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登上无底船
    观察了一会儿,我对红龙说:“老龙,让船老大把船开走,我们尽量不要去惹这艘船,就算不是什么鬼船,但已经破成了这样,万一在这里开始下沉,就会形成很大的漩涡,到时候我们估计也不会好受的。”

    红龙点头,立马就朝着指挥室里边走去。

    可他刚走了没有几步,就听到胖子急忙地说:“等等,你丫的先等等,让胖爷看的清楚一点儿。”

    红龙愣在了原地。

    我没好气地说:“一艘破船有什么好看的?万一上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我们都要跟你完蛋。”

    “不是,胖爷好像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

    我整个人就是愣了一下,这种船上难道还有人不成?再度顺着胖子的目光看了过去,找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胖子说的那张脸。

    在对面船舷上,我也看到了一张非常模糊但有那么一点儿熟悉的脸,我惊讶道:“怎么会是韩雨露啊?”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这韩雨露怎么会跑到这艘破船上呢?

    同时,其他人也看了过去,但是那张立马缩了回去,就好像昙花一现般,有些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

    这时候,我们的船已经开始朝着前面一边走一边打方向,我这次让红龙去指挥室不要再让船老大开走,因为我们看到了韩雨露,自然要上这船上营救她。

    依照我自身的想法,韩雨露应该是在海底和霍子枫他们游散了,然后碰到了这艘破船,便爬了上去。

    韩雨露没想到最后还能看到我们,刚才应该是从甲板上往下走,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离这船太远,否则她只能随着这条船随波逐流了。

    我们的渔船停止了移动,但是已经距离对面有四米多了,中间隔着一条仿佛无法跨越的海线,把应急的手电和家伙带上,我将钩子拴在绳子上,朝着就近的一个窟窿一丢。

    在钩住之后,我这次先行一步,直接荡了过去。

    可就在我荡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胖子大声喊:“狗日的。小哥,你他娘的快回来。”

    我想骂胖子,也不知道他又怎么了,但知道肯定没好事。可现在想要转身回去,我不是杂技演员,哪里有跳回去的本事。

    几乎在瞬间,我的脚已经踩在了对面的船身上,然后猛地一跳,还是打算尝试一下。

    但是,我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在下一刻又落在了船身,然后带着颤音问胖子:“怎么了死胖子?”

    胖子在身后的声音说:“那张脸刚刚又探出来了,一脸的狰狞,你他娘还是回来吧!”

    我骂道:“你不早说,小爷已经过来了。”

    霍子枫说:“别担心,我马上过去。”

    说话间,我已经顺着绳子爬上了那个窟窿,然后就站在了窟窿里边,接着就看到霍子枫做了一个让我靠后一些的手势。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想问他干什么,忽然霍子枫往后连退几步,接着就是一个人猛地急速助跑,整个人就跳了起来。

    我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的双手已经抓住了窟窿的边缘。

    但是,霍子枫还是有些失误,他完全没有想到边缘已经腐烂那么厉害,一只手“啪”地将一块木头掰了下去。

    我一看不好,忙是一跃身体爬在了窟窿的边缘,我不知道是自己来的正是时候,还是霍子枫的身手敏捷,他在抓住我的手之后,一踩船身便翻了上来。

    这前后没有经过几秒钟,我觉得不但是霍子枫的反应够快,连我自己都在这一次次的倒斗中,神经变得敏锐了很多,要放在以前,我估计他就算掉进海里,我也只能发愣似的看着他掉下去。

    霍子枫对着胖子他们说:“你们在那边等着,我和我师弟进去看看。”

    红龙好心提醒道:“你们两个抓紧时间,你们对面那船在靠外移动。”

    胖子说:“没事,实在不行就让船老大把船再靠过去一些不就行了。”

    红龙瞪了他一眼说:“这么大的两艘船,你以为开汽车呢?要靠的那么近而不撞上是非常困难的,不懂就不要乱说。”

    胖子没好气地说:“行行行,你丫的懂还不行吗?”

    他说着就看向我,说:“小哥,有不对劲就往海里跳,大不了胖爷下去捞你。”

    我说:“放心,有我师兄在呢!”

    我和霍子枫便是打开了手电,一开手电我就愣了一下,因为这窟窿并没有贯通进船内,就好像被石头砸了一个大坑。

    霍子枫走过去敲了敲竖起坑底,说:“不是很厚,用钻头应该可以很快打孔,要是从船身爬到甲板上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

    我点了点头,说实话即便霍子枫行,我肯定也爬不了那么高,这相当于徒手爬五层楼那么高,要是一失手非掉进海里把肺从鼻子里挤出来不可。

    霍子枫让红龙把钻头和工兵铲丢过来,然后我们两个就开始打洞。

    作为盗墓贼的我们,别说是木头,只要不是那种纯粹的岩石,我们都是能打一个盗洞进去的。

    在木屑纷飞几分钟之后,便已经将船身打通,再将洞口扩大到一个人能够钻进去的模样,我们两个人先后进去。

    进入船内,看到的应该是一个略微靠近底层的船舱,里边堆积着各种陶瓷罐子,还有一些腐烂的木箱和布匹锦缎。

    我瞬间就明白这是古代一艘从中国出发到某个国家的货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里搁浅了,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尸体和骸骨,就觉得有些奇怪。

    “师弟,我们上去。”霍子枫指了指上面的出口,他提着工兵铲,便顺着木梯走了上去。

    木梯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显然很难承受的住他身体的重量,我幸亏没有让胖子过来,要不然这木梯非被他压塌了不可。

    霍子枫到了木梯的末端,便是伸手一推上面的门,那门腐烂的已经如同一片面包,一推就推出了一个残破的口子,潮湿的木屑如下雨般掉落,我在下面没来得及躲开,搞得满头都是。

    上去之后,霍子枫照了一下四周,过了片刻才说:“安全,上来吧!”

    我点头爬了上去,果然上面非常的安全,几乎和下面一个样,都是货仓。

    不过第二层的货仓中,我看到一些破碎的木箱中散落一地的东西,那应该是一些茶叶,而且从品相上来看,应该乌龙茶、雪茶、白沙茶和苦丁茶之类。

    这属于海南这边的特产茶叶,看样子我猜测的没有错。

    同时,我也看得出,这第二层的腐烂现象要比底层更严重一些,那是因为底层的水汽太大,让所有的东西都保持着一个完整的状态。

    但是,如果我们鲁莽去碰那些木箱,估计立马就会烂成一团糟粕。

    由于我们是来找韩雨露的,所以也没有去看那些陶罐里边装着什么东西,便是再度上了一层。

    这一层应该是属于船的中间地方,是一个非常宽敞的休息舱,里边有着很古旧的木床,一排排地好像上学时候宿舍里边的大通铺。

    霍子枫说:“这应该是船员和水手休息的地方。”

    我点头,说:“从这里上去应该是很长的一条木梯,直接通往甲板处。”

    霍子枫并不赞同我的说法,就继续顺着木梯往上爬,其实爬了也就是五米高的地方,便出现了一条朝下走的木梯。

    这时,他才说:“我觉得这是通往船航行能源的真正底部。”

    我们两个就顺着木梯又朝下走,刚下去了不到五米,霍子枫忽然就停住了,说:“退回去,快!”

    我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但既然霍子枫这么说,肯定就没有好事情,立马就又退了回去。

    等到霍子枫也回到了木梯口的时候,我就问他:“下面怎么了?”

    霍子枫皱着眉头说:“下面都是水!”

    我一愣问他:“水怎么了?”

    霍子枫说:“我觉得这艘船已经没有底了。”

    我无法理解他说的话,船要是没有底肯定就会下沉,可现在明显就是在海面上浮动着,怎么可能没有底呢?

    大概是见我的表情有些疑惑,霍子枫就解释说:“船都有一个预备船底,这样即便船的底部进了水,有预备船底的话,船就不会沉下去。”

    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如果不下到船底,我们就无法到达甲板。

    不过,霍子枫自然还是有办法,那就是继续开盗洞,只要一直保持向上走,早晚能够到达甲板的。

    旋即,我和霍子枫继续开凿头顶的木板,木质已经非常的脆,很快就能开出一个口子,有工具在手,这要比挖土开盗洞省力不少。

    就这样,我们连续开了两个盗洞,才到了一个不是很大,却比起其他地方豪华不少的空间,根据里边摆设的东西,我可以断定这是船长的休息室。

    在这个休息室里边,我终于发现了两具尸骨,尸骨已经只剩下两具骸骨,上面有啃咬过的痕迹,显然这两个倒霉的家伙是被鱼果了腹。

    同时,因为时间和潮湿的关系,骸骨上面已经长了绿毛。

    我发现了一些书籍,原本想要打开一本看看,可是在我将一本书籍拿在手里的时候,顿时书上就出现了五个指痕,想要翻开看看,却发现纸张已经完全黏在了一起。

    处于好奇,我强行翻开里边的字迹已经墨化,变得黑乎乎一片,完全看不清楚。

    霍子枫看了一眼放在这里的唯一一张床旁的两个小木箱子说:“师弟,你看看里边有什么,我去上面看看韩雨露的情况。”

    我点头让他去,霍子枫便是爬上了木梯,一脚踹开了头顶上的挡板,然后就爬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