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狱祖皋陶
    五个人屏气凝神地听着上面的动静,四周一片的死寂,却只能听到我们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并不像霍子枫说的有人,这陵墓当中本身就安静的要命,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瞒不过耳朵,这就变得奇怪了。

    终于胖子按耐不住,他压着声音说:“你是不是听错了?这根本不像是有人的。”

    霍子枫没有回答他,而是又做了禁声的手势,接着又用手指指了指上方,好像让我们仔细听,看来他是非常坚信除了我们之外,这个陵墓中还有其他人。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人不可能太长时间保持绝对的安静,像胖子已经开始抓耳挠腮了,怎么看都像是一只严重发福的胖猴子,一个劲对着我龇牙咧嘴。

    我用手电照着这里的环境,这是一个密闭的奇怪房间,整个房间大概成圆柱形,地上铺着青色的石板,直径在五米左右,墙体是一种黄褐色,看着不像是岩石,高度足有四米。

    这就是那棵诡异大树里边的空间?

    回想之前掉落期间的情况,应该是没错的,不过这里很显然是有人工修造的痕迹,那么这颗大树很可能不是自然树木,而是一颗人造的类似树。

    墓葬中,一般很少有这类陪葬品,据我说知也仅仅是1986年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中出土了八颗青铜树,其中最高的一颗将近四米高,属于我国首批禁止出国展览的文物,现在还在三星堆博物馆里边收藏着。

    但是,三星堆八颗青铜树加起来,也不足我们看到这棵的十分之一,而且这棵树的枝叶茂繁,又不像是人造树,这点就把我搞得有些迷糊了。

    胖子用手狠狠地捏在我的肩膀上,他贴着我的耳边说:“小哥,胖爷问你话呢,你他娘的装什么先天性失聪啊!”

    我被他一捏回了神,说:“我去你娘的,你才先天性失聪呢,你刚才问什么?”

    胖子嘿嘿一笑,说:“现在我们该肿么办?”

    我看向了霍子枫,有些诧异地说:“师兄,你不是说外面有人吗?难道你出现幻听了?”

    霍子枫没有回答我,他正用手电照着我们的头顶,头顶上方有一幅浮雕,雕刻着一个人像,人物穿着艳红色的古代服饰,看起来很像是汉朝的款式,头上戴着淡金色的发髻,留着一把黑色的长胡子。

    最让我奇怪的是,这个人物的脸是绿色的,嘴唇是血红的,两道剑眉斜立,一双眼眸怒目可憎,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胖子也顺着我们的目光看了上去,他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你看他那副衰样,就算他是这座皇陵中墓主人的雕像,他的妻妾也肯定出轨了,别人老婆出轨最多戴个绿帽子,丫的脸都绿了,跟个绿巨人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不要他娘的胡说,这可能是十殿阎君某位的塑像,等你死了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啊?”

    “真的?”

    胖子面露尴尬之色,马上就笑嘿嘿地拜了拜,说:“原来是阎罗王大人啊,小胖子我有眼不识泰山,从属无心之过,您还真别跟我一般见识,那样您的有**份。”

    霍子枫忽然开口说:“这不是阎王,如果我记得没错,这应该是和尧、舜、禹齐名的‘上古四圣’之一的皋陶。”

    胖子就问:“皋陶是谁?”

    我倒是听说过他的名号,只是从未见过他的雕像,就解释说:“皋陶是中国的司法鼻祖,六安国始祖,传说在尧帝统治时期,皋陶是被任命掌管刑法的理官,这个人以刚正不阿闻名于天下。”

    “我靠,你们怎么就判断他是什么皋丸的?”

    我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骂道:“你娘的,瞎起什么名字,是皋陶。”

    揉着屁股,胖子问:“我说的实话?”

    “你说的那是男人特有的身体器官,还真没有你不敢说的。”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问霍子枫:“师兄,你是怎么断定他就是皋陶,而不是十殿阎君其中一位的?没听过这陵墓中要有他的画像啊!”

    胖子对于那一脚还耿耿于怀,他讽刺我说:“也没有听说过谁家的陵墓中雕刻着阎罗王的浮雕,看你那点智商。”

    我正想骂他,可霍子枫开口说:“你仔细看看雕像左侧下方那只兽就明白了。”

    “哪里有什么兽?”兵子就非常奇怪地用手电乱照,我也没有看到有,便顺着他的手电筒光寻觅着,不出几秒还真的找到一只小小的兽,大概只有巴掌那么大。

    这只兽浑身漆黑,雕刻出来的模样极度像麒麟,正蹲坐在距离人物雕像不足半米远的地方,在它脑袋上面长着一支独角,摆明就是西方神话里边的独角兽嘛!

    不过,我随即一想,这是中国的独角兽,它的名字叫做獬豸,通常来讲叫它为獬,它是神兽中勇猛和正义的化身,很多古代的衙门中都有它的身影,据说春秋战国时期,楚文王就获得过一只獬,并将它养在深宫中来辨别百官的忠逆之心。

    到了清代,官位御史和按察使等司法官员都一律戴獬豸冠,穿绣有獬豸的图案的官服,以表示自己的清正廉明。

    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为什么霍子枫要那么说了,皋陶作为司法鼻祖,那独角兽獬豸就是他创造出来的治理监狱的神兽,当时尧、舜、禹时期的之政多出于他手,行五刑五教。

    再结合之前上面看到的五形五相棺椁,那么这个人物雕像,还真就是皋陶。

    我把自己想到的一说,胖子他们恍然大悟,霍子枫也是微微点头,证明我推理的完全正确。

    胖子说:“得,知道他是谁也没用,咱们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关着,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继续去寻找墓主人的主棺椁才是该干的事情。”

    霍子枫叹了口气说:“我想我们很难出去。”

    “为什么这样说?活人还能让几块破石头憋死呢?”胖子不相信地撇着嘴。

    霍子枫继续说:“皋陶是司法鼻祖,同时也是万狱之王,由他亲自设计出来的牢笼,狱犯是不可能逃掉的,虽然这是汉朝的皇陵,可既然皋陶出现在这个空间当中,那就证明这可能是汉朝陵墓设计高手模仿皋陶牢狱所设计的。”

    胖着挠着头说:“这让你说的,再怎么样丫就是一个古人,他怎么可能有咱们现代人聪明,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办法还是很多的。”

    “胖哥,你有什么办法就快使出来,我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兵子搓着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催促道。

    胖子环顾一切不屑地笑道:“办法有很多啊,比如说打个盗洞钻出去,甚至直接用炸药去炸,还有就是找到破解的方法,这是最省时省力的。”

    我忙说:“你娘的,在这么小的地方用炸药,就算你不想活了,也别拉着小爷。”

    顿了顿,我继续说:“打盗洞或许可行,但是想要找到破解的方法,我可基本是不可能的,设计这座陵墓的人应该不会傻到在困死盗墓贼的机关里边设计一个让咱们出去的按钮,那这困人的牢笼也就没有意义了。”

    “也许他丫的贪玩呢?”

    “你最好祈祷正如你想的那么乐观。”

    霍子枫已经去摸墙体,他卷曲食指,在墙上敲了敲,然后就皱起了眉头,他从背包里边掏出了石工锤和凿子,开始将墙体上面的黄褐色的岩石除掉,不过干了没有一分钟,他就停了下来。

    当啷!

    导致霍子枫停下的是这一身金戈声,我们亲眼也看到凿尖戳在了一块青铜上,我上去敲了敲那青铜,感觉至少应该有十五到二十公分那么厚,人力根本不可短时间在这种古老的青铜墙开个洞的。

    “我去他娘的,居然里边夹杂了青铜板,这典型就是不给活路啊!”胖子骂骂咧咧地踢了那青铜墙好几脚,发出沉闷的问嗡嗡声,我们立马将他制止,因为那声音听起来有点邪。

    胖子就继续叫唤着说:“狗日的,已经两千多年了,这青铜墙的纯度又不高,可为什么都没怎么腐朽呢?”

    我说:“应该是墙体上那种黄褐色岩石的原因,我想这种岩石可以防止细菌、病毒和寄生虫对青铜的腐烂,所以导致青铜墙基本没有怎么被破坏。”

    “得,这下还真就叫丫的困住了!”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地面的青石板上,立马就一怔,就想要从地面下手,这家伙典型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不过这种性格说的积极向上点,那就是不到最后一刻就不会放弃。

    “还真的有其他人啊!”这时候,上面传来了细微却可听的声音,声音很是低沉,看来是这里的隔音效果比一些宾馆的承重墙要好的多,胖子也停止了他即将要开凿青石板的举动。

    “也是几个盗墓贼,不用理会他们,就让他们先在下面关着,等我们找到了主棺摸了名器之后,再把他们放出来。”

    “老大,放他们干什么,直接让我们自生自灭算了。”

    “你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心可比老子还黑,大家出来就是求财,能不害命就不要那样做,这样等你死了,也就少遭点罪。好了,我们抓紧时间找吧!”

    “等,等一下,你们他娘的是谁啊?”胖子直接扯开嗓子对着上面大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