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维持燃烧
    我又一次站了起来,不死心地四处乱找,这条墓道并非是曲曲弯弯,不可能有什么地方可以藏起来,而且他们也没必要开这种低级的玩笑,一时间我是毫无头绪,就问胖子他有没有什么想法。

    胖子也跟我差不多,拿着手电好像想把天上的飞机晃下来,他吞着唾沫说:“真他娘的奇怪了,丫的一个个长翅膀飞起来了吧?要不然怎么地上连个鞋印都没有,胖爷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现在还有点小紧张呢!”

    我们两个闭气凝神,气氛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我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手电却来回乱照着。

    可就是我的手电光移动到墓顶的时候,几乎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胖子诧异地看着我,下意识也往上面一照,我们两个并肩往后退了好几步,魂都快吓丢了。

    在墓顶上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多只胎盘尸,它们就像是贴在顶上的天花板,正用那没有眼珠的瞳孔死死盯着我们两个,但其中有一个非常的特殊,居然有正常成人的身体大小,仿佛是这些东西的王一样。

    定睛仔细看,我便发现那并不是一个巨大的胎盘尸,而是一具完完全全的尸体,由好几个胎盘尸吸附着,不过好像被吸干了似的,一具干瘪的不成样子,从露出的骨头来看,死亡的时间并不是很久。

    胖子压着颤抖的声音,说:“小哥,找机会跑吧,咱们的火把坚持不了多久了,胖爷不像跟上面那个哥们一样,其实胖点也挺好的。”

    听到他这话,我才意识到我们的火把燃烧殆尽,胖子虽说做了一个最大的火把,不过我是最后进来才点燃的,所以我们两个的火把会差不了多大一会儿都熄灭,那麻烦可就大了。

    同时,我想到会不会是其他人的火把已经熄灭了,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些胎盘尸攻击,然后无法叫喊,所以才会神秘失踪,毕竟只有这种东西可以在墓顶上面爬行,它们把治服的黄妙灵等人运走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这些胎盘尸实在太过诡异了,我看它们的力量,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头膘肥体壮的肉猪也能够带走,这种直面的恐惧太过于真实,而且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还不是特别确定,说不准还是一种外界早已经灭亡的动物。

    “小哥,你大爷的,这种时候你他娘的居然发呆,那不要怪胖爷不仗义了。”

    胖子的话音刚落,他直接就朝着来的方向往回跑,可是没跑几步,因为移动产生的风把他的火把吹灭,他吓得只能快速回到我身边,用我的火把将他的引燃,又准备扯开犊子逃命而去。

    “狗日的死胖子,等等小爷。”我也反应过来,其实这时候脑子里边还在想着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万一胖子这家伙真的撒丫子没了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东西,我非吞弹自杀了不可。

    可是,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往往就会犯下致命的错误,在我们两个往后撤的时候,还没有几步两个人手里的火把同时熄灭,一下子只剩下两个手电还亮着替我们照明。

    在手电光下,我清楚地看着那些胎盘尸开始动了,它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几乎相当于我正常行走那么快,可是行动起来才发现,数量远不止十多个,大大小小的估计足有几十上百个,甚至可能更多。

    我都不知道这些胎盘尸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往回跑了没有一百米,回去的路上已经塞满了这种东西,有的爬在墓顶,有的爬在两侧的墓墙,还有一些已经落到了地面,它们的行动不发出任何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妖性,这样反倒是更加令人害怕。

    食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可我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和胖子死死地靠着彼此的背,那些胎盘尸就把我们围了一圈,而胖子已经试着连续几次想要重新点燃火把,可上面已经没有可烧的物质,气的他直接把火把丢进了那些东西当中。

    那些胎盘尸一下子全部散开,可能是因为火把上面还冒着青烟,尚存一定的余温,我也就学着胖子那样把火把丢了出去,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

    不过,接下来所有胎盘尸就绕着那两个火把,速度却一点儿都没有减缓,很快将我们拥有的安全空间不断压缩着。

    砰砰砰……

    胖子一连开了好几枪,枪枪都能打飞一只胎盘尸,可这就是杯水车薪,我感觉这种东西除了怕火,估计也不会再怕别的,而我们手里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克制住它们,甚至我都怀疑自己非死在它们手里不可。

    到了这种时候,慌张是最致命的错误,我强行想要自己冷静下来,直接就在自己脸上重重煽了自己几个耳刮子,这样我僵硬的身体才有了颤抖的反应,同时也开始想着各种应付的法子,不过很快被自己逐一否决。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东西点燃了,否则我们两个小命不保。

    “还有什么东西能烧?”

    我下意识地问了胖子一句,自己已经把背包取下,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点燃打火机把衣服点找了,随着我手里的火苗燃烧,那些胎盘尸瞬间如潮水而退。

    一看这办法可行,马上摇着发愣的胖子,大叫道:“死胖子,不想死的话,把衣服都给小爷脱下了,这样可以逼开这些胎盘尸,我们马上离开这个斗。”

    “知道啦!”胖子应了一声,嘴里还说他身体魁梧,衣服也比我的大,可以多燃烧一会儿,不行还有裤子,再不济连背心和裤头一起少了,加起来足够我们离开这里。

    就这样,借着燃烧的衣服,我们两个大步小步地顺着墓道往回走,那些鬼手没有意外地给我们挪开道路,这次我们的步伐很均匀,生怕再发生刚才火把熄灭的事情,到时候再想点燃,这些胎盘尸就不一定给我们机会了。

    那些胎盘尸就像是护卫似的,一路跟在我们的身边,眼看着就快出了它们活动的范围,可我们的衣服也烧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就剩下鞋子和裤头了,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当然是小命比衣服重要了。

    这时候,我忽然就想到另一个办法,刚才实在是太过于紧张了,这次我们还带了照明弹的,这种东西我见黄妙灵用过,不但可以照明很大一片范围,而且产生的热量是相当可观的。

    不过,我身上并没有,一问胖子他身上也没有,说是全都在黄妙灵的身上,我们的弹夹中只有子弹,他以为我还想着倒斗,就说着斗不能倒了,保命才是王道。

    我心说也对,虽然肯定是不甘心,毕竟不算路上耽误的时间,从开始挖盗洞到现在,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现在刚刚进了墓就要回去,而且还是他娘的光着回家,这可丢人丢大发了,不过胖子说的没错,小命更重要。

    当看到我们钻进来的那处非常窄的墓道,胖子还是很仗义地让我先走,我当时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害怕,眼泪都下来了,都说患难见真情,胖子这个兄弟不白处,回去一定要跟他拜把子才行。

    可是,就在我准备钻的时候,一条腿已经伸了出去,但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一股怪风,而且风势还不小,胖子手里的裤子一下子火苗猛涨,吓得她直接就把裤子丢了出去。

    我心里跟着咯噔一声,看着他的裤子落地,燃烧了没有几秒后就米了,意识到这下麻烦大了,真是天不佑我们啊,不过想想也是,我们做的是这种有损阴德的事情,天凭什么保佑我们?

    现在,我钻过去是没问题,可胖子怎么办呢?想到这个同时,已经听到胖子的叫声和连续扣动扳机的声音,借着手电的光亮,我发现他身上已经爬了好七、八只胎盘尸,一个比一个的诡异和狰狞。

    在我举棋不定的犹豫当中,自己手里燃烧的衣服也灭了,借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沉重起来,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要把我放倒,甚至感觉有无数的东西在身上爬,虽说这仅仅是自己的幻觉。

    这一切太过于诡异了,胖子的叫声还在我耳朵里边回荡,那是惊恐和哀嚎,一时间让我无法再去想别的东西,就拿起来枪,对中了胖子所在的位置。

    在枪刚举起来,我就又放下了,因为这样很容易伤到胖子,在我的观念当中认为枪是倒斗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此刻它居然不如一个火折子好使,以后要是再倒斗,弹夹里边没有几颗照明弹,我打死也不下地。

    “我去你妈的!”

    我大骂一声给自己壮胆,同时拔出匕首就冲向了胖子,没捅几下匕首就不翼而飞了,我开始用手去扯那些胎盘尸,那这东西居然有很强的黏性,比“哥俩好”都他娘的好使,自己的手也被粘住住了。

    在那一瞬间,我浑身全事儿冷汗,胖子已经被胎盘尸包围了,而我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怪物到了我的脖子,然后就有了非常明显的窒息感,终归还是难逃一劫。

    这喇嘛真的不好夹,尤其自己才是第二次下地倒斗,死的也有点太冤枉了,自己的脖子被狠狠地掐着,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感觉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却又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