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奇怪的标记
    胖子游过去问他怎么了,霍子枫用潜水灯照着前面。

    胖子一看,立马就去摸腰间的鱼叉。

    鱼叉是那种短柄的,是水手在水下防止特殊鱼类攻击的武器,我们花了几百块钱就全部拿下了,基本每人一柄,毕竟水里枪是无法使用的,只能用防水的油布裹在背包里。

    我也非常的好奇,就想挤着前面去看看,但是因为胖子身材的原因,如果我再过去,三个人就会挤好像腊肠一样,到时候要是碰到非跑不可危险,我们只会自己把自己给憋死。

    过了一会儿,胖子他们没有动,但一直保持着警惕,这种情况最为折磨人,我看着自己氧气瓶的含量指示表在不断的下降,急的我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最后的红龙游了过来,指着前面问我怎么回事,我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但又不能上去看,真是让人头疼。

    红龙让我们其他都朝后游,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万一有什么情况可以及时撤离,我们只好听他的命令。

    毕竟,红龙这样做还是对的,作为一个老兵、一个倒斗老手,虽说他叫我老板,但是在这方面比我更加专业一些。

    我们差不多相距了十多米,看到他们三个人不断地做着手势,大概只是觉得有危险,并不是非常确定到底危险到什么程度。

    这样的话,我就有些非常不解了,因为有危险要么排除要么躲避,虽然海中危险很多未知,但也不至于这样的举棋不定,要是换成我这种人还可能,可是前面却是胖子、霍子枫和红龙这三个人。

    他们三个人要身手有身手,要魄力有魄力,要莽撞有莽撞,按理说早就拿出了一个靠谱的主意,绝对不会这样的徘徊不动。

    终于,我实在忍不住想要上前,刚刚游动了一下,就把一只手抓住了。

    我转头一看,居然是韩雨露,她对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上前,而她却游到了前方。

    很快,胖子就游了回来,接着忽然我听到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非常的惨烈的打斗。

    而在水里不但是视线模糊,就连听力也受到了阻碍,所以我们后面的人都面面相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问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摆着手让我不要问了,那不是用手势可以说清楚的,他的意思是等一下进入沉船葬再说。

    从旁边摸了一块岩石,我就在隧道的墙壁上写道:“前面怎么了?”

    胖子立马学我捡起东西,写着回答:“有个怪物。”

    我继续写:“什么样的怪物?”

    胖子写:“要是知道是什么样的,还用说怪物吗?”

    我写:“是人鱼吗?”

    胖子写:“不是,一会儿看到你们就知道了。”

    差不多几分钟之后,霍子枫才对我们招了招手,我们一头雾水地朝着前方游去,在不出十几米远的地方,我愕然发现了一只非常奇怪的东西。

    那大概好像是一条长着八颗脑袋的奇怪大蛇,又像是一只八支脚的章鱼或者乌贼,但是最奇怪的我仿佛看到怪物身体上一张酷似人类的脸。

    那张脸非常的安详,有些像庙宇中慈眉善目的菩萨,但存在于这只能怪物的身上,就让人有些浑身不舒服。

    很明显,怪物的身上有一个非常醒目的伤口,看的非常的狰狞,而伤口居然流淌着蓝色的血液。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动物身上会有蓝色的血液,不过也曾听过海洋里的一些生物会有不同颜色的血液,但自己亲眼一见,还是有些感到奇怪。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我本想多研究一下这是个什么玩意,但是考虑到后面人的感受,只能继续往前走。

    只是,我对怪物身上的伤口表示不解,那好像并非是利器导致的,而像是人徒手做的。

    这让我忍不住朝后看了一眼韩雨露,因为我清楚地记得,这个女人曾经就是徒手干掉了很多人,我想刚才霍子枫和红龙应该看到了,等一下微微他们就可以清楚了。

    这条隧道并非是笔直地,期间不断地出现弯道,只不过是那种直角弯,看的非常的规整,只是勉强走个人什么的,要想抬棺椁走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且,沉船葬一般都是先把棺椁装上船,然后再把船沉入水底,绝对不会有人会先把船沉了,再抬着棺椁从外面进入,这不符合沉船葬的墓葬逻辑。

    沉船葬的数量非常的稀少,甚至比皇陵都少得多,先不说两者的投入谁更大一些,就是从难度来说,一般人也不会轻易用沉船葬。

    毕竟,华夏大地讲究一个入土为安,大多数设计师都是土木建筑行业,用船作为陵墓都极度稀少的,除非有特别的寓意,或者说这个人命中缺“水”之类,才可以葬入海水,以保后辈子孙流传百世而步步高升。

    话又说回来了,除了这样的可能之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墓主人自己的墓被盗,所以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以保证自己的墓不被发现。

    在我们到达隧道的底部时候,我忽然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标记。

    这个标记非常的新,绝对不会超过五天,此刻上面也没有上面污垢,加上在水底深处,更加保存的非常的完好。

    第一眼,我就发现这个标记和之前见过黄妙灵留下过的差不多,从记号笔体上,我看的有些像是黄妙灵,但也不能完全确定。

    毕竟,现代的发展都是用的电子产品,有事情可以打电话发短信,很快见到她人的笔迹,只有偶尔必要的时候才能看到。

    霍子枫也发现了这个记号,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指了指隧道底部的那么一面墙,我们一行人就围了过去,。

    前期试着想要将石头抬起来,可是我们用了非常大的力气,三个大男人都抬不起来,最后只能选择放弃这样愚蠢的想法。

    黄妙灵她们显然是进去了,我更是确定这是个机关,就让他们开始找机关,几个人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机关可言,也可能是我们找不到。

    同时,我还无法想象,如果这里要是能打开,一旦海水倒灌,整个沉船葬不就毁了?可为什么黄妙灵她们进去了,而我们进不去,难度是她们有什么穿墙的法术吗?

    胖子写着问我:“小哥,你有办法吗?”

    我摇了摇头写道:“连我师兄他们都打不开,我怎么可能打的开。”

    胖子表现出垂头丧气的模样,就写着问:“那怎么办?”

    我把目光看向了韩雨露,想要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可是黔驴技穷了,而且这也不是我的范围,用现在的话来说,完全就是专业不对口嘛!

    韩雨露没有说话,她也没有向前或者退后,眼神中表现出的神色,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太多关系一样。

    由于现在说话受限制,我也不能继续追问,只好看向其他人。

    霍子枫他们试了试转头,但是除了钻起一层附着物,露出里边就是坚硬的花岗岩之外,连个小孔都钻不出。

    这样的设计,即便是旱斗很难破开,需要的炸药量非常的不少,更不要说是在不能用炸药的水中。

    陵墓一般都有这么三大规律:第一找不到;第二打不开;第三拿不走。

    大规模的墓葬,一般都是花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打造好的,有的帝王还穷尽一生在为自己修墓。

    所以,我们这些盗墓贼想要几天,甚至是几个小时盗墓,所需要的技术那自然是包罗万象,要不然也就没有合伙盗墓这一说了。

    说到合伙盗墓,那最大的自然是官盗,像是楚霸王项羽、奸雄曹操等等,还在军中设立了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这些倒斗官职。

    面对一块花岗岩,我们都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干看着,但情况总不能这样下去,毕竟这里不是陆地,可以有大量的时间,氧气瓶里的氧气不断减少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在场的每个人都在想办法,想到就去墙壁用有石头写着说,可最后通过实践证明,都被一一否决了,结果就是我们的氧气量就剩下四分之一,情况变得岌岌可危。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还有一个备用氧气瓶,加上回去的路一定比来时候的路要省时间的多,即便回去时候第二瓶也剩下四分之一,那也能够回去。

    可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到时候情况会更加的不妙。

    再说了,现在我们要回到海面上,估计那时候龙飓风还没有消息,上去和在下面的记过都是一样的,最后是一个死。

    所有人都处于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这还是因为大家都是倒斗的老手,要是新手此刻估计都已经奔溃了。

    我一看天火三个人明显就比我差了一些,此刻闪烁的眼神中,表示他们多少有些心慌,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怕了。

    花岗岩作为岩石中坚硬石类的一种,很多断龙石都是用它制作的,所以非常的难搞,要不找到机关,只能另想办法了。

    胖子写道:“这么多办法都不行,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试试,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一个事。”

    我正打算同意他的想法。

    忽然,韩雨露适应我把石头给她,然后就在墙上写下:“马上入口就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