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打洞下墓
    第二天天刚亮,车暂时留在主人家的院子里,我们十个人就背起各自的背包,朝着事先确定好的那座山而去,昨天晚上我已经问过男主人,这座山的名字叫做太岁山,传闻在清朝中期有人在这座山里找到过这种特殊的肉灵芝。

    我们在路上调整了无线电设备,以确保大家能够互相联系,毕竟山里没有信号,等一下会分开到好几个地方挖坑,如果哪一处有发现,也好尽快联系其他地方的人。

    胖子一路上贼眉鼠眼地在看,有时候发现个大块头的蘑菇,立马好奇地凑上去摘下来,问我这是不是太岁,其他人也多少对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颇为感冒,只是表现的没有胖子那么明显而已。

    其实所谓的太岁并非都长一副蘑菇样,它分为石太岁和土太岁,又有“赤红如珊瑚,白嫩如脂肪,黝黑如漆墨,青绿如翡翠,金黄如赤金”五种颜色。

    不过,这种菌类极为罕见,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古生物**标本,据说是人类和一切动植物的祖先,但并非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只是因为这种活物连现代科学都搞不清楚它的具体构成,上面可能会附着着病毒和细菌,所以我不让胖子白费心机,即便真的找到也不一定有用。

    黄妙灵故意说:“他想找就让他找呗,反正等一下我们到了地方,如果挖到了陵墓上面,咱们就偷偷下去,等他找到咱们的时候,说不定战国神器就到手了。”

    胖子马上说:“这事怎么能把胖爷落下呢?再说了,你那么个精,我们小哥要是没有胖爷在身边,他还不让你算计死。”

    我一听这话就感觉不对劲,说的我好像跟的白痴似的,不过胖子说的也没错,黄妙灵确实太精了,她的那种精不是浮于表面的,如果单从表面看她,那绝对是个邻家的漂亮女孩儿,可见识过她的手段,我深深对她有了发自内心的忌惮。

    毕竟,连霍子枫这个阅历和经验出众的高手就能让她骗过去,我和胖子这种新人自然要提防着她点,不能做出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的事情。

    我瞥了一眼胖子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抓紧时间上去,最好在中午之前把确定下来的几个地方都挖开,如果真的在某一处挖到了封土,那样我们就可以敢在中午的时候下斗了。”

    胖子就说:“小哥,你丫的也别太乐观了,就你那点本事,胖子说句不够兄弟的话,不可能这么几天就能找对地方的,人家不都常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嘛,你几天都把这些事情摆平,胖爷看不靠谱。”

    我说:“不就是因为有那张战国图的指引吗?要不然小爷怎么知道这里有斗,还是个战国神墓呢!”

    “但愿吧!”

    一路上,我们偶尔聊这么几句,有些是互相呛呛对方,有些则是说一些自己的观点,白鹿笑呵呵地也参与进来,红龙倒还是之前的样子,基本不说什么话,倒是任劳任怨,爬到山腰的时候,他主动把我的背包接过去减轻我的负担。

    我很喜欢红龙这样的人,自己也是个实在人,认为说的天花乱坠不如做点实事,当然现如今很多时候,会说的那个人也许要比会做的那个人要吃香,不过相处的时间长了,后者往往更让人感觉靠得住。

    胖子满头大汗,叫嚷着谁去帮他减轻一下负担,结果没有人应他的话,这家伙身体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负担,这种时候我不帮他又有谁,所以我把他的背包接了过来。

    “还是我们家小哥好啊!”胖子由衷地叹了口气说。

    到了这座山无法继续向上爬的地方,我开始拿着罗盘对照四周的风水,指了三个地方,让黄妙灵带来的那三个人去一处,胖子带着兵子和小虎到一处,剩下一处就是由我、黄妙灵、红龙和白鹿负责。

    之所以让红龙和白鹿留在我身边,我是担心他们不服胖子,毕竟一路上或多或少他们也表现出来,但对于我这个老板,他们好像还挺恭敬的,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所在的地方,四周的树木较少,还凸起了有三四米高,搞得好像是这太岁山长出个肉瘤子似的,不过这样正好可以达到通风的效果。

    沿着山体的形状走了一段,我让红龙在自己脚下所站的位置挖几铲子,在挖开之后,发现有细小的白色水碱,那就可以证明这个地方以前曾经有过一条从山上流到山下的泉水或者小溪流。

    此处有风也有水,正好占据风水二字,接下来就是看它是不是这条龙脉上的风水宝眼,此山不是很高,但是放眼望去绵延千里之多,有着“背靠明山,前置案山”的说法。

    而且,这是一个微微凹陷下去的地形,这一小片草木茂盛,左有青龙右有白琥,前面的大山就是“中明堂”,加上发现有过水流的痕迹,正好对应风水中“水流曲折,子孙绵延不绝”的说法。

    我可以基本断定这里就是一处风水宝地,而且它的名字叫“潜龙宝穴”,说到这种宝穴,我曾经听爷爷说起过,它和“龙脊宝穴”号称最有可能出神器的墓葬穴位。

    做古董买卖的人都知道,一般说起潜龙货和龙脊货(也有叫龙脊背货),那就是相当了不起的古董,甚至可以说超越了古董的范畴,说是国宝也不为过,而这种神器就是出自这两种宝穴之内。

    “小哥,应该就是这里了。”黄妙灵在这时候,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她告诉我这是藏真龙的风水宝地,藏风纳水,山水相邻,一切为风水所用,山龙和水龙交汇在一处,典型就是在名堂点穴,这样的格局达到了天、地、人三才合一,

    我笑道:“不愧是盗神的弟子,果然法眼无边啊!”

    黄妙灵白了我一眼,说:“废话,我们是正儿八经的摸金校尉,要没有这点眼力劲还怎么敢出来丢人现眼呢?再说,你看看这里的土……”

    说着,她抓起了一把山上的细土,玉手缓缓地放松,瞬间细腻的尘土随微风而去,她继续说:“这里的土细而润,难得的一方好土,我估计下面就有太极晕。”

    我让红龙和白鹿就地开始往下挖,清楚了灌木小草,虽说这里有一段时间没有下雨,但下面的湿度还是非常可观,很快正如我所想,黄妙灵说的那样,果然找到了太极晕现象。

    挖了一会儿,我感觉差不多就是这里了,这应该算是所学和运气各占一半,便用对讲机把其他两处的胖子他们叫过来,让所有人一起往下挖。

    只见尘土翻飞,时不时还有几块大石头被绳子拽上来,在一个多小时之后,一个八米深,长宽约莫三米的深坑,更像是竖井似的盗洞被挖出来,果然挖到了想象中的封土。

    其实所谓封土,往下了说那就是寻常的坟头土,只是王侯将相的土丘往往很大,彰显墓主人的身份,又为了防盗需要掩盖起来,因此封在了很深的地下,故此称之为封土。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点多一点,还有很多的时间打通盗洞和墓之间的封墙,我们就原地坐在树荫下休息了起来。

    青天白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阴嗖嗖的感觉,按理说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可是人就是这样,遇到了自己认为很难攻克的东西,一旦非常顺利,便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可能是心里作怪的原因。

    我们男人们抽着烟,一轮下来几乎半包烟都就没了,倒斗不可能带太多这种东西,所以胖子就催促着快些打通,因为抽的都是他的存货。

    封墙里边用了火酸,一种炼丹炉当中控下来的固定,一旦遇到空气就会变成液体,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运过来的,有可能就是在这山的某个地方进行过炼丹,但目的并不是为了丹药,而是为了其中的火酸。

    在盗洞的侧面挖了一条“排水渠”,将这些火酸全部引到这条渠子里边,在盗洞烟雾弥漫的时候,我们在上面开始收拾装备,把不需要的工具找个地方埋藏起来,同时打开手电等照明设备,也把枪上了膛,不过没有打开保险,以免出现误伤的情况。

    最后,戴上防毒面具,因为有了这种东西,就不想再在上面等着墓道的空气流通,或者测试墓中是否有毒气,这都是人的心理在作怪的原因。

    一切就绪之后,由胖子带头下到盗洞,打通了最后一层的砖墙,我跟在他身后,接着就是黄妙灵、白鹿、老大、兵子、老二、小虎、老三,殿后的红龙,毕竟他以前当过兵,而且话不多,又是我的人,这样的人放在最后,我会放心的多。

    我们下去之后,发现盗洞口打在了墓道上,墓道有五米宽,手电往后面照是完全封死的,往前面照的时候,发现是漆黑一片,手电的光芒根本找不到东西,显然这条墓道很深,现在也无法确定我们身处整个陵墓的哪个位置。

    胖子打了个手势,让我们后面的人跟紧了,然后他立马往前走去,我们其余的人就跟着他,因为这条墓道很快,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所以我和胖子几乎是并排而行。

    “小哥,你说这个陵墓有没有被人盗过,胖爷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啊?”胖子一边轻声说着,一边用手电扫着墓道两边的墓墙。

    我观察了片刻,说:“应该没有,地上没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而且之前我们不是也转悠了,并没有看到有多少年前开过盗洞踪迹,你为什么要这样问?“

    胖子干了笑一声,说:“胖爷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毕竟那张战国图是别人给的,总是觉得不那么靠谱,也许是胖爷想多了吧!”

    我说:“这些就别想了,反正已经进来了,从灌满了火酸的墓墙来看,这个墓葬总必然有很多防盗措施,我们千万要小心点,小爷不想自己的第一次夹喇嘛就出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