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奇莲恶水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龙台,其上面有小胳膊粗的小洞,不是很密集,差不多半步一个。

    那些莲茎就是从小洞里长出来的,长势非常的好,几朵妖艳的莲花居然盛开着,没有光合作用,这太不符合情理了,它们正在微微摇摆,仿佛在警告或者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在一株株莲包围的中心,是一口长方形巨棺。

    巨棺四棱四角,通体刷着白漆,白净的就像是一口烤瓷棺一般,在棺椁的正头上面绘画着一个巨大的狰狞人脸。

    人脸上的眼睛是两颗反射着光泽的红宝石,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在我让胖子去开棺的时候,他迟疑了。

    这是他和我一起下斗第一次看到主棺椁犹豫,胖子吞着唾沫说:“小,小哥,你丫的不是想害死胖爷吧?”

    我苦笑道:“死胖子,小爷什么时候想过害你?不是你他娘的胆怯了吧?”

    胖子没有反驳我,指了指那棺椁说:“狗日的,那棺椁成精了,它自己在动。”

    我一愣就定睛去看,果然就像是胖子说的那样,棺椁正在微微地颤抖,好像是里边的尸体已经有了反应。

    这让我感到非常的困惑,按理说棺椁都是严丝合缝的,在没有开棺的情况是不可能起尸的。

    换句话来说,起尸需要尸体接触阳气,那样棺椁上至少有几个孔才有可能在我们一到而起尸,但是那样又做不到保存尸体,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胖子用枪指着棺椁说:“小哥,胖爷都说了那死玉是用来镇妖的,看来这赵武灵王已经越过粽子的初级阶段,成了尸妖了。”

    我瞪了他一眼,说:“别他娘的瞎说,这不管是从科学还是玄学上来说,都完全不符合逻辑,没有听说过一有活人来就起尸的。”

    胖子苦笑一声,说:“你和赵武灵王讲逻辑?那你先给胖爷解释一下,这些荷花是怎么回事?小哥,胖爷读的书少,你不能骗我,荷花不需要光合作用吗?”

    我在看到这些荷花的时候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任何植物都需要光合作用,这是神都无法打破的规则。

    除非是细菌和真菌,如蘑菇、平菇、棺菇和苔藓这些菌类不属于,可它们算是微生物,并非植物。

    而且,眼前那么大的荷花,已经证明这不可能是菌类或者其他东西,荷花是出淤泥的植物,它必须要进行光合作用,要不然不可能有花有叶,这完全是违背了大自然的生存规则。

    我现在无法解释眼前的东西,就对胖子说:“先别管这些,你靠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爷相信这肯定不是起尸的迹象。你没有发现这棺椁运动的很有规律吗?”

    胖子看了几眼,微微点头说:“让你这么一说,胖爷也觉得是有蹊跷。行,胖爷就过去看看。”

    我说:“小心点,感觉有什么危险就退回来。”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是你丫的让胖爷过去,现在又装什么老好人?胖爷,自己心里有谱。”

    说完,他便一步步朝着棺椁靠近,在他上了龙台走到莲花当中的时候,立马大骂道:“狗日的,我们都被忽悠了,根本不是棺椁在动,你们过来看。”

    顿时,我们都跑上了龙台,原来这个棺椁是泡在水中的,像是一只随波逐流的小船一样,在龙台中间的一个圆形的开阔地中来回的飘动,直径在两米五左右,显得有那么一丝诡异和不安。

    我一拍脑门,说:“他娘的,小爷忘了一件事情。战国时期的棺椁很多都会做成浮棺的模样,放在地下水脉中,应召风水中的‘水’字,这棺椁也有叫棺椁舟的”

    胖子看着飘摇不定的棺椁,又看了看下面的水,说:“这水真他娘的深,连底部都看不到,也不知道下面通向哪里!”

    我瞄了一眼,说:“确实不浅。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白鹿说:“胖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要下水开棺?”

    见胖子点了点头,我就无奈地说:“这里就这么点宽度,我们直接把棺椁勾到岸边固定住不就行了?”

    老大说:“没那么简单。你们看,棺椁虽然一直随着水流在轻轻晃动,可是却没有接近岸边,所以我怀疑棺椁下面有什么东西牵引着。”

    胖子看白痴似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摸着下巴的胡茬说:“这样的设计,给我们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虽说棺椁有一定的浮力,但是要想撬开棺椁,这种浮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撑我们开棺啊!”

    我看了几眼说:“那就得看棺椁是如何封的,如果用棺钉和封棺锁封棺,只要把棺钉撬起或者将棺锁打开,棺盖自然会开。可要是用了机关,那就麻烦了。”

    黄妙灵说:“机关我可以试试,但是我看没有这么简单。这次,我们遇到了最大的难题,这棺椁就是不希望盗墓贼打开。”

    我说:“要是能把水抽干,让棺椁落到底部,或许这样可以。”

    胖子看着我说:“小哥,这废话你就别说了。这水连接着外面的活水,是不可能干涸的。”

    “不过,胖爷觉得唯独靠谱的就是潜水下去,看看能不能把下面牵连的东西搞断,然后把棺椁拉到岸边,再把棺椁弄上岸才可以。”

    我看着深不见底平静的水面,有些心悸,说:“这水这么深,说不定下面会有什么危险,而且我们又没有带潜水设备,很容易出事情的。”

    胖子将衣服开始脱了起来,说:“倒斗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老话不是说得好吗?富贵险中求,胖爷下去走一趟。”

    我有些打退堂鼓了,犹豫了片刻说:“胖子,要不然还是别开了,为了这些搭上性命不值得。”

    胖子冷笑一声没有理我,而是看向黄妙灵和老大她们问:“要是胖爷不下去,你们会下去吗?”

    两人点了点头,胖子这才看向我,说:“看到了吧?胖爷不去她们也会去,而胖爷作为一个爷们,怎么能够让女人和学者下去冒险呢?再说了,如果她们有危险,你丫的能置身事外?”

    我被胖子的话堵的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

    确实也正如胖子说的,不管是谁遇到危险,我肯定会施加援手,可是我又劝不动这些人,这次众人都是为了和氏璧而来,极有可能就在赵武灵王的棺椁中。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我想没有人会放弃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将背包里边的绳子拿了出来,给胖子拴在了满是肥肉的腰上,说:“行了,小爷也不废话了,有情况就拉绳子,我们就把你拉上来。”

    胖子说:“这还差不多,那老孙去也。”说完,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扎进了水中,大概他觉得像是孙悟空进龙宫寻宝一样,其实在我们看来就是八戒下去找虐。

    绳子不断地朝着棺椁靠近,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在到了棺椁的边缘处,停留了十几秒,棺椁开始上下的浮动,好像用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它往下沉。

    很快,胖子才从水中钻了出来,开始大口喘气,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说:“棺椁下面有着一条婴儿胳膊粗的铁索直连水底。”

    我问:“有办法弄断吗?”

    胖子摇头说:“这铁索是棺椁内部延伸出来的,胖爷扯了几下非常的牢固,只能到水底看看情况了。”

    我不好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就说:“死胖子你等等,小爷和你一起下去。”

    “别下来捣乱了,胖爷一个人能行就行,不能行就上去想别的办法,这水里一个人和两个人的区别不大。”

    胖子摆了摆手,然后说:“把手电装进塑料袋中交给胖爷,接下来你们就等好消息吧!”

    “你他娘的小心点,把家伙事亮出来。”我再次提醒他,将自己手里的手电装进了一个塑料袋中,直接朝着胖子丢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我的准头好,还是胖子倒霉,直接就砸中了他的脑袋。

    胖子揉着脑袋骂了一句,捡起缓缓下沉的手电,便如同一条肥鲶鱼一般,直接顺着棺椁往下一钻,只留下水上的一圈渐渐消失的涟漪。

    我对黄妙灵她们说:“最多两分钟,如果胖子没有动静,不管他有没有发信号,我们也要把他拉上来。”

    众人点头,我开始看着自己的手表读秒,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过去了。

    到了两分钟的时候,我看到胖子还没有发信号,然后就咬了咬牙,再给他几秒钟。

    时间一到,我立马说道:“拉!”

    同时,我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在我拉的一瞬间,我想到胖子可能自己已经解开了绳子之类的狗血情节,可是没想到,绳子另一头传来沉甸甸的感觉,这让我微微有些安心。

    随着岸上的绳子长了起来,渐渐看到胖子的影子越来越靠近水面,我们就加大了力量,因为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劲。

    胖子没有一点游动和挣扎的迹象,就好像昏迷了或者是死了一样,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最后,我们将胖子拖上了岸,胖子已经如同一团乱泥似的,毫无反应。

    黄妙灵立马给胖子做检查,掰开后者的眼皮看了眼睛,听着胸口心跳,说道:“一切都正常,只是昏迷了。”

    我皱起眉头说:“一切正常没可能昏迷啊!”

    我就去检查胖子的身体,刚将胖子的头端起来,想要给他掐人中,顿时我就愣了,我缓缓地从胖子脑后拿出手,一看竟然全是血。

    我慌忙将胖子翻过来看,只见他的后脑是一片的血红,看到这样的情况有那么一秒钟我完全愣住了。

    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就是大吼道:“黄妙灵,止血,包扎。”

    黄妙灵已经将一把小剪刀拿在手中,将胖子后脑的头发全部剪掉,顿时露出了桃核大一个血窟窿,正在不断地淌着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