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置之死地
    箭矢已经从刚开始的几支,发展了到了铺天盖地。

    我就说应该找回刚才的墓道,现在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箭就跟不要钱地朝着我们招呼。

    其他人开始用背包作为盾牌去挡。

    把我拉起来的自然是胖子,我看到他身上的箭比我还要多,有一种万箭穿身的感觉,看的我是毛骨悚然。

    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高兴,好像看到他比我中的箭多,自己就会有那么点安心的感觉。

    这也许就是人的通病,好像自己是个生活拮据的人,当看到一个人连饭都吃不饱,除了可怜和同情他之外,心里就会有那么一点无耻的开心,这应该就是人和人比较的关系。

    这场箭雨其实也只是不到一分钟,可我觉得这一分钟是我有史以来度过最为艰难的一分钟。

    再去看胖子,这家伙因为一直站在,所以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胖刺猬,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我想要过去扶住他,可是头上的箭尾戳了一下他的鼻子,胖子连忙摆手,示意离他远一点。

    同时,他说道:“小哥,我觉得有些不不对劲,这箭为什么射到身体里不知道疼,你拔一支给胖爷看看。”

    我觉得也不太对劲,因为按理说脑袋中箭的我,早应该把小命交代了,可我现在还依旧安然无恙,只是有一些疼痛的感觉,看样子箭射入的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深。

    我从自己的身上拔了一支,发现就像是纹身时候的针头一样,虽然依旧刺入了我的皮肉,但没有射到我的骨头上,拔下箭之后也就是流下几滴血而已。

    立马,我就去看箭头,发现那是一种鹰爪壮的箭头,有三个铁钩。

    而且,我打量了一会儿,以现代的锻造技术来说,我立马发现这是一种机关箭,在古代这种箭里边一般都注入了毒液,所以也叫做机关毒箭。

    我把自己想到的一说,霍子枫应该比我还发现的早,他已经将身上的箭矢拔掉一半了。我们都开始把身上的箭拔掉。

    同时注意着被箭射中的伤口,发现只是微微发红,并没有红肿或者血变成黑色的征兆,说明箭头并没有淬毒。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韩雨露身上没有一支箭,刚才也没有注意到她是怎么躲过那密集的箭雨,有可能是她的身手好,也有可能是她一直躲在众人的中间。

    将身上的箭处理干净之后,我说:“不要往下走了,这也许只是墓主人的警告,而且我刚才好像还看到一个怪异的人影,看来我们还是回到之前那么墓室将佛像转动一下,尽量把之前那么墓道找回来。”

    这次,没有人再反驳我的话,就连韩雨露也微微点了点头,我们将地上的箭头踢到一边,以解心头的怨气。

    接下来,顺着来的时候的神道往回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那敞开的墓门中,可在我们刚一回到墓室中,所有人都愣了。

    胖子破口大骂道:“狗日的,这地方也太邪乎了吧?!”

    因为在我们之前的进入的墓室中,里边有着一尊邪佛的像,可这时候原本放佛像的地方,佛像居然不见了,换成了一只巨大的乌木棺椁。

    由于见识了这个墓中重重机关,我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必然是因为我们触发了刚才的机关,导致这里也有了变化。

    由此,可以推断这个沉船葬里边的机关,并不是单一存在的,而是所有机关都有联系的,虽然还不清楚墓主人这样的设计是刻意的还是必要的,但也没有人会十分的紧张。

    倒是里边出现的乌木棺椁,让我有些惊讶,这种一整块的乌木,属于极度奢侈的一种棺椁,比起同等规格的黄金的价格只高不低。

    可惜和那个佛像一样,只能过过眼瘾,想要带出去那是痴人做梦。

    我就觉得越来越不可思议了,毕竟这最多就算是一个耳室,如此贵重的棺椁放在这里,那主墓室里边的棺椁该是什么样的呢?

    估计也只有一口宝石棺才差不多,这样让我对墓主人的到底是不是沈家的子弟都更好奇了。

    看到如此气势的棺椁,不用说是胖子,就连我手都有些痒了,毕竟这种棺椁里边,没有几件价值不菲的冥器,也对不起这口棺椁了。

    我去看胖子,这家伙更是哈喇子都流了下来,我就苦笑着说:“你他娘的这毛病能不能改改?是不是恨不得把这口棺椁也吞掉啊?”

    可谁想到胖子压根就不去换我的意思,反但是一脸正义地点着头说道:“胖爷肯定是不会吃棺椁的,就是这口棺椁太他娘的有气势了,要是不开那真的对不起我们倒斗的那些老前辈了,也对不起墓主人把这口棺椁放在这里。以胖爷看,要是里边有好东西,咱们一摸就直接走人,也不用去找人家的主墓室了。”

    我一听就不愿意了,说:“你他娘的,难道不知道小爷为什么下这个斗吗?不找到黄妙灵,小爷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胖子摆着手说:“随便你,那要先找到冥器再说,总不能让胖爷做这种白跑一趟的事情吧?”

    忽然,霍子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把耳朵贴近棺椁上,说:“都别说话,里边好像有动静。”

    这时候,韩雨露也凑了上去,几乎和霍子枫一人一边在听棺椁里边的动静。

    我看他们两个人都一脸的凝重,便也不敢在说什么,同时将腰间的鱼叉拔了出来,忍不住轻声提醒道:“如此好的一口棺椁,说不定一口养尸棺,大家都小心一点。

    在霍子枫和韩雨露听棺椁里边动静的时候,我就随便棺材了一下这个墓室,希望看出一些破绽。

    可在我一看,立马就发现太多不对劲的地方。

    虽说这里和刚才的墓室规格一样大,但是头顶已经变成了有彩绘图案,而且还不是那种佛家的景象,换做了好像是道家的模样,有一个道士好像是在与一条如龙一般的蛇在打斗。

    再看四周的墙壁,更加变得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太极图案,一下子将我从佛家拉到了道家,也不知道这样设计的寓意在什么地方。

    其他人已经商量着要开棺了。霍子枫把开棺钳扣在了棺盖上,红龙他们也把匕首插进了缝隙中,好像并不是在开棺,反而像是在找机关似的。

    胖子放入就以为他们这是要开棺的举动,一边说着一边往角落跑说:“你们都他娘的悠着点,怎么一个个见了棺椁连命都不顾了?老祖宗的规矩是不能破坏的。”

    此刻,他已经拿出蜡烛,在角落准备要点。

    我一看就来气,骂道:“死胖子,你别他娘的没事找事了。该起尸是肯定会起尸的,你这样做只能燃烧空气,毕竟这不是土斗,而是沉船葬,里边的空气是限定的,你烧完了,等一下我们就会窒息而亡。”

    胖子狠狠地放了一个巨响了的屁,得意地说:“这下行了吧?胖爷已经给这里补充气体了,你不能让胖爷放弃自己的信仰不是?”说着,他已经掏出打火机,就对着蜡烛去点。

    我也是他对无可奈何,捂着鼻子一脸的嫌弃。

    可是在胖子刚要点蜡烛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了一个东西,绕的胖子是胆子那么肥,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看着他的举动,立马就用手电去照,当我看到那种的东西,也忍不住吓了一跳。

    原来,在胖子所住的角落里,有一只干瘪的大蝙蝠,那蝙蝠展开双翼死在地上,一双空洞的眼睛还盯着胖子,腐烂的下巴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看起来非常的骇人。

    对于蝙蝠,像我们这些盗墓贼自然不陌生,可是这么大个头我却是第一次见,差不多和一只成年猫头鹰一样大。

    而且这里又不是山洞,而是水下,出现一只蝙蝠就有些奇怪,要是活物那估计能把胖子吓尿了。

    胖子看了几眼那只死蝙蝠,便是大骂了一声,然后狠狠地一脚踢开,又去点蜡烛。

    我已经感觉非常的怪异了,这墓室里边放一只号称“吸血鬼”的蝙蝠,典型就是为了起尸准备的,也不知道墓主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不过,这里和以往的地方不太一样,我觉得墓主人好像故意是拿我们这些盗墓贼寻开心,所以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准备,这样要是到了主墓室,更加无法预料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这时候,霍子枫已经拿出了八宝玲珑盒子,显然是找到了开棺的锁,只见他用两个钩子对着棺缝一勾,只听到“咔啦”一声,机关便是被解开,同时棺椁盖子自动弹了起来。

    而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猩红的血水冲里边涌了出来,我一看心里就有是一紧,这血量要榨干几个人才够啊?

    由于没有什么危险,所有人都探头过去往里边看,一看就听到胖子大叫道:“我操,这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