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诡异失踪
    因为胖子和红龙进去过,商量之后,便由他们两个带头,而我则换到了红龙之前的位置,负责给整个队伍殿后,背后没有人,心里还是挺害怕的,老感觉用什么无形的东西跟在我背后,便催促他们快点。

    胖子打了个呼哨开始前进,我们后面跟着,可是一个走的比一个慢,已经一分多钟了,居然我还在原地站着,连胖子那种体格就钻过去了,这些人也忒他娘的慢了,气的我都想一脚一脚把他们踹过去。

    终于轮到了我,我把手里的火把交给自己前面的老三,试着探进去,发现这一段的空间确实更小,也难怪其他人这么慢,更加不知道胖子究竟是怎么挤过去的。

    过去之后,发现大家都非常紧张,这种气氛跟传染病似的,瞬间也出现在我的身上,深深吸了口气,就想要问问前面有没有情况。

    这时候,红龙说:“大家小心,那些胎盘尸防不胜防,多注意自己的脚下情况,有东西了立马喊出来。”

    胖子的声音随即响起:“行了,都是成年人了,反正一下子也不会致命,胖爷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红龙没有接他的话,我作为筷子头,自然也要说让大家把火把靠的各自近一些,这样也许那些胎盘尸就不会靠近了。

    可是,我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听我在说什么,他们大概是走到了胖子说的墓室门那里,观察上面的浮雕,此时墓道也就如胖子说的那样变得又宽又高。

    等我走上前,才发现并不是墓室门,而是在门的旁边,有一副保持非常完好的浮雕,上面应该是用了打蜡的技术,经历了将近三千年还没怎么脱落,只有这样的防腐技术,才能够让这个时代的我们看到。

    浮雕并非没有素描那种,而是有其他颜色,整幅看上去栩栩如生,好像是古代的彩绘山水画,以红色作为背景,整个墙体如同刷了一层红漆,然后是巧手的工匠用绿、黄、黑和白四种颜色进行勾勒,看起来就好像一整块战国红的镂雕。

    在画面上,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白须老者,手持一把拂尘,穿的却不是道袍,而是一身红色长衫,一脸的刚正不阿,旁边的人物要比他小的多,那是几个人正持着大刀准备进行斩首,跪着的另外几个应该是犯人,表情全都是唯唯诺诺。

    这样的场景,加上血红的背景墙,一股说不出的血腥感就扑面而来,我看了几眼就忍不住想要后退,可是其他人却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而是正兴致勃勃讨论着。

    胖子说:“胖爷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见是血红一片,也没有怎么太留意,没想到还是一幅这么漂亮的浮雕。”

    白鹿想要伸手摸摸,却被黄妙灵阻止了,她说:“不要去触碰这种浮雕,说不定上面不仅仅是打了蜡,很可能还混合了一些带着剧毒的东西,要知道毒属于能够保存时间最长的物质,因为含毒的物质不容易滋生病毒和细菌。”

    白琥悻悻地缩回去了手,苦笑着说:“这种大型的浮雕还真是少见,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保持的如此完好,古人真是太神奇了。”

    我看了一会儿,说:“胖子,你不觉得这个人物有些熟悉吗?”

    胖子愣了一下,看了很长时间还是摇了摇头,我告诉他这浮雕的人物应该是皋陶,就是我们之前在那个汉代皇陵中遇到的建造牢狱的大神,能和尧、舜、禹齐名的一大圣人。

    “小哥,你凭什么说这是皋陶啊?”

    我说:“很简单,在明代流传下来的苏三监狱当中,供奉的皋陶神像就是红衣绿脸,而这里又是赵国皇陵,赵国国君为赢姓赵氏,根据一些训诂学家考证,赢姓应始于皋陶,那么皋陶就是赵氏的老祖宗,几乎就相当于神一样的存在,这里出现他的浮雕神像,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黄妙灵却摇头说:“我更觉得这应该是老子……”

    看着我们都在注视着她,她继续说:“浮雕上的字我不认识,但我觉得这跟楚国的文字很相似,而赵国使用的是大篆,这浮雕应该是临摹别的地方的,不可能丝毫赢姓赵氏祖先皋陶。”

    我有些不爽,这好像多少有针对我的嫌疑,不过自己作为筷子头,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小气了,立马又从另外一个方面说:“这个浮雕可能就是一个装饰,在即便现在的棺材上面都有会各种神像的画像,像什么八仙过海之类的,依照风水来讲,只是墓主人希望自己死了也可以掌控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边还是主宰人生死的王者。”

    胖子就凑过来,问我:“小哥,你是说这上面画的是墓主人自己?丫的就长这样啊?那他不像个君王,更像个道士啊!”

    我摇头说:“不是这样理解的,这可能就是一种精神寄托,把当时那个年代中信仰的神仙画像雕刻在这里,这种东西谁又说的好呢!”

    言论到此打住,我和胖子一先一后提前到了墓门前,并没有看到那种胎盘尸,可能是我们手里的火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墓室门的用料是普通的石头,只有单独的一扇,将近三米多高两米五宽,上面雕刻着九瓣莲花和九天祥云,在这风水中叫做“吉门”,正好和另外一种叫“断头门”的相反,这种墓室在皇墓帝陵中很是常见,不像是断头门只有一处,所以也就不算稀罕。

    戴上手台,我上去推了推,可墓室门微丝不动,加上胖子也是一样。

    胖子努了努嘴手:“看到了吧?门上的浮雕挺漂亮吧?胖爷刚才也自己也推不动,小哥你说是不是有什么隐藏起来的机关,只有找到机关才能推开这扇门啊?”

    我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胖子无奈叹了口气只好放弃,我就劝他放宽心,这不过是个陪葬墓室,里边不会有什么价格太高的冥器,我们的目标还是冥殿和墓主人的棺椁,真正的好玩意全在那里边呢!

    胖子也只好点头,这单山门里边不是那种自来石,更可能是石栓,在墓门封闭的那一刻,便是拥有封死,除非是用炸药或者从上面打盗洞直接进去,不过也确定墓室的位置又太难了,如此鸡肋的一个配置墓室,没有必要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就打了个哆嗦,并不是有什么东西上了我的身,而是感觉好像那里不对劲,就问胖子他没有这样的感觉。

    胖子下意识用火把照了照他自己,又照了照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就不好气地对我说:“小哥,咱不带这么吓唬人的,你明知道胖爷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你有意思吗?”

    我并没有跟他开玩笑,已经感觉自己的背脊发冷了,忽然意识到什么问他:“死胖子,你没感觉这里他娘的安静了吗?”

    “我操!”胖子几乎就在原地跳了一下,大叫道:“其他人呢?”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又回到了之前巨型红色浮雕墙的地方,其实相距不过三十多米,可是黄妙灵他们已经不知所踪,而这他们又不可能一声不吭地原路返回,难道是我们两个没注意,他们已经顺着墓道往下走了?

    我用手电往更深处去照,那是一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墓道,手电光根本找不到东西,也看不到任何的光亮,整条通道深邃乌黑,有一种鬼气满溢的感觉。

    我对胖子说:“狗日的,估计他们看不起这个陪葬墓室,已经往前走了。”

    胖子也觉得我这话说不通,不过他也不以为然,说:“反正就这一条墓道,他们还能长翅膀飞了,既然也打不开,咱们就跟上去,免得有好冥器让黄妙灵那娘们中饱私囊了。:

    我苦笑着觉得胖子说的有道理,上次的事情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可是在我往地上照了照之后,忽然就感觉更加不对劲起来,但是一瞬间又想不到是哪里,就问胖子有没有这种感觉。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行了小哥,你这样疑神疑鬼的有意思吗?难不成他们都让粽子给吃了?那这个粽子该有多牛掰啊!”

    “不对,我好像想到了什么。”我疯狂似的摇着头,胖子都以为我中邪了,就要过来给我掐人中,被我推到了一旁。

    我用手电往地上照了照,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紧接着白毛汗也从两鬓流到了脸上,胖子发现我的脸色苍白,就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指了指地上给他看。

    胖子看了几眼地面,说:“没什么东西啊?你难道觉得这下面有个胡萝卜?”

    我真想踢了一脚,不过现在也没有这个心情,便直接说:“你难道没有发现,从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鞋印了吗?”

    胖子依旧糊涂不明,有些不耐烦地说:“什么鞋印,这地上不全都是咱们的鞋印吗?你看这是胖爷的,这是……”说着,他就蹲在了地上,挠着头诧异道:“我去,这墓道灰尘这么大,他们走过去肯定有鞋印,怎么就咱们两个的,他们的难道没往前走?那去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