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赶赴西沙
    我暗自算了一下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那就是六亿,虽说我现在有一些钱,但已经花的很大一部分,加上不动产也不一定够四个亿。

    这六亿的违约金,打死我都拿不出的。

    这姜还是老的辣,看样子我早已经落入了付义设计的圈套中,他是怎么做都不赔,而我还必须把和氏璧卖给他。

    霍子枫看向了我,我非常的无奈和不甘心。

    但就目前的情况,我们三个人肯定不是付义加上这么多人的对手,想跑也是不可能的,只能把东西卖给他。

    将和氏璧交了出去,我把三十亿支票攥在手中,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在我们临走的时候,霍子枫对着付义说:“付爷,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付义打量着和氏璧说:“随时恭候。”

    就这样,我倒头来真是应了那句“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黄妙灵已经前往倒斗的路上,而我的面子丢大了,和这种老狐狸相比我还是太嫩了一些。

    回去的路上,我给黄妙灵打电话,后者处于关机状态,看样子付义已经把所有想得到的东西都算计在了其中。

    我们三个只能灰溜溜地回了北京,我给他们两个人每人一百万的劳务费,毕竟这次我确实得到的钱太多了,要是以往有几万块钱就已经不错了。

    我先是到了胖子的铺子,这家伙比较缺钱,我给了他一千万,而胖子说他是借,等有了钱就会还给我。

    这家伙的话得掰两半来听,以前他借的还没有还我,我也没有打算让他还,毕竟胖子不止一次的救过我,那些钱我就当是买命用了。

    联系不到黄妙灵让我非常的着急,也不知道这次她所下的斗是什么规模的,万一那是一个凶险万分的斗,这一走可能就再也无法回来了。

    我和胖子一商量,他说让我去问问盲天官,这也是个行业内的大佬,基本是深处简居,但是消息非常灵通,也许后者知道一些消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准备了一份儿厚礼,就到了盲天官的家中,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会不会觉得我太过于冒昧,实在不行只能拿我爷爷的名头出来当挡箭牌了。

    盲天官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说话,属于一个非常和善的老人,因为他喜欢戴着一副墨镜,而且祖上有人在军队中当过“发丘天官”一职,所以得了这么个名号。

    在和盲天官交谈之下,他大概对我有所了解,我也感觉他人不错,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跟他一说。

    听完之后,盲天官像是亲人长辈似的,用指头点着我的脑门说:“你小子啊,我该怎么说你好呢?”

    我苦着脸说:“您还是别说的好,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这样了,晚辈现在想要问问您有没有打听到哪里出了大斗的消息?”

    “唉,那和氏璧的价格估计就是再翻一两倍都不是问题。”盲天官还是忍不住抱怨说:“即便你执意要卖给付义那老东西,当时应该先来找我的,现在你小子真是亏大了。”

    我耷拉个脑袋,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办的太丢脸了,也只能让他数落几句。

    盲天官看了看我,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三天前也收到了消息,说是南沙月坨堆几十年不敢有人下去捕鱼,前不久有一伙胆子很肥的当地渔民过去捕鱼,一网下去无意中捞出了一些瓷器碎片,行业内人士判断估计水下有个大斗。”

    我觉得靠谱,就问:“知道是哪个朝代的斗吗?”

    盲天官说:“海斗不常见,但凡有的话就是明朝早期的沉船葬,不过这个也说不好,毕竟那边的风水太过于诡异,除非极为高深的风水先生,否则一般人是不敢去那边寻找水系龙脉的。”

    我问:“您是说黄妙灵就是去这个斗了?”

    盲天官说:“应该没错,之前付义那老贼给我打过电话,我只能派了几个人过去,希望能从中捞一笔,既然你正好也想去,那就收拾一下出发吧!”

    我点着头说:“我去准备一下,毕竟水斗我都没有接触过,前期工作必须做好。”

    “没时间了。”盲天官说:“我会让人把所有的装备送过去上,你们直接召集人过去就行了。”

    我说:“行,那我回去简单的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出发!”

    盲天官白了我一眼,说:“今天下午就出发,你别看水斗不好倒,但是我们这一个行业中奇人异士不少,去的晚了只能喝西北风了。”

    我点了点说:“那行,我回铺子交代一下马上就赶往机场。”

    回到了铺子中,我随便交代了几句,铺子里边的新人根本不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

    主要我现在还不是十分信任他们,除了倒斗的手艺之外,还有其他外在因素,只是告诉他们我要带着红龙去旅游,如果他们干的好,以后也会带他们一起去的。

    之后,我就给胖子打了电话,让他简单收拾一下,我们轻装上阵,去会会月坨堆那个水斗,同时把我的黄妙灵找回来。

    胖子一接到电话,我可以想象到他兴高采烈的模样。

    胖子说:“小哥,胖爷是时刻准备着,一会儿机场见。”

    我问他:“你老娘怎么办?”

    胖子说:“放心吧,没什么大碍了。我马上请一个高级护工,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由护工看着。行了,别说那么多了,一会儿飞机上细聊,回头见小哥哈!”

    坐着从北京飞往海口的飞机,除了我、胖子、霍子枫和红龙之外,有三个新人加入。

    一个长相彪悍的东北人叫三东子,身上有五毒刺青,在登机之前,这家伙被查了不下八次身份证。

    另一个有些娘的北京人叫露露,据说以前是搞什么杂志的,后来因为被狗仔拍到同性恋,在他们那个圈封杀之后就进入了这一行。

    还有一个叫天火,山西人,是今年刚刚退役的三年兵,据说是什么十项全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三个人都是盲天官手下的掌柜,属于年轻一辈中倒斗的佼佼者。

    而盲天官口中的高手,那就让我们四个人大跌眼镜,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个人,她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韩雨露,因为她正是那个出现在战国墓中的白衣女人,不知道怎么就跑到盲天官的手下。

    一路上根本就没有怎么聊天,我的目光都在韩雨露的身上,其实也不光是我,几乎整个飞机的男人,包括女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虽说韩雨露戴着一顶鸭舌帽遮着脸,但他一身现代的打扮,紧身的湛蓝牛仔裤和纯白t恤,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遗,自然成为男人关注的对象,女人羡慕的焦点。

    胖子和我紧挨着。胖子轻声道:“小哥,这是几个情况啊?”

    我一脸疑惑地说:“我也不知道啊,谁能想到会让她跟着倒斗,她不在斗里把我们倒了就谢天谢地了。”

    另一边的天火歪过头,问我:“小哥,俺怎么在我们老板的铺子里边没有见过这女人?”

    我说:“你都没见过,我更不可能见过了。”其实是我懒得跟他解释。

    天火说:“俺在军队的时候一直就想找个这样的女人当老婆,你们说俺有戏吗?”

    我苦笑不语。胖子却说道:“你丫的肯定有戏啊,你看,我们这些人中属你最帅,说不定这次西沙之行,就是你幸福生活的开始。”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天火兄弟,你别听这个死胖子的,这个女人不是你的菜。”

    天火摸了几下他的板寸头说:“那不一定,俺在村子里可是村草一株,就是在部队中都是帅哥,没有几个女人是俺拿不下的。”

    天火旁边是露露。

    听完天火的话,露露说:“天火哥哥,人家仰慕你很久了。”

    “滚,死人妖。”天火白了露露一眼,朝着我靠了靠。

    露露并没有生气,就是掩嘴一笑,看的我一阵胃里不舒服,怎么盲天官还招了这么一个人,难不成也学付义那一套,打算用他来吸引一群有特殊爱好的爷们?

    三东子说:“咋的啦露露?老子看你挺欠啊?不行晚上来我房间,老子好好教育教育你?”

    露露白了三东子一眼,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看到你身上纹的那些就恶心。”

    “操,狗篮子,给你脸了?”三东子一下子就怒了。

    四周的人原本就非常关注我们这边,此刻更是一脸的奇怪。

    红龙冷哼了一声,说:“都给老子安静点,这里是开玩笑的地方吗?”

    顿时,他们三个人相视一笑,便不再说话。

    我一看这情况,就有些佩服红龙,这家伙一句话就能把这三个人震慑住,即便我也做不到这样,毕竟混这一行靠的还是自身的实力。

    对于我们的议论,韩雨露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用余光扫了我们一眼。

    我一直在留意她的眼睛,一看就是一愣,因为我看到的眼睛居然是人类正常的眼神,和以前完全是判若两人。

    期间,有人来和韩雨露搭讪,霍子枫示意三东子拦着点,有三东子这个家伙在,他的一脸彪悍加上刺青,自然在几个人吃了瘪之后,便没有人再敢过来打扰韩雨露。

    我的目光扫了一下韩雨露,问霍子枫:“她是什么情况?我老爸跟你说过没有?”

    霍子枫轻声说:“让她跟着我们倒斗,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说实话她在我没有什么安全感。”

    我点头同意霍子枫的话,我也没有安全感,上次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如果她在墓中再那样,估计我们几个是降不住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