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老奸巨猾
    在我上一次见付义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下斗,当时他就是个有些邋遢的老头子,可现在他一身道袍,头上挽着发髻,呈现朝天之势,手里还那这个拂尘,要不知道之前见过,我都以为这就是个正儿八经的道士。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的皮肤,竟然如同婴儿般的白嫩,要不是他留着胡子,估计看起来绝对比我年轻,我真的很好奇这到底是修炼了什么道家玄妙神功,真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付爷!”我们三个人和付义打了声招呼。

    付义对我们微微行了道家礼数,说:“三位贵客远道而来,老头子有礼了。”

    我们三个人相视一眼,这要是胖子在,肯定免不了数落付义,摆明就是一个盗墓贼,装什么大尾巴狼?这人怎么变化如此之大呢?

    霍子枫作为师兄,便是说道:“付爷,不要太客气了,我们都是您的后辈,这样是在折煞我们三人。”

    我差点就咬了自己的舌头,这场面搞得拍古装片似的,要是付义再在我面前打一套太极拳,我毫不怀疑他是准备演张三丰这个角色,扯淡的程度好比他忽然得了神经病,马上就从这华山之巅跳下去。

    红龙扫了一眼四周,说:“付爷,华山论剑就是在这里吧?我老狼可是等了快三十年了。”

    他的玩笑让我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而付义身边的黄妙灵也是掩嘴一笑,看得我有些发呆。

    一直到霍子枫干咳了一声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付爷,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东西给您先过过眼。”

    付义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跟我来。”说完,他就在前面带路,我们几个就在后面跟着,穿过了真五大殿,到了一间类似客房内,道童给我们上了茶,便退了出去。

    我忍不住问道:“付爷,您在华山的全真派里边当道士吗?”

    付义微微一笑说:“我隐蔽华山多年,一直都在做道士,偶尔出去做做老本行,也算是个观宇中添些香油钱。”

    红龙问:“那您现在一定是这里的掌门了吧?”

    付义摆手道:“非也,我只不过是一个长老,掌门另有其人。”

    红龙哦了一声,说:“要是您再是全真派的掌门,那在咱们这个行业可是第一人啊!”

    黄妙灵岔开话题,直奔主题地说:“我们还是来说说和氏璧的事情吧!”

    我一看付义的眼神也投向了我,便是从怀里摸出了和氏璧,然后由黄妙灵接过手,送到了付义的面前。

    付义将外面包裹的布拿掉,当和氏璧出现的时候,我听到红龙猛地吸了一口凉气,而霍子枫也是“咦”了一声。

    再去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霍子枫和红龙正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看我,但是现在东西已经在付义的手中,他们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霍子枫就没有什么反应,只有红龙很明显地叹了一口气。

    付义仔仔细细地看着美轮美奂的和氏璧,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说道:“确实是赵国的美玉和氏璧,你打算多少钱出手啊?”

    我一听重头戏来了,立马就干咳一声说道:“您是长辈,还是您来说吧!说实话这块和氏璧价值连城,您给多少也不多,您知道我的目的不是在于钱。”

    付义说:“我在天津整个的铺子,一半给你怎么样?”

    我苦笑道:“付爷,我要铺子没用,毕竟我在北京有自己的铺子,再多的话肯定是打理不过来的,最好还是给我一个确切的数字吧!”

    霍子枫干咳了一声,说:“师弟,铺子也是可以卖钱的,付爷一半的铺子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我觉得这个交易勉强合理。”

    红龙接过话,说:“对啊老板,您好好考虑一下,这不是几个亿或者十几个亿那么简单。”

    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要这么多铺子,万一付义来个翻脸不认人,再把铺子抢回去,像这种事情盗墓贼有不少人做过,要那样我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吗?

    毕竟我刚在杭州吃了憋,这叫吃一堑长一智,别看天津和北京相隔不远,我还没有自信可以在天津立足,这点头脑我一个做生意的人来说还是有的。

    付义好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如果你要现金的话,我这边能折现的可就少了一些。”

    我好奇地问:“多少?”

    付义看向了黄妙灵,示意她来回答这个问题。

    黄妙灵想了一下说:“现金差不多能有二十到三十个亿。”

    听到这个数字,我的汗毛都站了起来,以前说多少多少亿,那都是一个假设数字,一旦真正这个数字摆在面前,我还真的有些难以想象自己即将拥有这么多钱,幸亏我刚刚见过五亿长什么模样。

    见我迟迟没有说话,付义看向我说:“一半的铺子,三十个亿,你选一个吧!”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三十个亿。您是汇款?还是支票?”

    付义说:“这么多现金,我需要汇集一下各个铺子的钱。这样,你给我三天的时间,我把这三十亿筹集到一起,以支票的形势给你。”

    我点头说:“没问题。那我现在可以说条件了吗?”

    付义让黄妙灵先把和氏璧还给我,然后喝了口茶说:“请讲。”

    我说:“在说这个条件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行吗?”

    药物看了看黄妙灵,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也不用开口了,就让黄妙灵告诉你吧!”

    黄妙灵说:“小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和小贝勒的关系,其实我们两个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只是他哥出手给我师傅一件非常罕见的古董,所以我师傅才同意我和小贝勒交往一下试试看,还没有确定恋爱关系。”

    她如此直白的回答,让我的面子有些挂不住,支支吾吾几声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候,红龙冷笑一声说:“付爷还真是有绝招,买古董如此的不择手段,居然搭上自己的弟子的幸福,这确实是倒斗界的第一人啊!”

    对于红龙的嘲讽,付义只是一笑而过,说:“不管什么手段,用的好那就是绝招,要不然我也不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听明白了黄妙灵的意思,心里却有些非常的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有些恨意,不知道是恨付义的不是东西,还是恨黄妙灵的没有主见。

    这个情况就和一些娱乐公司用女演员拉赞助商一个模式,只不过付义却是更加技高一筹,到现在还没有损失掉黄妙灵这个筹码。

    霍子枫苦笑摇头,同时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了黄妙灵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我觉得黄妙灵也有些可怜,便大胆地说:“那我的条件就是让黄妙灵成为我的女朋友。”

    所有人早已经心知肚明,所以并没有人感到吃惊。

    付义更是点头说:“我说过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这个自然也可以。现在,灵儿就是你的女朋友,她会在我们交易成功之后,跟你离开发丘派。”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委屈,不知道是替黄妙灵打抱不平,还是替自己鸣冤。

    虽然这笔钱足以让我甚至我的几辈后代人都过上富人的生活,但此刻我的心里就是非常的不爽,这大概和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身怀几万块钱就出来倒斗的新人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三个人在华山上等了三天。

    期间霍子枫和红龙不断劝我,毕竟没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可我就是一根筋,自己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失信于人,这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则。

    在第三天的时候,付义换了一身的黑色长袍,我们一行人就下了山。

    交易地点是在一间茶馆里,一路上我也想了很多,但是想到黄妙灵能和自己白头偕老,一切就觉得值了,毕竟再美再昂贵的玉,它始终是一块玉,在我眼中比不过自己最爱的人。

    坐在茶馆里边,付义将十几张支票推在了我的面前说:“这一共是三十个亿,你点点。”

    我没有接过支票,而是非常奇怪地看着他,问:“黄妙灵今天怎么没来?”

    付义说:“昨天她已经在下斗的路上了,等她这次回来,她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我操!”我一直就跳了起来,猛地拍着桌子上叫道:“你他娘的玩小爷啊?”

    付义一笑,说:“年轻人不要激动嘛,至少在昨天她还是我的弟子,正巧有个不错的斗,我也是忍不住就让她出发了。”

    霍子枫和红龙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红龙立马就说:“老板,如果你把这和氏璧卖给他,那我他娘的真就看不起你了。”

    霍子枫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已经非常的愤怒,一咬牙说:“东西小爷不卖了。”

    “小子,这可由不得你。”付义笑着说,他那张怪异的脸上此刻绽放的笑容,仿佛在告诉我们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话音刚落,付义拍了两下手,顿时外面就响起了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随着茶馆包房的门被推开,我们三个人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正用不善的目光仇视着我们。

    红龙猛地站了起来,压着火说:“付爷,您这是要干什么?这样做可不符合道上的规矩啊?”

    付义看着我笑道:“东西你们已经答应卖给我了,我也把钱筹齐了。东西留下,回去问问你爷爷,看看他口中的规矩是什么。”

    霍子枫也缓缓站了起来说:“付爷,买卖不成仁义在,难道你打算让两家兵戎相见吗?”

    付义说:“我来给你们讲一下咱们这一行规矩。卖主和买主商量好价格,卖主就不能再把东西转给他人或者不卖,买主也不能不买了,哪一方违约要付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这就是道上的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