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檀木盘龙
    可是,在我回到了那石牌坊之后,我又犹豫了起来。

    用手电照着三个石门,中间那个开着缝隙,可我在一个多小时前就是从里边钻出来的,难道要进去再度面对那些从天星石里边钻出的蟞王?

    那和送死又有什么区别?

    我的精神有些恍惚,搞得身体也跟着不舒服,就想着随便找个地方再休息一下,也许过一会儿再回去看的时候,那一大团蟞王就不见了,那样我就可以离开了。

    可就在我屁股刚挨着地,连背都没有往墓墙上靠的时候,一团火红的东西就从远处飘了过来。

    顿时,我又站了起来,立马想要找地方躲藏,但四周一目了然,除非藏到石牌坊的四根柱子随便一根后。

    只不过,那雕刻着花纹的柱子,也就是我的腰那么粗,藏在后面肯定会被发现,然后就没有然后……

    既然冥殿正门不能进,我盯着两边的侧殿石门,按照男左女右的方式,直接选择了左边,戴上手套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推石门。

    石门还是有些重量的,以我独自一人的力气,只能一点点地推开,石门发出“咔咔”的做响声,看样子是门墩有类似齿轮咬合状的设计,所以只能慢慢地来。

    忽然,那一团蟞王就加快了速度,几乎一闪就是十几米,吓得我头上豆大汗珠都冒了出来,更是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几乎就是在蟞王团距离我十几米的时候,我终于推出了一个侧着身可以进入的缝隙,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钻了进去。

    一进去之后,我立马就去关门。

    这石门的设计,显然是难开易合,就像是上了发条难,松发条的时候非常轻松,所以几乎就是在三秒之内,我已经把门合上。

    但还是有两只钻了进来,我也没有敢去捏,而是从将这两只困在了手套中,然后找了一个地方随便一塞,这才长长出了口气,用手电开始观察这个侧殿。

    侧殿先是出现了一条走廊,走廊宽约三米,两边是大腿粗的漆木柱子和木质雕栏,尤其是柱子上,全是云龙纹,雕刻的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一样。

    我用鼻子一闻,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木香味,瞬间就知道这是香檀木打造的走廊。

    香檀木,又叫白檀,生长在我国南部沿海地区,有着一定的药用价值。

    在北京城的雍和宫中的香檀木巨型大佛,高有二十六米,直径是三米,就是由一整根香檀木雕琢而成,属于举世无双的珍品。

    存放成百上千年的香檀木的味道非常的温和醇香,而这里就是这种味道。

    沉淀了上千年的香檀木,又称作“老香檀”,属于极品之中的极品,要是胖子在这里,他可能又要打这条走廊的主意。

    而且,传说香檀树和梧桐树一样,都是凤凰栖息筑巢的地方,从古至今都属于既珍稀又昂贵的木料。

    我粗略估计一下,这条走廊至少用了几十根甚至上千根的香檀木,可谓是奢侈之极,其价值已经无法估量。

    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就如同一道闪电般地朝我射来,我一直都有防备,所以几乎就是同一时间,我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我就看到一个什么东西被我打飞了出去,但我可以确定,那东西还没有死,就从刚才那个影子去看,这东西的个头绝对不小。

    我用手电快速去照,一照就看到了一条和我小腿差不多粗的蟒蛇,正直立起身子,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为我,它浑身的纹路呈现红绿相间,就像是柱子上的雕刻的那种苍龙一样。

    刚才那一枪打在了它的腹部,已经是一个贯穿伤,鲜血流在了走廊中,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显然,它被我一枪打懵了,要不然早就再度扑上来了,现在它做出攻击状,只是在找我的破绽。

    我知道,在风水上来说,蛇盘踞在墓中属于小龙的象征,寓意着后代大富大贵的意思。

    但是在这里我就不敢苟同。

    因为在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蟒蛇喜欢盘踞在檀香树上,采檀的人看到蟒蛇之后,就从远处开弓,朝蟒蛇所据的大树射箭以作标记,等到蟒蛇离开之后再去采伐。

    显然,这条蟒蛇是被香檀吸引到了这里。就在我小心蟒蛇的时候,柱子上的那些蟠龙,就“活”了。

    瞬间就出现了二十多条粗细差不多的蟒蛇,它们在互相小心着对方,但同时警惕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我被那一双双怨毒到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盯着,浑身忍不住已经开始哆嗦了,蟒蛇我自然见过,但是这些红蓝蛇我还是第一次见,真是逃离了蟞窝,又进了蛇窝,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

    蟒蛇的领域性很强,但无法想象这么一条走廊拥有如此多的蟒蛇。

    蛇这种东西非常记仇,被我打了一枪那条一直死盯着我,其他那些蟒蛇也就是动了动,然后绝大多数又盘回了柱子上,就好像一群不想离开自己岗位的士兵,一切都那么井然有序。

    我知道蛇是没有听觉的,它们是依靠猎物的“热成像”,所以在我瞄准那些蟒蛇的时候,旋即就是开了一枪。

    砰!

    枪声再度回旋在这条走廊,荡漾在整个侧殿之中,而那条蟒蛇终于被我打穿了脑袋,然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蛇冷眼旁观,丝毫没有帮助同伴报仇的意思,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再向前一步。

    我不知道这是这座古墓设计者的有意为之,还是这些蛇是后来的,但是这样守护侧殿的手法,绝对是独树一帜。

    外面是蟞王,里边是蟒蛇,我权衡一下两者的厉害,最终选择面对这些蟒蛇。看了看自己的子弹袋,里边还有数十颗子弹,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一边靠近,一边将这些蛇解决掉。

    结果,我的想法是没错的,畜生毕竟就是畜生。

    这些蟒蛇死守着香檀木柱子,只有我到了一定的范围才会发起攻击,所以就在二十多声枪响之后,蛇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走廊的地面,一条条的蛇尸东倒西歪。

    我不知道这些蛇在墓中是怎么生活的,毕竟它们不可能不吃猎物,所以想到可能这个侧殿有个通向外面的地方,所以我便穿过了走廊,往侧殿内部走去。

    走了一百米左右,先是侧殿的大门,大门上有个窟窿,好像是被强制性炸开的。

    我用手电对着那窟窿一照,就看到了里边的情况。

    这个侧殿入深十米左右,高有五米左右,属于一个大型的侧殿,其中有着四根顶梁柱,柱子上雕刻着祥云纹,同时也有四条巨龙在顺着柱子而上。

    在我的手电照射下,柱子上的龙缓缓睁开眼睛,从那种仇恨似的眼神看着我。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四条庞大到如同龙一样的蟒蛇,每一条都我的腰还粗,根据顶梁柱的高度判断,应该在四米多长,显然这四根顶梁柱也是香檀木。

    当我用手电照到地上的时候,顿时我的愣了,因为我黄妙灵正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仿佛即将要成为这四条巨蟒的食物,而地上全都散落的金银珠宝和一些陪葬的器皿。

    我已经想到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冲进去,可是看到左侧顶梁柱上的那条巨蟒朝下滑了一段,又朝上爬到了之前的位置,我就愣住了原地。

    不是我怕自己会死,而是担心我和黄妙灵一起成为四条蟒蛇的果腹之餐。

    忽然,我心中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不再贪恋任何事物,只想着立马出去。

    人作为复杂的感情动物,这一刻在我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看着如同一具尸体般的黄妙灵,又看看那四条巨蟒,脑子在飞快地运转着,想着怎么把黄妙灵从里边拖出来,而我又不用进去惊动巨蟒。

    从距离来看,黄妙灵与我的距离在五六米之间,如果把钩子拴在绳子上,然后钩在黄妙灵的身上,然后一点点地把她拉出来,或许这是一个办法。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样做不靠谱,虽说黄妙灵的体重一百斤左右,但是要把她拉出来,衣服肯定会被撕破。

    先不说什么春光乍泄之类的屁话,现在哪里还想的了那么多,当务之急是救人,但即便我把黄妙灵的衣服都钩成镂空装,也不一定能把她拉出来。

    我用手电照了照黄妙灵的脸,她的脸色红润,并不像是中毒的症状,而且她的胸口缓缓地起伏着,说明她是暂时性的晕倒,并不会危及到生命。

    而且这四条巨蟒不吃她,很有可能是她身上带着蛇药,所以我还有时间想出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

    我看过了四周,并未再发现其他人的身影,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那只有三个可能。

    一个是黄妙灵离开的队伍,独自一个人到了这里,因为某种突变而晕倒。

    另一个是其他人见黄妙灵晕倒,不敢再进去,然后放弃同伴到了别的地方。

    还有一个,只是想一下我就感觉头皮发麻,那就是胖子他们被吞掉了,可能是黄妙灵身上蟒蛇忌惮的东西,比如说蛇药,这些蛇才没有把她一起吞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