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白衣背影
    我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模糊,就感觉四周发生了异样的变故,听到了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并不是胎盘尸发出来的,它们已经开始逃走了,同时一股恶心扑鼻的臭味,让我更加清醒了起来。

    在我爬起来的时候,胖子也摇晃着脑袋往起坐,在黑暗中有出现了一些黑暗的东西,个头大概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走起路来是一跳一跳的,正在追击那些胎盘尸,很快就有得逞的,开始留在原地咬食起来。

    用手电照了照,我发现那是一种黑色的鸟,却有着红色的嘴巴和绿色爪子,最奇怪的是它的翅膀非常的短小,与身材的比例就好像企鹅那短小的翅膀和身体一样,给人第一个感觉就是这种鸟不会飞。

    我第一眼就觉得这种鸟类和我老家县城里边一种鸟很相似,我们当地把它叫做“鸦”,但并非是乌鸦,因为乌鸦是通体漆黑的,至于学名叫什么,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当地有人养鸦,它的翅膀很大,是会飞的,而且还很聪明。

    胖子诧异地看着突发的情况,他看向我,我正好也看着他,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被这种怪鸟救了,不过看它们吃胎盘尸的尸体,说明必然也不是什么善类。

    过了大概一刻钟,直到最后一只怪鸟离开,我们两个才真正地感觉获救了,立马就开始大口地喘着气,胖子甚至连防毒面具就摘掉了,看着他没事,我也就拿掉,此时才选择自己被汗洗了全身,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胖子终于开口问我:“小哥,咱要不要跟上去看看?”他的声音压着,仿佛怕被什么东西听到似的。

    “我操,刚白白捡回来一条命,你还想去送?”我瞪了胖子一眼,说:“说不定再往下走,就会面对胎盘尸和短翅鸦一起攻击了。”

    胖子说:“小哥,你先听胖爷给你解释一下,不管刚才那种怪鸟叫什么,很显然它们对活人是没兴趣的,却是那些胎盘尸的天敌,只要咱们抓一两只防身,那些胎盘尸就不用怕了。”

    “你说的有点道理,那咱们就继续。”我一咬牙站了起来,作为一个骨子里边就流着盗墓贼血液的人,我怎么可能放弃这墓里的冥器,再说了,黄妙灵他们还在里边呢,不能就我们两个拍拍屁股回去,那样付义不找我们的麻烦,自己也于心不安啊!

    其实当时就是舍不得冥器的成分更多一些,都出了这种事情,原本是不应该再继续的,不过谁让自己年少气盛,典型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们两个也没有心思去管那个墓室,直接就往下走,沿路不断开始胎盘尸被啄食的尸体,很显然那种短翅鸦是吃腐肉的生物,它们的速度同样不是很快,胖子正如他说的那样,还真的抓了两只,分给了我一只。

    抓在手里棺材这只能短翅鸦,怎么看都跟我老家的鸦差不多,唯一的区别还是翅膀,真的太短了,估计就算家禽有一天飞起来,这东西也一定飞不起来,一双带着怨毒的眼睛倒是挺渗人,我都不敢于它对视。

    用一小段细绳把短翅鸦的嘴拴住,怕它咬人,又把绳子拴在它的一只脚上,另一边栓在我们的胳膊上,就让它停在我们两个的肩膀上,这短翅鸦大概是因为不会飞,居然一直在肩膀上来回走动,却没有勇气跳下去。

    墓道中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四周是不变的黑色墓墙,好像走在无尽的轮回隧道当中似的,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我和胖子了一样。

    走了将近一千米,胖子有些打退堂鼓,问我是不是继续前进,我刚才都那么坚定了,现在回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就点了点头,我们继续沿着墓道往下走。

    又走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都感觉自己走到了这座山的底部了,暗暗惊叹这个战国神墓的规模如此之大,换做一般的陵墓早已经走一个来回了,就是上次那个汉朝皇陵,也应该能看到冥殿了,可现在我们居然还在路上,更不要说到达真正的陵宫。

    陵宫,一般指的就是七进的地下冥院,四周围有着陵墙环绕,好比标准的三进四合院。

    三进的四合院,包括一进是前院会客和客房的场所;二进是厢房、正房、游廊构成,正房和厢房旁可加耳房;三进是正房后的后罩房,在正房东侧耳房开一道门,连通第二和第三进院;

    而陵宫要有七进,不但是规模更大的宏大,同时分类也更加的详细,古代只有帝王宫殿是七进,他们的墓葬也和活的时候住的地方差不多,活的时候住行宫和死了住的就是地下行宫,可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

    我见过最大的皇陵,相信很多人西安都见过,那就是秦始皇的陵墓,据说是从陕西省临潼县东五公里,南踞骊山北麓,北临渭河,距省会西安市三十公里,曾经使用刑徒七十万余人,修建了三十六年才完工,可见不是一般的大。

    胖子越走才越兴奋起来,他说:“小哥,胖爷这辈子第一次见这么大的皇陵,还是他娘的春秋战国时期的,这里边要是没有好冥器,你把胖爷的摘下来当夜壶踢。”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才来劲了是吧?这可不同于上次那个西汉皇陵,而且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要进入冥殿,小爷感觉这就是在天方夜谭。”

    胖子听了就不乐意了,他说:“两个人怎么了?人家桃园三结义,三个人就打下了三分之一的天下,咱们哥俩也能把这皇陵给盗了。小哥,现在咱们可是专业的盗墓贼了,不是那种三流的,你要是不愿意,那自己带着这只鸟回去吧,胖爷自己下去走一遭,到时候摸到什么好冥器,你可不要他娘的眼馋,胖爷绝对……”

    “得得得!”我没想到胖子会这么喋喋不休,听得我都脑袋发胀了。

    我开始大步流星继续走说:“小爷又没说不走了,你他妈的叽叽歪歪个什么劲?既然咱们都决定了,那就不要打算走回头路了。”

    “行了我的小爷,咱走着!”胖子像是清代时期的店小二,给我九十度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可是说完这些,还没有走二十米,前面就出现了一个转弯,在转过去之后,我立马就停了下来,同时身上的冷汗已经打湿了裤头,鸡皮疙瘩也起了一身。

    胖子跟着后面,拍了拍想我问怎么了,可是我马上就把他的嘴捂住,另一只手指了指前面十多步的地方,此刻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纱衣的女人,这种衣服一看就不是现代的,属于非常古老的款式。

    胖子看着也愣住了,在我们两个用枪口和手电双双对着白纱女人,发现后者约莫1.7米左右的身高,正背向我们而站,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过肩,就站在墓道的中心,一动也不动,仿佛就是一尊塑像。

    我和胖子谁都没有敢说话,就那样安静到了极点站在原地,足足有将近十分钟,我连眼皮子都没敢多眨几下。

    终于,胖子忍不住轻声问我:“小哥,你说着狗日的是人还是粽子?难道是一尊雕像,丫的这不是存心吓唬人吗?要是个活物,怎么也应该动一下吧!”

    我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说:“他妈的,说的也是,就算是个粽子,她也应该蹦跶蹦跶,这么长时间站着不动,应该是设计者用来吓唬咱们这类人的!”

    胖子干咳了一声,商量道:“要不胖爷上去瞧瞧?”

    我抹了一把脸颊的汗,这要是在地上,打扮如此特别的女人,光看身材就会让人想要犯罪,我肯定不管她是美女还是凤姐,至少也要超过去看一眼,可现在这种环境,别说她穿着衣服,就是不穿衣服我都不这个想法。

    说实话,在这里站这段时间,我都有一种想要尿的冲动,随即还真就对着墓墙撒了泡。

    “走,一起上去看看!”我说完,便和胖子互相推着往前走,因为本来也不远,没几步就到了她背后,大概在距离白衣女人两到三米之间,我们两个几乎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胖子把枪交到左手,右手放在大腿上擦了擦汗,又拿好了枪,直接就用枪口对准白衣女人的后脑,大喝一声:“狗日的不许动,把双手举起来,敢玩花样胖爷立马爆了你丫的脑袋。”

    我刚想骂他,毕竟这一身把我可吓了个半死,这家伙也不会事先提醒我一声,辛亏我还年轻,要是上点岁数,再有点心脏病什么的,就这一下就能把我吓死。

    不过,那白衣女人纹丝不动,我的表情更加凝重,自己都能感觉眉头已经快皱爆了,这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什么,这要真的个人故意吓唬我们,等一下我也不管她是个女人,肯定狠狠揍她一顿。

    “我去你妈的,死胖子想干什么?”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胖子已经把手朝着白衣女人伸了过去,他也被我吓死了一跳,直接转过头对着我龇牙咧嘴,骂道:“狗日的小哥,你他娘的瞎叫唤什么?这就是个雕像,你看胖爷给你摸一下她的屁股,她肯定还是不会动。”

    “万一动呢?”

    “不会,胖爷想想自己的感觉。”

    “那你小心点。”

    胖子没再说话,而是点了点头,还真的打算伸手去摸,不过他也不傻,先时候扯了扯白衣女人的衣服,直接就被他撕掉了一小块,这一下他皱起了眉头。

    接着,胖子把手缩了回来,换成枪去戳那身体,不过就几下之后他脸色大变,拉着我赶快往后退了两步,说:“我操,小哥,丫的不是雕塑,应该是个人,就算是具尸体,也死了没有多长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