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争夺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种最原始的方式,看的我心头憋着一口气,加上之前的伤和刚才又受到了创伤,自己整个人已经靠在墙上。

    胖子将我扶的坐在地下,很仗义说道:“小哥,你放心,胖爷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背也会把你背出去的。”

    我微微摇头,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感觉连动动舌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皮也重的要命,想不到自己会伤的这么重,如果说下一秒我死了,我都不会有任何怀疑。

    轰隆!

    整个墓道就是一震,无数的岩石碎砾掉的满脑袋都是,这丝毫不亚于一场小型的地震。

    而就在霍子枫他们那个地方,几个人和女人都倒在了地上,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胖子,快过去看看。”我催促道。

    胖子点了点头,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他先是到女人的身边,用脚踢了女人,然后才缓缓地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女人的身体,说道:“好像真的死了。”

    我皱着眉头问:“什么叫好像?”

    胖子一脸天真地说说:“没有脉搏、呼吸这些生命特征了呀!”

    我骂道:“那就是他娘的死了。快,看看其他人怎么样。”

    这时候红龙和我二叔他们也过去帮忙,一群人是手忙脚乱,最后还是有一个好消息传来,那就是霍子枫、黄妙灵等人只是昏迷了。

    胖子擦着脑门上的汗,说:“幸好有这些勇士,要不然今天我们都要归位了。”

    我勉强地点了点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感觉自己快要昏过去了似的,一想到该怎么出去的时候,眼睛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昏迷期间好像又做梦了,具体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但肯定不是什么好梦。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家医院中。

    陪床的是胖子,他正呼呼大睡,我看了看外面的天,那是一个漆黑的深夜。

    我将输液的针头拔掉,艰难地爬了起来,打开床头柜将手机找了出来,手机已经剩下不足百分之十的电量。

    一看时间,便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我们刚从那个墓中出来一天多。

    没有打扰胖子,我自己下床倒了一杯水喝掉,浑身又疼又无力,脑袋还是晕晕的,我便又回到床上,继续去睡。

    第二次醒来,那是第二天的上午七点左右,可是这次胖子却没有在。

    我翻身下了床,正打算出去看看,就看到胖子提着东西开门进来。

    见我醒了,胖子笑着拍了拍手里的饭盒说:“热乎的稀粥,趁热喝吧!”

    我回想了一下最后断片前的事情,就问:“其他人怎么样?我们是怎么出来的?”

    胖子打开饭盒说:“先喝粥,胖爷慢慢跟你说,最后发生的事情是你完全想不到的。”

    现实正好相反,我喝粥很慢,因为太烫,但胖子嘴皮子很溜,说了不到五分钟就把事情说明白了。

    我把胖子的话整理了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在我昏迷之后,那具女人居然没有死,反而再度爬了起来,而我们这些能对付女人的人昏迷了一大片,剩下他们只能呆若木鸡。

    胖子把希望放在了白鹿的身上,让他去和女人讲讲情面,白鹿摇头不语。

    红龙的意思是和那女小强拼了,而二叔和他的两个人是六神无主,但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自然打算是跟着红龙一起干。

    可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女人走到了封墙前,在上面很有节奏地敲了好几下,我认为那是启动机关。

    在女人敲完最后一下的瞬间,封墙忽然塌出了一个窟窿,我可以想象当时胖子他们的吃惊程度。

    女人指着那个窟窿让他们出去,但是有一条是不容商量的,那就是把所有的冥器丢下。

    其实即便我当时在场,也一定会按照女尸说的做,结果他们同样是这样做的,在每个人把冥器丢下之后,便从窟窿钻了出来。

    我诧异地看着胖子,问:“难道一件冥器都没有带出来?”

    胖子一脸快要哭了的表情,说:“胖爷当时并没有全掏出来,结果丫的好像长着一对透视眼一样,立马把胖爷拦住了,所以胖爷只好把冥器都丢在墓道中,这才出来。”

    我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让我们带冥器出来?难道她也想要这些冥器?”

    胖子指了指天花板说:“天知道。”

    我说:“我们还可以回去把冥器摸出来!”

    胖子苦笑道:“小哥,你和胖爷当时想的一样,可是后来有发生了一点儿小事情,就变得不可能了。”

    我问:“什么事情?”

    胖子说:“在我们都从那窟窿出来的时候,那女人忽然就晕倒在了窟窿口处。”

    “我操,不会吧?她怎么也晕了?”我诧异地问道。

    胖子说:“不知道啊,不过胖爷看出这是个机会,立马就想着回去把之前的冥器拿回来。可是胖爷刚刚走过去,那女人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也从窟窿走了出来,然后整条墓道都塌了。”

    我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在我的盗墓旅程中,这还是第一次没有从墓中摸出东西来,这样空手的回来,之前的罪岂不是都白受了?

    忽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就问胖子:“你说那女人先走了出来,然后墓道才塌了,那个女人呢?”

    胖子想了一下,说:“在旁边的病房,白鹿那小子正照看着她。”

    我有些反应不过胖子说的话,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说,女人跟白鹿离开了?”

    胖子摇头说:“没有,你的病房是307号,她在306号。走,胖爷带你去看看这个怪物。”

    在我趴在隔壁门上的小玻璃窗往里边看的时候,白鹿正坐在小凳子上发呆,而病床上躺着一个穿着病服的女人。

    女人背对着我,好像是在熟睡,但能看到那乌黑的长发,一直到她的臀部,此刻显得有些蓬松和杂乱。

    胖子推开了门,白鹿立马抬起了头,一看是我和胖子,就笑了笑,问我:“小哥,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她是怎么回事?”

    白鹿说:“还在昏迷中,医生建议转到北京或者上海的大医院,从ct片上初步断定是脑死亡。”

    我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说:“植物人?”

    白鹿叹了口气,才微微点了一下头。过了片刻,说:“我已经给我们的让人打电话了,他们应该今天就能过来。”

    胖子皱起眉头问:“你们打算把她怎么样?”

    白鹿耸了耸肩说:“不知道,那要看上面人的意思,毕竟她是个不同寻常的存在,我们带走最合适不过了。”

    胖子邪恶地一笑问:“你们不会想把她解剖吧?”

    白鹿一愣,诧异地看向胖子:“你怎么会这样想?”

    胖子说道:“胖爷只是随便说说,电视里不是经常这样演,找到古尸就把尸体解剖,希望从中发现什么秘密。”

    白鹿苦笑道:“怎么可能,我们不是那些专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我把问题想了一遍,便摇头说:“她,你们不能带走。”

    白鹿一皱眉问:“为什么?”

    “为,为什么?”

    我一下子想不到合适的借口,就想了一个非常勉强的理由,说道:“这次我们倒斗是颗粒未收,她算是一件冥器,现在国际上对古尸的需要量很大,而且还是一个几乎和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女尸,它一定非常值钱。”

    胖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小哥,你他娘说的是真的?”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绝对的无价之宝,只要找到合适的买家,卖个几千万甚至上亿都不是问题。”

    “狗日的,差点就被这小子忽悠了!”

    胖子瞥了白鹿一眼,骂道:“原来你他娘的也奔着钱来的,我说别人都不愿意陪她的床,偏偏你小子一步不离,看样子是早有预谋啊!”

    白鹿一脸无奈的表情,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现在也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当古尸卖呢?”

    我义正言辞道:“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带走。”

    白鹿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说:“那我就是要带走呢?”

    胖子在他胸口推了一把,说:“怎么的?想玩狠的啊?胖爷陪你!”

    “没错,你确实不能带走。”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只见霍子枫穿着病号服带着红龙走了进去,接着还有几个人,全都涌进了病房中。

    我一看,立马叫道:“老爸!”

    那几个人中,为首的正是我老爸,此时看到他有一种比任何时候更要亲切的感觉,他

    对着我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就去看床上躺着的女人。

    看了一会儿,老爸对几个伙计说:“把她带回去。”

    白鹿立马出口道:“不行。”

    “这由不得你!”我把瞪了他一眼,然后对霍子枫他们说:“给我拦住这小子,如果他敢阻止,就让他在这里睡一会儿。”

    白鹿脑门的青筋都蹦出来了,双手紧紧地握住说:“要想带走她,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