我也是一样。

    其实以往被关在密闭空间的时候不少,更长的时间也有过,但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渴望出去,大概我是想知道最终的答案,而其他人是满载,恨不得现在就回到现代都市去。

    期间,我们不断在墓室和偏室中游走,希望有所发现,而我在仔仔细细地找了三遍之后,便决定放弃了。

    以我的眼力显然是无法找到出去的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的身上。

    由于精神力消耗的太多,我感觉自己非常的困,当我看到胖子他们已经开始呼呼大睡的时候,我就强忍着没有去。

    以我以往的经验来看,如果我也睡着了,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而结果不是我们空手回去,就是要永远沉睡在这沉船葬之内给墓主人陪葬。

    我掐着表看胖子睡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就去把他提醒,告诉他现在换我睡,而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再睡,如果实在坚持不住就可以把我叫醒。

    因为除了胖子之外,我此刻不相信任何人,包括霍子枫,毕竟我们多年不见,这人心是会变的。

    胖子揉着肥脸,拍着胸脯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再睡,让我先休息一下,要是有什么他会再第一时间叫我的。

    我一躺下,没有过三秒就睡着了,要知道精神力的消耗要比体力消耗影响人的活动能力大太多了,而我们下这个墓里几乎就没有怎么好好休息。

    谁又能想到休息不是在我们进来的时候,而是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

    在我睡了也不知道多久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叫骂声,接着就要连枪声都响了起来,我一个机灵,立马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坐起了一看,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冷汗更是浸透了衣服,原来之前那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起尸了。

    此刻,场面极度的混乱,闪烁不停的手电光,喷着火焰的枪口,满墓室乱飞的黑驴蹄子,当时的情况已经用言语无法准确地形容了。

    我爬起来就拿起鱼叉,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对粽子没什么作用,可还是忍不住要拿点东西来应对,是人这时候差不多都会这么做,愿意等死的没有几个。

    子弹只能暂时阻止两个粽子,但打在它们身上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没有太多的作用。

    红龙立马指挥道:“集中火力打粽子的腿,只要每只打断一条腿,它们就废了。”

    胖子叫骂道:“狗屁,子弹根本就伤不了它们分毫,而且胖子这边已经快打光了。”

    其实不止是胖子,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看似不少的子弹,实际打起来消耗的速度非常的快,已经满地都是弹壳了。

    没有了子弹,也没有炸药,连食物和水都几乎没了,加上我们所在的墓室此刻是封闭的,那我们又怎么能够耗得过粽子,居然还是他娘的两只!

    我忍不住叫道:“师兄,黄妙灵,你们两个再不想办法,我们真的完蛋了。”

    霍子枫将最后一梭子子弹打光后说道:“师弟,无论想什么办法,结果还是一样。”

    听到这个,我一下子慌了神,连忙问:“那,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霍子枫说:“坚持一会儿算一会儿,到时候实在不行再说,师弟……”

    “嗯!”我估计自己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因为说出这个字的时候,还带着颤音。

    霍子枫说:“你最好能在我们还能坚持的这段时间里想出办法,要不然……”

    他说到这里并不再说了,因为已经有好几秒没有听到子弹响声,只要一连串撞针发出的“啪啪”空响声。

    胖子右手拿鱼叉左手拿匕首,嚎叫道:“兄弟们,开始跟丫的白刃战了。”

    听到这个,我心里一沉,同时感觉自己肩头上的责任太重了,刚才几个小时都没有想到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