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禁婆为魃
    按理禁婆很难说是不是属于粽子,即便它是粽子,也应该是里边最弱的一种,只要身手好一些的人,加上事先有准备,那都可以干掉的。

    但是,现在黄妙灵面对的这只禁婆有些诡异,看来这只禁婆和之前碰到的有所不同。

    禁婆,乃是女人遭人凌辱后抛尸水中,一缕怨恨不散,在尸体中吸足幽气则形成禁婆,所有的怨念都藏在骸骨中。

    只要能破其骸骨,此物自散,否则便会在骸骨附近日夜害人,每逢月阴之日,还会上岸勾引男子杀死拖入水中。

    这个我在《盗墓笔记》当中看到过,描述的没有这么厉害。

    在黄妙灵讲诉她的另外两个人在神道中机关,而被禁婆吃掉的同时,我已经想到那只曾经攻击我的禁婆,因为我也是中机关的时候看到它的。

    后来,黄妙灵他们进去了一个墓室躲避,而禁婆被阻挡在了外面,这样就更加证实我们所要到的禁婆是同一只。

    一旁的韩雨露一直在聆听,但一句话都没有说。

    听完这些,我忍不住问她:“韩雨露,你认识这种禁婆吗?”

    韩雨露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这应该是水魃,它虽然一身短毛,但眼睛血红,一般的禁婆都是眼睛下凹的。”

    对于“权威人士”的话,我自然是深信不疑,但我只听说过旱魃,这水魃还真是没有什么概念,就问她什么是水魃。

    韩雨露说:“在风水俱佳的养尸地中,有一种活活被水活活撑死的尸体,在经历几百年之后就会成为水魃。水魃铁肉钢骨,成形快,行动敏捷,有简单的思维能力,但比起旱魃和干魃就有所不及了。”

    我皱起了眉头,问她:“等一下,怎么又多出一个干魃呢?”

    韩雨露说:“世间一共有三大魃,就是旱魃、干魃和水魃,前两魃所到之处就是一片干旱,水魃则是涝灾,其实以水最易成形,干魃次之,旱魃最难成形,而魃又称为犼,传说地藏王的坐骑,就是一只旱魃犼。”

    我说:“难道所谓的‘打旱魃’,其实是我们误解了旱魃,说不定是其他另一种魃制造的干旱?”

    韩雨露微微点头,说:“旱魃的形成条件太过苛刻,就以我所知道,制造旱灾可能性最大的是干魃。”

    我“哦”了一声,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看样子千百年来一直对于旱魃都有不正确的说法,大概是因为旱魃太过出名,所以才导致旱魃的臭名远扬。

    其实旱魃应该是一种神奇能力,外表和人没有太多不同的粽子,它还可以称作为精怪,但应该有不输于人类智商的怪物。

    黄妙灵看着韩雨露,又看了看我,很快就对着我打眼色,我知道她想让我问问关于韩雨露的事情。

    迟疑了一下,我还是问了口:“韩雨露,你到底是人是粽子,还是魃吧?”

    韩雨露用那种奇怪而又莫名的眼神看向我,过了一会儿就反问我:“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我话已经说出了口,索性就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我也想知道在韩雨露身上发生了什么,让她几乎变得和一个普通人无疑。

    韩雨露笑了,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她笑,她的笑带着一种神秘和迷人,说:“我是韩雨露,刚刚入行不久,怎么可能会是怪物呢?”

    我和黄妙灵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再说什么,毕竟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的了。

    这时候,一个黄妙灵的一个人,伸着舒服的懒腰,站起身来问:“你们在聊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想了一下说:“没什么,就是讨论怎么进入主墓室。”

    这个人经过黄妙灵介绍叫面筋,是这次倒斗行动中难得的好手。

    面筋走过来自来熟地趴在我的肩膀说:“有什么好说的,这个沉船葬就是两大危险,一个是机关,另一个就是粽子,只要我们小心这两个危险,那很快就能找到主墓室。”

    我瞥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你说的轻巧,这两大危险就是我们盗墓贼最为致命的,而这个沉船葬里边偏偏这两种最多,说明墓主人极有可能同样是个盗墓贼。”

    面筋点了支烟,抽了一口说:“小哥,以我看来,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巨大的隐患没有发现。”

    我问他什么,他继续说:“就是这个墓的复杂性,别看这只是一个古代富商的沉船葬,但里边的设计一点儿都不逊色皇陵,这个主墓室实在是不好找啊!”

    我抢过他手里的烟,说:“你他娘的这点苦都吃不了,你还倒什么斗。”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股无名火,大概是胖子的失踪和黄妙灵的一些事情,让我心里非常的不痛快,说实话现在很想打一架。

    面筋却没有生气,只是笑了几声,然后去踢他那两个同伴,那两个人迷迷糊糊地醒来,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看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

    我最后看了眼那个棺井,下面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那只铁棺还掉在半空之中,正微微地晃悠着,大概是下面的机关又在运作,也不知道霍子枫或者胖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收拾了一些装备,我已经没有了手电,只能把潜水灯拿在手中。

    黄妙灵让那个面筋来搀扶我,我本来打算不用的,可是自己的身体隐隐作痛,也只得点头同意。

    我们打开墓室的门,走进了神道里边。

    黄妙灵带头,韩雨露殿后,而我就像是国宝大熊猫似的被夹在中间,面筋就像是太监一样地缠着我,让我整个人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神道前后都是黑漆漆一片,加上极度的安静,我心里有那么一丝害怕,不过所幸机关方面有黄妙灵,要是来了粽子有韩雨露,多少还是有些安心的。

    一路往前走,从轻声的交谈中,我渐渐和面筋他们三个人熟悉了,本来我也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人,相反我这个人的性格还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

    通过介绍,我知道另外两个人年纪三十出头的叫三轮,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叫小鹰。

    我心里暗暗感叹,他们多有自己的绰号,而只有我傻不拉几地用真名,就连胖子一直都用绰号。

    我知道这是担心被雷子查到,自己是不是也想个顺口的绰号出来呢?

    在十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才走了不到二十米,黄妙灵一路上都在敲打或者听墙壁和地面的情况,以防有什么机关陷阱,这是导致我们行走变慢的原因之一。

    又走了一会儿,便是看到了一个半开的墓门,我们都是一愣。

    墓门上有清晰的手印,看样子是人为打开的,通过手印没有一丝灰尘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推开不久,说不定人现在还在这个墓室里边。

    看到墓室,我是非常不愿意进去的,但“圭”字形沉船葬,里边加上主墓室一共要九个墓室。

    我们前前后进入四个墓室,加上黄妙灵她们进过的一个(期间不排斥有两队人重复进入的),所以现在我们要进的是第六个,也可以说这是最后一个陪葬室。

    以前看到陪葬室的门被打开,觉得里边的东西已经被摸走了,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失落。

    可这一次我真的很高兴,最好是现在有人就在里边,因为除了胖子和霍子枫等人,这沉船葬里边不可能再有别人。

    黄妙灵小心翼翼把头探进去,用手电扫了一圈,然后对着我们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我们这次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我的心就是一沉,因为里边黑漆漆一片,不像是有人的迹象,难不成真的是胖子?毕竟只要他没有了照明设备。

    “胖子。”

    我忍不住地叫了一声,但墓室里边只有我的回声,没有任何人回答我的声音。

    面筋他们发现了几盏灯奴,就走过去开始点燃,由于沉船葬毕竟潮湿,加上里边的万年油沉淀的时间太久,所以他们点燃足足十分钟才将灯奴点亮。

    在灯奴亮了之后,整个墓室就被照亮了一大半,而面筋三个人又去点靠里边的灯奴,我已经开始观察整个墓室的情况。

    墓室和我们刚刚出来的那个规格差不多大,只是格局有很大的不同。

    由于墙壁上的色彩太过醒目,所以我看到有一圈手掌宽的凹槽,如同现在楼房里边的跑边一样。

    在中间是一幅非常宏伟的画,除了墓门的地方没有,其他的三面墙上都有。

    在墓室的中心地带是一张五十公分高的玉床,玉床四周有着雕栏玉砌的栏杆,上面放置着一口正常比例的石棺。

    石棺上面也是有着大量的雕花,我依稀看到一些葫芦纹和莲蔓纹,显得有些庄严肃穆。

    在墓室里边的所有灯奴被点燃之后,我一共发现了十个灯奴。

    随着灯奴亮起来,我瞬间就注意到了墓顶,这个墓顶也有特别的装饰,尤其是上面掉着一盏巨大的宫灯,几乎以我的身高一条就能摸到这盏宫灯。

    当看到这宫灯的时候,我确实被吓了一跳,因为居然被下面那口棺椁都要大。

    这时候,我听到小鹰诧异地叫道:“我去,这是什么灯?居然这么大!”

    而韩雨露接下来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震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