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新式夹喇嘛
    传真确实来了,一张接着一张,我只是传过去那一张战国图,没想到收到了足足有二十多张围绕那种战国图的东西,不过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卵用,只有两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张是图画,另一张是文字。

    那张图画上面是一块原形的东西,上面有一些古老而神秘的纹路,最中间有个圆孔,在这些纹路和圆孔之间,雕刻着可能是六条龙,也可能是别的他们异兽,旁边有三个注释,写着“和氏璧”。

    在一看到这三个字,我的脑袋就嗡了一下,那不是因为伤口发作,而是因为这东西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即便是外行人也知道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东西,更不要说我这个多少还懂点的人,

    价值连城,就是从这块美玉中延伸出来的,它是当之无愧的价值连城,秦王用十五座城和赵国换这块和氏璧,结果都被蔺相如以人玉同碎而威胁到放弃,最后完璧归赵。

    关于这块玉璧的传说实在数不胜数,传说和氏璧的出现,可以视为最早的赌石。

    在楚国有一个叫卞和的琢玉能手,在荆山里得到一块璞玉,他捧着璞玉去见楚厉王,厉王命玉工查看,玉工说这只不过是一块石头。

    厉王大怒,以欺君之罪砍下卞和的左脚。

    厉王死,武王即位,卞和再次捧着璞玉去见武王,武王又命玉工查看,玉工仍然说只是一块石头,卞和因此又失去了右脚。

    武王死,文王即位,卞和抱着璞玉在楚山下痛哭了三天三夜,眼泪流干了,接着流出来的是血。

    文王得知后派人询问为何,卞和说:我并不是哭我被砍去了双脚,而是哭宝玉被当成了石头,忠贞之人被当成了欺君之徒,无罪而受刑辱。

    于是,文王和卞和赌一把,赌这块石头里边是玉,卞和赢了替他昭雪,输了立马处死,约定好了之后,便命人剖开这块璞玉,见真是稀世之玉,命名为和氏璧。

    在历史记载中,这块美玉最后掌握它的是五代后唐末帝李从珂,唐灭之际,李从珂和后妃在宫里**,所有御用之物也同时投入火中,就此和氏璧神秘失踪,关于它的下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当然,《史记》中还记载,秦王最终夺得和氏璧,便令能工巧匠打造成国之玉玺,在刘邦灭了秦的天下,这枚由和氏璧打造而成的玉玺,就成为汉室江山的传国之宝。

    现如今,和氏璧是否存在,已经无法准确解开这个历史谜团,这块宝贝究竟是完璧失踪,还是打造成玉玺失踪,这个没有人知道。

    另一张文字,插着家里那边人的话,应该是爷爷写上去的,他认为这是一张藏宝图,当然对于我们这种行业里的人来说,它更应该叫做盗墓图,上面有大概的位置,就在陕西太行山的某处。

    这张文字大概是说,只要能够找到墓葬的位置,便可以得到数不尽的财富,同时也有价值连城的和氏璧,是给赵国后人的,意欲用来复兴赵国不朽江山等等。

    胖子看的更是一知半解,他问我:“小哥,春秋战国事情的赵国在现如今的什么地方?”

    我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是在河北邯郸市。”

    胖子就啧着嘴说:“那就奇怪了,丫的这东西不在邯郸,怎么会跑到山西去了?胖爷记得山西在春秋战国事情好像是晋国的吧?要不然怎么现在缩写还是‘晋’呢?”

    我点头说:“没错,你想说什么?”

    胖子就一本正经地说:“你看啊小哥,不管是赵国哪个皇帝,他也不应该埋那么远的地方,这会不是会是个套啊?”

    我知道胖子最近可能跟我一样,神经已经有点绷的太紧了,这全怪付义和黄妙灵这对师徒,我们比起人家确实嫩太多了,他能有这样的想法,足以说明他智商应该是没问题的。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胖爷啊?”见我看着他不说话,胖子就奇怪地挠着头,问:“是不是胖爷脸上长花了?什么种类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我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给你举个例子,清朝那些帝王死了都埋在哪里了?”

    “这个胖爷知道,那些所谓发现的皇陵都是假的,真的尸身全都送回东北长白山那边了,具体在哪里还没有人知道,居然那是整个满族最核心的秘密,只有少数满人才知道正确的地方。”

    “这不就得了,清朝能把皇帝的尸身运到东北,为什么赵国的皇帝就不能到山西呢?在咱们全中国,一共三条大龙脉,又分为二十四条小龙脉,不可能一个皇帝死后独占一条龙脉,这可能要追溯到赵国祖先埋在什么地方了。”

    胖子一听这些,已经开始迷糊了,他说:“行了,你也别跟胖爷说这些了,既然破解的战国图中说有数不尽的财富,还有和氏璧,而且大体方位咱们也确定了,那咱就走一遭呗!”

    “走你大爷,看看小爷头上这些纱布,等过段时间好的差不多再说。”

    “操,上次胖爷头上也裹纱布,照样还不是在汉朝皇陵走了个来回,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胖爷这就回去收拾装备,咱三天内出发!”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现在只有我和胖子,外加两个伙计,四个人想要去盗墓,规格小一点儿也许还行,像这种可能存在的战国神墓,没有一个完整的盗墓团队根本就不行,毕竟这可不比上次的汉代皇陵,而且上次我们还有霍子枫。

    三天之后,虽然在这几天,胖子已经把装备都买好了,可是我们没能发出,我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算是求援吧!

    可是,没想到老爸还没有回来,听说遇到点小麻烦,所以二叔又在前几天下地去支援,我总不能让爷爷跟我去倒斗,他那么大年纪了,经验即便再丰富,可身体也不容许了。

    我和胖子又不能在北京寻觅一个,毕竟这件事情还不能让大小王知道了,他们要是知道我们就是根本没有本事,估计那个王老板会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

    我有些着急,胖子比我更急,我们想法设法联系我师兄霍子枫,可是他就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在这个世界真的有心躲起来,即便再一座城市,也很难找到的。

    正在我们空有线索的时候,还是爷爷给我打了个电话,他教给我们一个行业内的东西,叫做夹喇嘛,由我来做筷子头,并且可以用他的名号,也许这样还能拉起一支队伍来。

    胖子自然非常乐意这样做了,可是我就有些不情愿,毕竟爷爷已经不在这条道上好多年了,我这样乱用他的名号,如果摸个满载而归还好,要是栽里边岂不是玷污了他的名声。

    当然,如果栽里边就什么都没了,名声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可是我更加担心时候万一没有人来,根本不用出北京城,我已经就把爷爷那张老脸丢光了,结果我们还是一事无成,还是会被大小王不信任。

    胖子给我出了个点子,他说:“付义那老东西不是叫什么末代盗神吗?你爷爷既然有过盗王这个名号,那你就说自己是小盗王,但是谁问也不能承认你是盗王的孙子,咱就搞得默认两可,这样也许真能成功。”

    “我去你妈的,小盗王那是我老爸他们那一辈,这样不是乱了辈分了?”

    “那就叫盗小王,好像也不对,听得好像大小王那对父子似的,盗王小好像也不行,该用什么名号能吸引人呢?”

    胖子一个劲地嘀咕,想出又被他否认,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认真做事的模样,虽然做的是个挺扯淡的事情,不过一本正经还真的有点让我对他感受陌生。

    “小小盗王,就这个了!”胖子自己就拍了板,我很费解他为什么要打开电话,当我看到他往一些招聘网站要发布招人的信息,我几乎是一脚把他踹倒在地,这家伙脑子里边究竟都是什么?到时候队伍没拉起来,小爷直接就被他拉进号子里了!

    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椅子,骂道:“狗日的小哥,你踹胖爷干什么?”

    我说:“你他妈的傻啊?有你这么招人的吗?咱们这可是去倒斗,不是什么正经事情,万一查过来是会出大事的,再说我们已经算是有前科的人了,上一次汉朝皇陵摸出来的冥器,足够咱们在号子都蹲一辈子的了!”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他妈的才是真傻,胖爷肯定会用一些行话去说,只有行业内的人才能看得懂,你要明白小哥同志,现在是信息时代了,有时候还是要依靠高科技的。”

    说完这话,胖子已经敲着键盘开始往上输招人简历,很干练几个字,而且外行人根本看不出,他写着:“招聘有经验的下地高手,斗肥,需要胆肥,有胆你叫来,发布人盗王之小小盗王张先生,地址北京市潘家园……”

    啪!

    “搞定!”胖子一敲回车键,大概是怕我骂他,忙说:“现在叫什么名字的人都有,人家还有个大作家叫南派三叔的,也不是没事,外行人顶多当着是个恶作剧,胖爷再给你打听打听认识的人,你就在铺子等着来应聘的高手吧!”

    我无奈摇头,怎么都感觉这种事情不靠谱,看来还要继续耽搁下去,不过世界大真的什么人都有,在发布后的第二天上去,居然有人来应聘了,而且人还他娘的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