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奇门遁甲
    这也和我想到的一些东西不谋而合,在之前那个战国墓中见过水流操作机关,而这里又是**大海,必然也是用水作为原动力。

    但是之前我想这里是海底,水流的速度应该是均衡的,所以想让机关运作那是非常不容易的。

    现在,我完全想通了,肯定是利用了月亮引起的潮汐变化,根据水位的下降和上浮而使机关不断地变化。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两个一说。胖子就点头说:“小哥,你说的在理,胖爷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被你先一步说了出来。”

    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的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有意思吗?”

    胖子立马就急了,说:“胖爷真是这么想的。”

    “而且,之前是水位下降我们进入沉船葬里边的,现在外面肯定是水位上涨,但也风平浪静,所以我们两天之内毕竟回到海面上去,否则渔船看到我们没有回去,保不准就会离开。”

    我看得出胖子这次是真的想到了,只是没有我快那么一点儿,便转头看向了韩雨露便是问她:“韩雨露,你什么意思?”

    韩雨露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大概算是同意我们两个的说法。

    我指了指外面,说:“那只禁婆应该还在外面晃悠,我们现在出去免不了一场恶斗,可是不出去又无法和霍子枫他们汇合,还他娘的难做。”

    胖子用下巴示意了凹陷的底部说:“下去看看机关,机关一般都能通往墓中的任何地方,或许下面还有一条出路也说不定。”

    听了胖子这么一说,我顿时犹如醍醐灌顶,确实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任何事物抛开外部影响去看本质,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我们就能直接到达主墓室的下方,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我又问了一下韩雨露的意思,她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大概算是默认了,不过搞得我好像很丢面子似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都最怕这种人,在我刚刚结识霍子枫的时候,就觉得这家伙的话真少。

    可是和韩雨露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也不知道他们是故作深沉,还是性格原本就是这样。

    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就一马当先,用枪管上的手电照着下方,手指微微地扣在扳机之上,顺着石阶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而胖子和韩雨露也就跟在了我的身后,三个人呈三角队形深入。

    石阶的坡度都是呈九十度角朝下的,所以我们就像是驼子下坡,感觉整个人非常的吃力,同时还要小心可能有什么陷阱。

    毕竟,这可能是唯一通往机关的核心地带一条捷径,要是不搞点什么出来,那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胖子提醒我说:“小哥,你他娘的慢点,胖爷觉得这里绝对有陷阱。”

    我转头瞥了他一眼,说:“话都让你说了,小爷还有什么好反驳的。”说完,我又继续往下走,一直走到了底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意外,只是下面的水雾大了一些。

    底部呈现一个八角形的设计,就好像一枚巨大的八角茴香落到过这里一样,有八条通道延伸到了八个方位,里边有生锈的铁链和满是海藻附着物的条石,犹如八条巨蟒钻进了深处。

    胖子皱起了眉头说:“怎么可能让我们这么轻松就到了这里呢?”

    我踢了他一脚骂道:“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欠?不发生点什么心里就不痛快是吧?那行,你把这些石阶按个走一圈,说不定还能拿你的小命证明一下你的猜测。”

    胖子揉着屁股说:“胖爷才没有那么闲呢,就是觉得奇怪嘛!”

    韩雨露死死地盯着那八个方向,仿佛想要从黑暗里看出点什么。

    胖子走上去,用他的手在韩雨露的眼前挥了挥说:“嗨,看什么呢?难不成用粽子吗?”

    韩雨露一回神,摇了摇头说:“我觉得有蹊跷?”

    我愣了一下,用手电穿过水雾,也朝着八个放心看了看,问她:“什么蹊跷?”

    韩雨露说:“我也不清楚。”

    胖子忽然叫道:“我操,这不会是奇门遁甲吧?”

    我的逻辑顿时碎了一地,说:“你他娘什么时候也能看出奇门遁甲了?”

    胖子指着那八个方向说:“小哥你看,这一共是八个方位,你丫的以前不是说过,生门生,死门死,其他六门九死一生嘛!”

    我说:“你以为奇门遁甲那么简单就能布置的出吗?奇门遁甲出现的都是皇陵,这个沉船葬虽然是大,但还是有限制,很难搞得出奇门遁甲来的。”

    胖子一耸肩说:“好吧,反正这方面胖爷没有你精通,不过胖爷根据我知道的风水知识,已经断定这个墓的结构是‘圭’字型的,其他一概不知,你自己琢磨着来。”

    我笑了一下说:“这个我也猜到了。”

    “以我看这个沉船葬最主要的两大危险,一个是机关,另一个就是粽子,其他的应该不会有了,毕竟只是一个商人的墓,不可能有皇陵那么复杂的。”

    胖子叹了口气说:“那也马虎不得,毕竟我们还是在海底里,万一来场海底风暴,我们立马都完蛋。”

    呸呸呸……

    我连唾了几口,瞪着胖子说:“你这张臭嘴,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要是真的碰上海底风暴,那只能说我们命不好,而且这里几百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偏偏让我们赶上,那小爷的运气该有多差啊?”

    胖子打了一下自己的嘴,说:“算胖爷多嘴。好了,现在你确定吧,我们接下来该走哪条?”

    我说:“机关内部不会有机关的,我现在担心的是海上什么时候会再度蔓延上来,而我们现在又没有潜水设备,所以时间不能再拖了。”

    胖子立马急眼了,说:“那你他娘的还跟胖爷在这类废话?”

    我说:“小爷也不知道该走哪条才和你们讨论的,不能一遇到这种事情就全部寄托在小爷的身上吧?”

    胖子摆着手说:“行了,胖爷不想和你丫的再废话,快点确定方位。”

    我说:“虽然不可能是奇门遁甲,但古人设计一定会遵循太极八卦。”

    在《周易》中以八种基本图形代替,名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分别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以推测自然和社会的变化。

    阴、阳两种势力的相互作用是产生万物的根源,乾、坤两卦则在“八卦”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我怕胖子听不懂继续追问耽误时间,就继续说:“我们先不管其他的,如果按照八卦两大主要位置‘乾卦’和‘坤卦’。”

    “从八卦位置的上乾下坤来说,乾为入坤为出,也就是说机关以主墓室为最核心,主墓室就是在乾位方向,而出去的路就是坤位……”

    不等我说完,胖子便没有耐心了,抢过话说道:“行了小哥,胖爷差不多听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我们想去主墓室就是走乾位,想出去就走坤位,对不对?”

    我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地点着头说:“我操,想不到你居然听懂了!”

    胖子说:“你丫的以为胖爷是白痴啊?现在是怎么确定哪里是乾哪里是坤。”

    我问:“带罗盘了吗?”

    胖子苦笑道:“下个海斗胖爷怎么可能带罗盘?你不是经常带吗?”

    我无奈道:“小爷也是这么想的。”

    一时间,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毕竟在这墓中七拐八拐的,现在方向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了,要是没有罗盘或者指北针,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方向。

    忽然,韩雨露指着其中一条机关道,说:“这是北斗星方位。”

    胖子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韩雨露说:“也许是感觉吧!”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在这个沉船葬已经被转晕了,没想到韩雨露会说出这么一句不着边的话,让人有些难以相信,不过现在不信也不行了。

    简单地把背包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我们就沿着韩雨露所指的方位走了进去。

    机关道里边全都是条石和铁锁链,落脚的地方很少,大多要踩在这些东西上面行走。

    我预计机关要运作肯定是在潮水变化的时候,而现在刚刚平静,应该不会这么快再度运作,自己这也算是感觉吧!

    而我们更多是踩在铁锁链上,因为条石上的海藻实在太滑,我不留神已经滑了一跤,四根手指头都擦破了皮,看着鲜血冒出,倒是让我身上的痒减轻了一些。

    其实到了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如果机关的运作只是那么简单,怎么能够防的了盗墓贼,而且黄妙灵也不会和我失联这么久。

    我们深入机关道的深处,已经前后都看不到尽头,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胖子说:“小哥,这机关道也忒深了点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少废话。对了,你身上痒吗?”

    胖子一愣,摇了摇头。然后我就问韩雨露,她也没有痒的感觉,一下子我就感觉非常的不对劲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