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解惑
    白鹿在说事情之前,他怕我不相信,先说了他的真实名字,他叫白子房,以前也确实当过兵,但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如今他是个经验丰富的摸金校尉,和我二叔也算是老朋友了,这次是二叔花重金从江苏请过来的。

    事情还要从上一个汉朝孝宣皇帝刘询的皇陵说起,提供详细路线的自然是我那师兄霍子枫,白鹿说现在我老爸一行人正在那边进行挖掘,目的是为了找一样东西。

    我问他:“找什么东西?”

    白鹿靠在一个车俑上,点起了一支烟说:“小爷,我先问你一件事情吧,你和那胖子从刘询的墓葬中还摸出其他什么东西吗?”

    我记得胖子确实还有一件冥器没有出手,那是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汉朝皇陵里的战国爵杯,因为是国家的三级保护文物,所以是我没有让他卖,一来怕被人查,二来说一个汉朝摸出的战国东西,价格必然会大打折扣。

    原本,在这次出发前,我和胖子商量好了,等回去就说那爵杯是从这个赵国皇陵当中摸出的,那价格肯定会翻几番,但我并没有太当回事,现在白鹿问起来,反而让我想了起来。

    不过我并不打算告诉白鹿这件事情,因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是故意套我的话,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我非常坚定地回答他:“没有了,全出手了。”

    “真的?”

    “我操,这种事情小爷至于说谎吗?我还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要真是个值钱的冥器,小爷还用到这种鬼地方来受罪吗?”

    “别生气嘛,我就是确认一下。”白鹿很大度地拍了拍我的胳膊说:“那不说上次的冥器,这次我们的目的是号称价值连城的和氏璧,相信你也有消息这东西可能就在这个赵国陵墓当中,二爷希望你把和氏璧带回去,那样就是给你们张家长脸,属于振兴家族的大事情。”

    我说:“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联手把可能存在的和氏璧带回去,对吧?”

    “二爷是这样交代的。”

    “可以!”我答应的非常干脆,既然这件事情是他告诉我的,那他必然知道的内情要比我多一些,就对他说:“即便你不是我二叔的人,我们可以合作,但你必须先回答我几个问题,这可能与和氏璧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你对我不能有任何隐瞒。”

    白鹿愣了愣,显然他不知道我想问什么,不过想了一下便说:“你问吧,只要我知道,我会全都告诉你的。”

    “那成!”

    我想了几秒,才问道:“你和我二叔的交情到什么程度?你对他又了解多少?红龙也是我二叔的人吗?我那伙计小虎是怎么死的?黄妙灵身上的白色纱衣又是怎么回事?”

    白鹿挠了挠头,说:“我跟你透个底,我和红龙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要好,是道上一个前辈推荐给我的,所以关于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而那个前辈是谁也不能告诉你。至于我和二爷,那是在几次下斗认识的,他为人很够义气,出手又很大方,在道上的声誉远比你父亲高的多,属于他们那一辈人当中有名有响的人物。”

    顿了顿,他继续说:“至于你那个伙计的死,确实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不过我怀疑和你另外一个伙计有关,但没有直接证据,我也不能胡乱冤枉人,是我亲手把他放到一口棺材里边的。”说着,他掏出一块巴掌大的墨绿色玉:“这是我从那口棺材里边摸出来的,送你了。”

    “谢了!”我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不管是想要从他口中得到更多,还是自己是这次的筷子头,这东西给我是再正常不过,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继续往下说了。

    白鹿便说:“那身白色纱衣我见过,是在红龙的背包里边,只是我并不知道是谁给黄妙灵穿上的,因为我和红龙从下到这个陵墓就没有离开过彼此,期间我们昏迷过一次,那可能性就有两种,一个是红龙给她换上的,另一个就是她自己穿的,至于是哪一种,我无法给你确定的答案。”

    “你知道那些胎盘尸和虻虫是怎么回事吗?”我就试探性地追问道。

    白鹿说:“根据二爷说,胎盘尸是通过风水手段养出来的,相信你也听说过养尸之地吧?这里的风水完全可以培养出这种特别的粽子来。”缓了口气,他又说:“虻虫是下葬封墓时候封到这下面的,但虻虫是可以离开这个墓葬的,不过里边好像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让它们飞出多远,又会自动回到这里来的。”

    他还不忘了提醒我,这些虻虫是会吸人血的,一旦被包围了不出几分钟就会被吸干,所以要我千万小心那些小畜生,要不然我会死的很惨的。

    听白鹿说了这些,其中不乏有二叔告诉他的,那说明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我二叔的名字,并不是同名同姓,正就是我那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二叔。

    我还是提防着他问:“我二叔怎么知道这些的?”

    白鹿苦笑一下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下斗之前我怀疑他来过这个墓葬,不过路上却没有看到任何被盗过的迹象,不过听你们说了那些干尸的事情,我觉得他或许是真的来过也说不定,这只能你回去自己问二爷了。”

    我暗自点头,感觉他说的还算有根有据,并没有胡乱编出来骗我的嫌疑,就说:“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老爸他们在哪个汉代墓找什么?”

    白鹿陷入了一阵的迟疑当中,我怕他顾忌太多不说实话,自己就先编了一个瞎话,很明确地告诉他,我老爸已经告诉我了,如果他能够说出来,那我就相信他跟我说的这一切。

    “这个嘛,我不好说。”白鹿在黑暗中好像摸了下鼻子,说:“我是拿二爷的钱,替二爷办事,从来不问目的是什么,而且那东西不属于我寻找的范围,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

    他可能还是怕我不相信,抢着说:“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战国墓和那个汉朝墓是有必然联系的,既然你知道了就藏在心里,如果是试探我的话,我劝你还是等到回去问你们张家的人吧,就算我知道也肯定不会告诉你的,毕竟我还想多活几年。”

    我无奈叹了口气,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而我自己也想不出那个战国爵杯能与和氏璧挂上什么钩,难道这其中还藏着一个什么惊天的秘密,这些让我真就想不通了。

    白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爷,你不用想了,回去直接问不就行了。现在这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要是回去有人已经醒了,就口风一致说咱们两个去探路了,要是没人醒那就继续装睡,等到有人醒了,我们再醒。”

    我心说没必要吧?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白鹿已经打开手电往回走了,我也不敢一个人继续待在这里,便立马起身跟了回去。

    回到休息的地方,红龙已经醒了,正在原地摆弄早已经熄灭无烟炉,见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走回来,他就诧异地问:“你们干什么去了?”

    白鹿笑呵呵地说一起去撒了个尿,顺便探了探路,并告诉红龙这河道挺长,要做好应对发生危险的准备,红龙也不是那种磨叽的,便是微微点头。

    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便又继续去睡觉,因为知道了一些事情,所以心里自然也轻松了不少,这次入睡的很快,估计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等到我再度醒来的时候,那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其他人差不多都醒了,不过个个哈欠连天,可能也都是刚醒没一会儿,好像没有睡好似的,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胖子见我醒来,就对我说:“小哥,我看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你懂得风水知识多,给咱定一下这个皇陵的规格呗!”

    我揉了揉眼睛,说:“我还是不敢乱定,要是不准确可能会惹出很大麻烦的,还不如就这样蒙着头一条路走到黑。”

    胖子一拍自己的胸口,居然说:“那胖爷给你说说自己定的,你也给胖爷指点指点,万一以后自己倒个斗呢!”

    我笑着点头,心说这死胖子睡了一觉,居然偷偷长进了,毕竟如果真能够定下这个墓葬的规格,那对于我们来说会省不少时间和精力,不过我并不指望他能定出来,就当是听他胡诌清醒清醒。

    胖子就摇头晃脑地说:“胖爷认为,这应该是个背靠背‘凸’字型墓葬,小哥你觉得有道理吗?”

    听他一说,我便是一头雾水,凸字型墓室我倒是知道,可看胖子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看来他确实是用心了,其他人见胖子言之凿凿,也就凑了过来,毕竟这和自身的安危有关系,多知道点总是没坏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