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几经辗转
    在我到了人群跟前的时候,居然没有人给我腾开道路,反而还有人故意挤了挤,我心里暗骂一声,便四周看了看,想要找一些具有恐吓的东西来吓唬他们一下。

    这时候,胖子已经抱着头追了上来,顺手拉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多了一个血手印子。

    再去看胖子,他的脑袋上面都是血,虽说用手捂着,但血还从他的手指缝中不断地冒出,看样子是伤的不轻。

    “小哥,跟上胖爷。”胖子吼了一声,然后就对着人群大吼道:“全都他娘的给胖爷让开。”

    胖子此刻的模样加上他之前的勇猛,自然比我有说服力的多,瞬间就是一条人形通道让开,这样我和胖子才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身后的几个人还在追我们,但比起我们两个在斗里经常性的逃命的“专业人士”来说,显然他们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过几分钟之后,他们便放弃了。

    我和胖子又跑了十几分钟,我们两个已经离开了古董界,我朝后看了看,说:“胖子,别跑了,他们没有追上来。”

    胖子已经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捂在了头上,说:“哪里有医院?胖爷脑袋上的口子不小,血再这么流下去,胖爷就该归位了。”

    我嘲笑他:“墓中那么多危险你他娘的都活了下来,不就是破了头,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胖子瞪了我一眼,说:“你丫的少废话,不管在哪里受伤都要及时处理,要不然胖爷会得破伤风的。”

    我点了点头,在走了一段之后,就发现一个小诊所,我们两个就钻了进去。

    诊所里的医生给胖子的脑袋缝了五针,我用一个冰袋敷自己后背。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皆露出苦笑,谁也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最可气就是我们是好心来送个信,随便说说上次倒斗的事情,结果却挨了一顿揍。

    胖子头上缠了好几圈纱布,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他骂道:“这些家伙怎么搞得和一群土匪一样,什么都不说就打。”

    我说:“可能是我们犯了他们什么忌讳!”

    胖子“呸”了一口,说:“忌讳毛线啊?你丫的别他娘扯淡了,不行,胖爷要是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这口气咽不下去。”

    医生好心劝道:“以和为贵,能谈的事情尽量用说话的方式解决,动手总是不好的。”

    我回想了一下,说:“哎,死胖子,你还记得吗?在我们两个提到王老板的时候,那些人就直接开打了,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啊?”

    胖子说:“谁他娘的知道呢!难道是因为胖爷叫了句王老板?没有叫丫的王爷吗?”

    我说:“或许有这个可能。”

    医生问我们:“两位得罪下了王爷?”

    胖子瞥了他一眼,说:“算是吧,怎么了?”

    医生说:“这个人在杭州可是非常有名的,捞偏门出身,手下有很大一票的人,你们怎么得罪下他了?”

    “不是我们得罪他了。”胖子一脸的无奈说:“小哥,你跟他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把我们此行的目的大概和医生说了一遍,就是因为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才到杭州的,但详细的东西没有告诉他,毕竟盗墓贼这种“地下工作者”是无法见光的。

    医生收拾着他的医用器材,说:“处理好了,我劝你们最好还是喝点消炎、化瘀的药,这样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我们拒绝了医生开药,因为开了也没时间去喝,盗墓贼天生命硬,这点小伤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比斗里受伤差远了。

    在临走的时候,我问医生:“既然王老板这么出名,您知道王老板住哪里吗?”

    医生打开窗子指着一栋不到二十层的楼给我看,说:“你们去那里找找看,只要他在杭州,很多时间都在他的公司里。”

    胖子愣了一下,骂道:“我操,不是吧?王老板那家伙有公司?”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并不是什么正经公司,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付了钱,我和胖子出了诊所,就朝着那栋楼走去。

    其实,那楼就在古玩街侧面不远处,我们两个尽量不走古玩街,绕了一大圈才走到那公司的楼下。

    在另一边,出现了“王氏企业”四个大字。

    胖子不屑地骂道:“一个倒卖古董的大流氓头子,还搞什么企业?真是猪鼻子插葱,就他娘的能装象!”

    我说:“别抱怨了,等我们把话一说,然后就走人。”

    胖子点了支烟说:“那可不行,胖爷千里迢迢来给这家伙送信,他至少也要摆个十桌八桌给胖爷接接风吧?”

    我说:“小爷是良心过意不去,所以才到杭州来。胖子,这次又对不住你了。”

    胖子狠狠地吸了口烟说:“多大点事儿嘛?好了,我们该进去了。”他说完,我们两个就走了进去。

    大厦的人来人往,其中有不少白领美女,身穿黑色小西服和小裙子的职业装。

    看的胖子两眼放光:“小哥,苏杭美女甲天下,果然名不虚传啊!”

    “那是桂林山水甲天下,别他娘的乱用!”我无奈地白了胖子一眼,又继续说:“这是因为南方气候湿润、水土养人,女人个个身材苗条,皮肤白皙,如果整个人是十分的话,身材就可以占据五分,稍微长得可以一些,那就是一个大美女。”

    胖子搓着手说:“要是能取个回去做老婆,那这辈子真值了。”

    我笑着看向他,说:“你个死胖子,以你现在的实力,要勾搭个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胖子摇头说:“小哥,你没有听明白胖爷说的话,胖爷说的是做老婆,又不是找情人,这和钱没关系,讲的是你情我愿的感情。”

    我摇头苦笑不语。

    这时候,一个打扮靓丽的前台,估计看我们两个鬼鬼祟祟,加上胖子造型特别,就走上前问:“两位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胖子将手里的烟头悄悄地丢掉,死死地踩在脚下,说:“我们是来找王老板的,他在吗?”

    前台小姐问:“两位是?”

    胖子说:“你跟他说,我们是从北京城来的,他听了就知道我们是谁。”

    前台小姐有些摸不准我们两个的脉,迟疑了一会儿,便是点头说:“你们稍等。”说完,她回到前台,便是去打电话,我和胖子就在一旁等着。

    前台小姐对着电话讲了几句,然后抬头问:“两位尊姓大名?”

    我说:“我叫张文,他李胖子,劳驾告诉王老板,你就说‘战国图’三个字,他就知道我们是谁。”

    愣了愣,前台小姐便是将我说的大概复述了一遍,之后她便是频频点头。

    挂了电话之后,她说:“两位请稍等,老板说他马上就下来。”

    胖子说:“妹子,你把我们哥俩带过去找他就行了,那么大年纪他下来一趟不容易。”

    前台小姐微笑着说道:“还是请两位在这里等吧,陈董说不能失了礼数。”

    接下来,就是胖子和前台小姐扯皮的时间,我站在一旁点了支烟,百无聊赖地等着,也不知道这老家伙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下来。

    在我一支烟都抽完了,可还是不见王老板的身影,我就有些不悦,毕竟就是为了来见他,先前不但被人揍了,现在还要等这么久,我都有心想要这样回去了。

    这时候,正门进来了几个人,我一看居然是古玩街和我们打架的那几个。

    在我告诉胖子的时候,那几个人也发现了我们,其中带头的一指我们,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向我们走来。

    胖子转头一看,立马就握紧了拳头,指着那几个人,说:“丫的一个个跟屁虫啊?是不是看胖爷好欺负?”

    带头的骂了一声,说:“兄弟们,给我打!”

    “我操,不会吧!”

    我暗骂道,怎么一见面就打,我们到底得罪他们什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不过看样子又要开打了。

    “住手!”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也就是我们当事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台小姐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而来往的行人也是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尤其是看着我和胖子。

    那些眼神中传递的信息显然是,提醒我们两个,这是在阎王爷门口撒野,到时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不爽,同时也有那么一点儿胆怯。

    我转头看向说话的人,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着黑色的运动装,他的五官分明,头发染成了银白色,戴着一个大大的蛤蟆镜。

    最让我注意的是这个青年的耳朵,上面戴着一个样式很特别的耳环,这种耳环不是现代的东西,我大概扫了一眼,不是铜制就是古青铜的,有铜锈痕迹,显然是有一些年头。

    “贝勒爷!”几乎同一时间,那几个人叫了一声。

    这个贝勒爷摆了摆手说:“都忙自己的去,别围在这里跟耍猴一样,成何体统。”

    大部分人应了一声,便是逐渐离开,唯独之前和我们打架的几个人还杵在那里,带头的人附耳到那个贝勒爷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听完之后,贝勒爷微微点头,说:“知道了,你们也忙自己的去吧。”

    胖子指着那几个人骂道:“你们都给胖爷等着,打破了爷的脑袋,这事没完。”那几个人没有理会胖子,很快就先上了楼。

    贝勒爷一笑,说:“两位,手下的兄弟们不懂事,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太客气了。”我说完,就接着问:“王老板呢?”

    贝勒爷说:“我哥身体不舒服住院了,现在大小事务都由我来处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移步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