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切割石棺
    黄妙灵本来还想说什么,这时候胖子已经上了楼,手里还提着几瓶啤酒,笑呵呵走过来就说:“相聚是缘分,再走几瓶,小哥,你没问题吧?”

    我狂点头,说:“啤酒没什么劲,就是多上几趟洗手间的问题,走着。”

    最终,我们还是被黄妙灵带进了包房,在我见到黄妙灵口中那个朋友的时候,我便是愣住了,胖子也发出了一声诧异的“咦”。

    刚才我还拍着胸口说不会冷场,可一进去就感觉气氛的温度直接到了零下,场面非常的尴尬。

    因为黄妙灵的朋友不是别人,而是几个小时刚见过的那个小贝,他看到我和胖子进来的时候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我和胖子说:“真是好巧,想不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黄妙灵诧异地问道:“你们认识?”

    胖子对于小贝之前的态度还耿耿于怀,自然冷笑一声,说:“认识,这不是王老板的未来弟弟贝贝狗嘛!”

    小贝傲慢地翻了个白眼,说:“我觉得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聊的。灵灵,我带你去小吃街走走,杭州的小吃在全国都是有名的。”

    我一握拳,冷眼盯着小贝,我都没有这样叫过黄妙灵,这个小瞎子居然敢叫的这么肉麻,同时让我感觉到其中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黄妙灵愣了愣,便是无奈地一笑说:“小哥,胖哥,改天我去找你们玩,现在我只能先走一步了。”

    这句话,顿时让我感觉自己身处南方却霜雪纷飞,而小贝甚至北方的寒夜里却温暖如春,自己心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了一把。

    我已经无法用太多华丽词语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说是心如死灰也不为过。

    胖子将酒瓶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脸色已经骤变,就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我一把拉住摁在胖子的肩膀上,说:“走吧!”

    胖子一愣,用愤怒的表情对着我说:“小哥,你他娘的……”

    “走!”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捏疼了胖子,但下一秒就拉着胖子往外走。

    黄妙灵没有追出来,胖子嘴里骂骂咧咧不断,我没有像电视演的那样把小贝那小子打一顿,也没有像连续剧那样拉着胖子去喝酒,然后一醉解千愁。

    这也许是我的性格所致,我更喜欢自己一个人找个安静地方,去静静地舔伤口。

    同时,我不断地给黄妙灵找各种理由和借口,试图替她解释,可我就像是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瞬间就感觉很累。

    胖子将一支点燃的烟塞进了我的嘴里,说:“小哥,女人是衣服,你不可能一辈子只穿一件衣服,兄弟才是手足,有胖爷陪着你呢!”

    我狠狠吸了口烟,说:“胖子,小爷想回北京了。”

    胖子愣了一下,说:“现在都这么晚了,航班早他娘的没了。”

    “动车还有吗?”我问。

    胖子点了点头,说:“有!”他一挥手,拦下来一辆出租车,我们两个前往杭州火车站。

    凌晨一点多,火车已经驶出了杭州将近两个小时,胖子已经在卧铺上睡着了,而我看着窗外的夜色不断后退。

    我插上耳机听着手机里边的歌曲,我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第二天早早起来喝一碗豆腐脑,仅此而已。

    到了现在,我无法再否认对黄妙灵的感觉,不管之前的种种,那些都是在地下的事情,而现实生活当中,作为一个自认为优质男的我,这一次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说是在听歌,其实是我不止一次摁亮手机屏幕,我奢求她会给我打电话,那怕就是一个简单的问候短信,即便就是“你还好吗?”四个字,也不至于让我一直在等候。

    这就是现实生活,即便我做的是和大多数人不同的事情,但在爱情、亲情和友情上,我并没有比别人多什么,也没有比别人少什么。

    我在心里不断地在问自己:张文,你小子失恋了吗?那你至少也要恋爱吧,这不过就像胖子曾经说过的,你一直在单相思,黄妙灵压根就没有把你当回事,你想多了。

    站在吸烟区,才发现这辆动车的旅客真是少的可怜,至少我这个区只有我自己。

    望着漆黑的夜色,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那是来自内心的酸楚,我觉得自己非常的委屈,也许这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擦了有些湿的眼角,转头说:“你怎么不睡?”

    胖子点了一支烟,说:“小哥,你他娘的就这点出息?胖爷瞧不起你。”

    我问胖子:“你爱过吗?”

    胖子吸了口烟,说“爱呀,我当然爱国啊,而且长得还挺爱国的。”

    我知道胖子是想逗乐,但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去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这算是我长这么大真正的一次恋爱,即便是单相思,我想我失恋了。”

    胖子苦笑一声,说:“真是个畜生,这就算失恋了?再说,男人嘛,都是在失恋中成长起来的。你看胖爷早已经把爱情当做一件价值连城的冥器,偶尔会想,但从来不当真。”

    我没有再说什么,也许这就和我们下的赵武灵王墓一样,爱情就像是那块和氏璧,我非常想要得到,可是也就是在虚晃中看了一眼,那不过就是一个传说罢了。

    杭州到北京用了六个半小时。

    第二天五点半,到了西站下了车,我们两个坐公交回了公主坟,在一个早点摊吃了豆腐脑,然后我就打车回了铺子。

    到自己铺子的已经是早上八点半,我想要招呼一声伙计,可是话到了嘴边,硬生生地卡住了,因为我仅有的三个伙计都离开了,现在整个铺子只剩下我自己了,叹了口气,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中。

    本来我已经非常困了,但是躺在却怎么也睡不着,我就把空调开到最大,用被子被自己死死地蒙住,人在寒冷的时候最容易睡着,这是我在书上得到的经验。

    果然,这个办法真的好使,不久我就睡着了,可梦里除了黄妙灵还有什么?我在梦中自嘲自己。

    醒来是下午的两点,我是被自己饿醒的,起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开着自己的奥迪满城转悠,其实也是漫无目的地向前开,甚至我都想着到一些艺术院校的门口,据胖子说他这样做过好几次,每次的女孩儿都不错,我不知道他指的是哪方面。

    一个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老爸让我回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我一想可能和那个白衣女人有关,我对这件事情还是很疑惑的,立马答应了下来。

    给胖子打了电话,当天下午四点钟开始从北京出发,到了晚上七点多我们便到了我老家的县城,然后直接回了家。

    家里院子的灯亮着,爷爷、我老爸和二叔,还有几个伙计正在院子里边围着一个东西,红龙也在其中,我们互相打了招呼。

    “我靠,不会吧?”当胖子看到他们围着的东西,立马就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我也是目瞪口呆。

    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口球体的棺材,我记得这东西是镶嵌在赵国皇陵的祭祀台里边的,它的直径有三米多,看着就非常的沉重,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东西弄回来的。

    胖子四周打量一番说:“我操,胖爷不是在做梦吧?”说着,他就看向我:“小哥,这是要在你家院子里边开棺摸金的节奏啊!”

    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爸说是我二叔和红龙带着他和几个好手,从那个战国墓中弄出来的,费了好大的劲,一路上的辛苦是言语无法表达的,今天中午才运到家里的,这口球体石棺的重量大概在两吨左右,比我的车都重。

    胖子着急问里边都有什么,但现实是我爷爷都打不开这口奇形怪状石棺,所以他们打算要用切割的方法。

    因为知道这次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摸到,白白下去辛苦一趟,所以我爷爷做主这里边不管开出什么,那都是我的,也就是为什么让我回来的原因。

    “你娘的,小哥真的有个好爷爷!”胖子一脸羡慕地赞叹道。

    看着柴油切割机被一辆电动三轮车拉近了院子,爷爷他们和工人师傅开始商量着,我就把我老爸叫到一旁问他,那个白衣女人他是怎么处理的。

    老爸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听到我问这个,立马让我别问了,他还没有搞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只是有了点眉目,等他全明白了到时候再告诉我,不过有一点儿他再次申明,那绝对不是什么扯淡的古尸复活。

    切割机的声音非常刺耳,谈话的声音完全被掩盖,虽说那个球体石棺的用料不是普通的石料,但是在现代化机械的面前,还是显得太过脆弱了。

    在球体石棺的周边转了一圈,就像是要切开一颗蛋,又怕伤到里边的即将破壳而出的什么东西,整个过程工人师傅显得非常紧张。

    石棺壁厚差不多十五公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个小时之后,这个奇怪的石棺便一分为二,两个半球如同乌龟似的倒在一旁晃晃悠悠。

    爷爷让工人师傅离开,我们一行人便围了过去看里边的东西。

    一看之后,所有人都膛目结舌,我几乎是呆滞般站在原地无法动弹,谁都不敢相信这口球体石棺里边居然有这种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