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见色忘义
    我刚想要提醒胖子,可是腰间的绳子一紧,差点把我勒死。

    绳子拉动的频率以一种不可思议地速度将我提了上去,在我即将看不到胖子和那个人影的时候,我忙把手里的手电狠狠丢了下去。

    接下来,我就听到胖子的一声惨叫,不知道在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总归是被拉到了地面。

    这大概是一个墓室里,我来不及看周围的情况,甚至连绳子都没有来得及解开。

    在我出来的洞口,对着下面大声喊道:“胖子,棺椁左侧危险!”

    噗通!

    下面响起了一声落水的声音,从声音来分辨,这应该是高空落水的,也不知道是胖子还是那个人影。

    我又对着下面叫了几声,却没有听到胖子的回应,心里顿时就产生了非常不好的感觉,同时觉得四周好像并不止一个人。

    转头去看,只见韩雨露目光淡如水,但还有我完全想不到的一些人,我原本以为会是霍子枫他们,可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黄妙灵和三个非常陌生的人。

    我连忙走到了黄妙灵的面前,问:“你没事吧?”

    黄妙灵脸上并没有因为看到我而高兴的表情,说:“我没事,下面怎么了?胖哥呢?”

    我这才又想起胖子,暗骂自己见色忘义,连忙说:“快下去救救胖子,在铁棺旁边趴着一个人影,不过我感觉那应该不是一个人。”

    还不等我再说什么,韩雨露已经顺着铁链滑了下去,接着黄妙灵也滑了下去。

    而上面只剩下我和三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他们大概知道我是谁,都和我打了招呼,我也对他们点头。

    但是,我没有什么心情和他们聊家常,立马趴在洞口去观察下面的情况。

    我看到下面有四盏手电,但有两盏非常的深,几乎只能看到一个亮点,我知道有一盏是我丢下去的,另一盏应该是胖子的。

    过了一会儿,我见她们还不上来,就扯着嗓子喊道:“怎么样了?”

    但是没有人理会我的话,这让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和空气对话,一脸地尴尬,同时心里也担心的要命。

    毕竟,棺椁侧身不可能趴着一个人,粽子的几率要大的多。

    又是十多分钟,铁链开始微微地颤动起来,很快就看到黄妙灵和韩雨露爬了上来。

    我一脸问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们问:“胖子呢?”

    黄妙灵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说:“没有见到他,不过那铁棺底部掉了。”

    “啊?”

    我一时间难以消化黄妙灵的话,什么叫铁棺底部掉了?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不愿意相信的猜测,那就是之前的震动。

    事实上,震感最强的并不是棺盖,而是棺底,加上长年被海水浸泡,应该是整个铁棺最为薄弱的地方。

    要是之前已经被腐穿了,我们经过的时候便已经给尸体灌输了阳气,这样就会引起起尸。

    而起尸之后发现棺盖和棺身都无法打开,那么最好的突破口就是棺底,而后来停止了震动,其实并非是消停,而是粽子已经出了棺椁。

    啪!

    一下子想通了这么多,我忍不住甩了自己一个巴掌,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还跟胖子扯什么机关盒子,我看自己的脑袋就是一个木头匣子,里边装的都是豆腐、垃圾、大便……总之没脑子就对了。

    我的举动,倒是把黄妙灵她们吓了一跳。黄妙灵皱着眉问我:“小哥,你在做什么?”

    我说:“都是我害了胖子。”

    韩雨露说:“他应该没死!”

    “什么?”

    我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一激动就抓住了韩雨露的手,问:“你怎么肯定他没有死呢?”

    韩雨露挣脱了一下却没有挣脱掉,微微皱起了眉,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松开她的手。

    这个女人的手带着冰冷,就好像一具失去了体温的尸体一般,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迟疑了一下,韩雨露说:“下面没有鲜血和尸体。”

    她这一说,我的心就安了不少,然后就去看黄妙灵。

    可是,黄妙灵轻轻地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理我,搞得我是一头的雾水,难道她是在吃醋吗?

    我心里自嘲地笑了一声,这不像是黄妙灵,同时我想着一些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事情,那就是我把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我张文对得起你黄妙灵,而你却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一回事,要不然这次下斗你不会悄悄地离开,不会连一个电话或者短信都没有。

    我这个人虽然是一根筋,但我不傻,只是付出了太多。

    现在一时间让我放弃黄妙灵,还是有些不甘心,这也许是我个人自尊心作祟的原因,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

    我已经想好了,这次把黄妙灵带出去,以后她怎么做,那将决定我们两个人未来很多的事情,可能是喜结良缘,也可能是成为陌生人。

    我不是傻子,不想让人玩的团团转。

    毫不迟疑,我就想要下去,却被黄妙灵拦住了,她问我:“小哥,你干什么去?”

    我说:“救胖子啊!难道不救他吗?”

    黄妙灵说:“吉人只有天相,现在谁也不知道他躲到什么地方了,而你印堂发黑,脸色惨淡,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

    听黄妙灵这么一说,我心里一些暖,对她笑了笑说:“谢谢你关心我,不过我还是要去救胖子,我不想自己后悔。”

    黄妙灵抓住我的胳膊,说:“小哥,下面很危险,谁也不知道那只粽子藏在什么地方,这铁棺起尸的粽子绝非小角色,稍不留神就会着了道,我劝你还是不要下去的好。”

    我苦笑着问道:“如果是你师傅付义在下面,你是在这里等,还是下去?”

    黄妙灵听说我的话是在赌气,但她也没有反驳的理由,就缓缓地将手拿开。

    就在我提腿准备下去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自己的后脑一疼,心里暗骂这是要打晕小爷的节奏啊?

    虽然我非常不甘心,但还是晕了过去。

    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浑身疼的要命,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身边有一个无烟炉烧着,大多数人都在休息,而我们还正处于那个有棺井的墓室中。

    墓室八米长五米宽高是三米,显得非常的空旷,而那口棺井就在十几步远的地方,韩雨露站在那个棺井旁,正用手电照着朝下看。

    我只是看到她的有些凄凉的背影,并不知道她现在的面部表情是什么样的。

    墓室的角落有一些陪葬品,都是一些锦缎和木质雕刻品,已经腐烂的成了一团,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灰烬,想当初一定都是非常名贵的东西,可也受不了时间的糟蹋。

    我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身体疼的要命,我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上多了很多的绷带和纱布,我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强忍着剧痛,我扶着墙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走到了韩雨露的身边,问她:“有什么情况吗?”

    韩雨露瞥了我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我继续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韩雨露看了一眼熟睡中的黄妙灵说:“我打晕了你,是她帮你把尸毒驱除掉,然后将你身上的那些尸毛全部挖掉,看样子你已经没事了。”

    一听这话,我的头皮就有发麻,她用的是“挖”这个字,我想当时自己昏迷的时候,肯定享受了非人的“虐待”。

    不过,还是应该感谢黄妙灵,因为尸毒这东西确实不是闹着玩的。

    我看了看表,自己大概昏迷了将近两个小时,也就是说胖子在这段时间里还没有上来,他可能再也上不来了。

    但是,我相信黄妙灵有句话说的是对的,吉人只有天相,胖子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我相信这次也不类外。

    说不定在某个时间段,我就又能看到那张欠揍的肥脸,笑嘿嘿地跟我说:“看吧,胖爷还活着。”

    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尤其在没有见到胖子尸体的时候,我绝对不相信他会死在这么一个富商的沉船葬中,以往的皇陵他都能三进三出,这里对于他来说肯定是小意思了。

    这时候,一只手轻轻捏住了我的肩膀,我转头去看,就发现黄妙灵正站在我的背后,她睡眼朦胧,打着哈欠对我说:“小哥,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你身上的尸毒也驱除了。”

    我点着头,露出了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表情,强行让自己笑着说:“我知道了。”

    三个人就在棺井旁站了半天,我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问黄妙灵:“你们比我们早到这里三天,难道也没有找到主墓室吗?”

    黄妙灵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回了回神,说:“其实我们只是比你们早下了一天,之前海面上有暴风雨,所以我们休整了两天。”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才继续说:“唉,不过这早一天,让我们损失了一半的人!”

    我愣了一下,扫过黄妙灵和靠在墙上熟睡的三个人,这才意识到她们进来的时候应该至少是八个,这种损失估计在皇陵中也差不多,可想不到会是在这么一个沉船葬里边。

    我忍不住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我们只是在入口看到你留下的记号,在墓里就再也没有了?”

    其实,我还问了黄妙灵好些问题,但黄妙灵把她们下斗的经历一讲,我差不多都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