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阴兵借墓道
    胖子在一旁跟我打赌,认为霍子枫肯定打不开,毕竟人家专业人士不一定耗费多少心血才破解这种自来石的,霍子枫就拿跟破铁棍要是能撬开,那他直接去当博物馆馆长得了。

    我是见过拐钉钥匙,知道它的运作原理,而且以我对霍子枫的了解,从懂事之后他就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所以老爸才收他当徒弟,待遇上跟我这个亲儿子毫无区别,连爷爷都赞叹他是个盗墓的奇才。

    “胖子,要不咱们赌一把,怎么样?”

    “赌什么?”

    “赌你的战国爵。”

    “我去你妈的,你小子心够黑的啊,你用什么赌,赌你的**啊?”

    “放你妈的屁,小爷不是摸到一对羊脂白玉鱼,就用这个赌。”

    “你让胖爷考虑考虑。”

    咔啦!

    霍子枫往前一推拐钉钥匙,对我们说:“别闹了,快来推门。”

    胖子笑嘿嘿地骂我鸡贼,差点上了我的当,我再也没有心情跟你胡扯,四个人就用尽全身力气推石门,门被一点点地推开,差不多半人宽的时候,霍子枫侧着身子挤了进去。

    后面就更加好推了,显然是霍子枫在里边做了什么手脚,当门缝到了胖子那种身材也可以轻松进去,霍子枫让我们不用再推了,让我们全都进去。

    进去之后,里边还是一条墓道,不够这里的墓道已经有了装饰雕刻,我们来不及观察,因为霍子枫已经拖着一块青石板走过来,放在了门缝处。

    在我们四个去搬青石板的时候,才发现这东西居然有四五百斤重,一下子所有人看霍子枫的目光就更加不同了,我们四个人勉强能挪动一块,他一个人居然就可以,这他娘的需要多大的力气啊!

    搞完这些,我们呼呼喘气,有了青石板卡在门缝,即便这门设计了什么自动关闭也没事了,在胖子他们询问霍子枫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力气时,我才开始观察墓道墙壁的雕刻。

    雕刻的装饰纹路像是鱼鳞片,每一片约莫巴掌那么大,全部栩栩如生,偶尔有墙体自然坍塌的地方多少影响点美观,看得出雕刻师在这里下了功夫,每一刀都苍劲有力。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目力所及的一处,我看到左右各有一条完整的鱼。

    为了看的更清楚,我走了过去,发现鱼浮雕有半人多大,好像平常吃的罗非鱼,不过很明显是左右各一条鱼都有两条后腿,这样看起来就更像是从蝌蚪到青蛙的某一阶段,不知道这是以前的某种鱼类,还是雕刻师的夸张手法。

    鱼的嘴巴是张开的,露出了里边锋利的牙齿,这就好像是某种巨型食人鱼了,由于我曾经看到这类国外电影,所以看的时间久了,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胖子扭转大屁股走了过来,一边还一边拍屁股上的尘土。

    我问他:“这种鱼你见过吗?”

    胖子看了几眼,就转向了霍子枫问:“霍小七爷,您见过吗?”

    见霍子枫微微摇头,胖子立马就得意起来,拍着自己的胸口,笑道:“呵呵,你们都没见过,胖爷可真的见过,大鲵嘛,听不懂?娃娃鱼总能听懂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去你妈的,娃娃鱼有四条腿,小爷见过。”

    “它,它小时候两条腿!”

    兵子说:“胖爷,我也见过,娃娃鱼小时候也四条腿。”

    “是吗?”胖子挠着头说:“那让胖爷再好好想想,我肯定是见过,就是一下子想不起叫什么了。”

    小虎嘿嘿地笑道:“胖爷,咱就别逞强了,认一次怂也不影响您的威风。”

    “我去你妈的,胖爷就是见过,叫什么来着……”

    胖子想了好一会儿,我们就打算继续深入了,他一拍大腿说道:“想起来了,这叫青蛙鱼,学名叫什么胖爷是真的想不起来了,不信等回去你们查查。”

    我看胖子实在编不下去了,就敷衍他说:“行行,你说青蛙鱼就青蛙鱼,咱是不是应该继续深入了?”

    胖子撇着嘴说:“爱信不信,胖爷告诉你小哥,这青蛙鱼可是有毒的,据说有渔民被它刺伤过。”

    “反正它刻在墙上,又不是活的,石门上的那条龙还刻那里呢,也没见它怎么样!”

    小虎的话刚一说完,胖子一巴掌就拍在他的后脑上,骂道:“妈的,连你小子也来排挤胖爷,几天没给你松骨,你他妈的是不是浑身皮痒痒了?”

    挠着后脑,小虎苦着脸说:“胖爷,咱可是大都市的文明人,不带你这样又打又骂!”

    胖子一瞪眼说:“滚你妈的,胖爷现在就是个盗墓贼,什么文明人,去他妈的一边去。”

    “老板,你看他……”

    我笑着说:“行了,小虎就是阐述事实,又不是说你什么,你个死胖子至于这样欺负他吗?”

    “胖爷什么时候欺负他妈了?胖爷欺负的就是他!”

    打闹中,我们顺着墓道继续走,我观察着两边的墓墙,全都是那种鱼鳞雕刻装饰,偶尔出现左右对称的两条鱼,后来留心了一下发现,这鱼雕刻是有讲究的,每五十步就会出现两条,也就是差不多五六十米距离就会出现。

    从打开那道石门后,我们差不多走了足有一千米,墓道没有转弯,也没有遇到墓室,棺材都更不可能看到了,至于说粽子好像这里没多少产量,用胖子的话来说,这是墓主人看不起人家粽子的守护能力。

    可我不这样认为,每个时代流行的东西不同,也许明清墓多用养尸之地培养粽子来防盗,而汉朝更偏向于用蛊术和机关术来防盗,不一定下斗就要碰到粽子,那种几率也不是很高。

    霍子枫更关心这里埋葬着谁,他已经通过这种雕刻推断出这应该是战国时期楚国某位帝王的王陵,这一点儿让我非常佩服他,毕竟没有常年的倒斗经验,根本无法从细节中精确地推断出是哪个时代哪个国的陵墓。

    忽然,霍子枫抬起了紧握拳头的右手,这是事先商量好的,如果遇到无法说话的实话,他就以这种手势来提醒我们停下。

    霍子枫蹲在了原地,我们也学着他蹲下,他用手电在前面空荡荡的墓道来回照着,过了片刻就把光点对中了墓墙上一个黑黢黢的地方。

    我就在他身后,实在忍受不了这种不说话的诡异气氛,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声音压到最低,问他:“师兄,怎么了?”

    霍子枫没有转过头,他幽幽地低说道:“你们听着,等一下我跑,你们也就马上跑,不要问为什么,跑就对了。”

    “怎么个意思?”

    胖子的话刚问出口,霍子枫就好像是从原地蹦起来似的,吓得我差点就失声叫了出来,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朝前跑去,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还是咬紧牙关跟着拼了命的往前跑,后面的胖子三人也紧随其后。

    当到了那个黑黢黢的地方,霍子枫一转就消失了,我后背都凉了,双腿忍不住地打起颤来,不过当我也到了那里才发现,原来那是两扇石门。

    其中一扇门是半开着的,但肯定不是霍子枫打开的,我并没有听到推门的声音,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他已经把气氛搞得太过于诡异,如果说下一秒整座墓塌了,我都会相信这是真的。

    “什么情况?”胖子第三个钻了进来,他气还没有喘匀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霍子枫贴墙靠在,已经用手电把这个终于碰到的墓室照了一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开口回答:“谁都别往外看,出了事情我不负责。”

    他话刚一说完,最后一个进来的小虎,走路的姿势与以前不同,我照了一下才明白,这家伙居然尿裤子了,全身都在发抖。

    这一下,我就更加好奇了,问小虎:“外面有什么?”

    “人,好多人!”小虎胡乱应了一句,但立马就觉得不对,瞬间改口说:“老板,是他娘的鬼啊,我他妈的从小到大第一次见鬼,吓死我了!”

    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相信如果不是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绝对不会吓得一个男人尿裤子,而且小虎这家伙的胆子还不是那种小的。

    当我再去看兵子的时候,发现他的脸色惨白,眼神都是直的,显然他也看到了,我问了他几声,他处于放空的状态,根本无法回答我的话。

    这样一来让胖子就更急了,他也不再打算问霍子枫,就想把脑袋探出门缝去看,可下一秒就被霍子枫一把提了回来,低声喝道:“你不要命了?”

    胖子的怒火早就窜到天灵盖,一把打开霍子枫的手,说:“你不跟胖爷说,胖爷还不能亲眼看看。”说着,又想重蹈覆辙。

    霍子枫的一句话让他把脑袋乖乖缩了回来:“外面有阴兵借道。”

    我也是一愣,关于阴兵借道的传说,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传闻,但是每个传说都不相同,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墓中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且,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鬼,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要不是霍子枫说的这么悬乎,我也想把脑袋伸出去看看。

    胖子回过神说:“我靠,胖爷以为是什么呢,不带你这么糊弄人的,胖爷今天还就要看看阴兵长什么样子。”他吞了吞唾沫,直接把脑袋伸了出去,然后不出三秒就缩了回来。

    “妈呀!”胖子一脸痛苦,一屁股就坐在了原地。

    这样一来,我就更加好奇了,给自己鼓足了勇气,既然大家都看了,我自然也不能放过这样的景象,做好了应付看到一切的准备,也把脑袋伸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