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煤晶墓门
    我忙问他:“怎么了师兄?哪里不对劲了?”

    霍子枫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便有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说:“那些金蛊幼虫不是在追我们,刚才点亮了第二个偏殿里边的灯奴,是里边的万年油添加的香料吸引了它们。”

    胖子挠着头说:“不对啊,这陵墓里边的设计都是有用处的,这样不是在帮咱们盗墓贼吗?”

    霍子枫说:“正向你说的那样,这个设计就是防盗措施,如果刚才我们的警惕性差一些,现在已经被金蛊幼虫堵住偏殿里边了,我们可以说是捡了一条命。”

    我们拿着手电往后照,来回打量了好几遍,还真的没有看到一只金蛊幼虫,看来真像他说的那样,现在想想也是一身冷汗,差点就下去陪老六。

    把气喘匀之后,我们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钟,过了两个直角弯后,立马两扇无比威压的大门出现在眼前,门高三米三,每扇宽两米,此时严实合缝地紧闭着。

    这门非常的古怪,整体是黑色的,每闪上雕刻着一个人物雕像,典型的汉代衣着打扮,紧靠边的是两个狮子头,上面有两个铜环。

    两门中间的缝隙很窄,一枚硬币勉强可以通过,手电照进去乌漆麻黑,感觉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让人浑身都非常的不舒服。

    小虎推了推门,这门纹丝不动,根本不像能推开的,我上去摸了一下材质,居然有木质感,用指甲扣了扣,指甲缝里边全是黑,一看自己的手也全是黑。

    一下子,我的脸就白了,还以为中了毒,但并没有什么灼烧的感觉,那就说明是这门的用料有蹊跷,我初步判断这是水沉木,当然大胆去想还可能是乌木,可是用这么大两块乌木,并且打造成墓门,这几乎不可能的。

    乌木从古自今都有着帝王木之称的神木,行内有着“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方”的说法,可也不像是常见的水沉木,水沉木虽然黑,但也不可能这么黑。

    我问霍子枫:“师兄,你认识这种木料吗?”

    霍子枫也摸着墓门在思考,他说:“这好像不是木头,不过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胖子就不耐烦起来,本来被金蛊幼虫追的犹如丧家之犬,刚才又推不开门就有些点上火,他对我们说:“你们给胖爷靠后点,我打算用石工锤砸,丫的就不信砸不开这破黑门,妈的。”

    砰砰……

    话虽这样说,但根本不等我们后退,胖子已经抄起石工锤砸了起来,可这门的坚固程度完全超出意料,只看到火星四溅,连上面的细沙土都被震的一个劲往下流,丝毫没有要破开的迹象。

    我连忙阻止胖子,说:“你娘的,再砸下去门没开,咱们几个就被流沙活埋了。”

    当啷!

    胖子把石工锤往地上一丢,问:“那小哥你说该怎么办?”

    我说:“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控制这墓门。”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丫想什么呢?墓门都是一次性用品,关上就不会再打开了,实在不行胖爷就非暴力不合作了。”

    “等一下。”霍子枫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等我问他,便说:“我知道这是什么材料,也知道该怎么进去了。”

    对于木料,胖子和两个伙计一样,基本没什么见识,但我自问经营古董小店好几年,应该也算是大师级别的人物,可没想到我都不认识,霍子枫却说他认识。

    霍子枫说:“这门的材料是木炭精。”

    胖子挠着头,不屑地说:“什么木头精,还墓门精呢!”

    我立马也明白了,胖子这家伙理由有误,便微微点头说:“原来他娘的是这种材料,难怪两千多年都不腐不烂。”

    “我靠,你们师兄弟两个打什么哑谜啊,丫的就不能快说,你想急死胖爷啊?”胖子急的抓耳挠腮,几乎想要把我们两个吊起来言行逼问了。

    我说:“这是煤晶,晶体那个晶,不是精怪那个。”

    胖子立马如醍醐灌顶,他一拍大腿说:“原来是煤晶啊!”

    煤晶,又叫楚石、墨晶石,我经手过一尊煤晶观音像,这也被称作煤雕,产地是七台河鹿山,属于我国独一无二的工艺美术品。

    它的市场价格是每方千八百块钱,这也就是说为什么刚才觉得那么熟悉,初见了这么大一立方煤晶雕刻成煤晶门,真是外甥第一次去姥姥家,娘的生疏了。

    “我也知道开门方法了。”胖子像抚摸大姑娘屁股似的摸出煤晶大门,说:“来,让胖爷先好好疼疼你,这东西放在外面,那可是值老鼻子钱了。”

    我瞥了他一眼,说:“得,那你拆一扇带回去,至少也能卖个几万块钱,以后古董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你丫的直接就成煤老板了,这估计也有几吨重吧!”

    胖子知道我在挤兑他,也就没理我,而是从背包拿出火油往门下一角浇,然后就将其点燃,在火油还没有燃尽,看样子煤晶也跟着烧了起来。

    我们站在了远一些的地方看着,顺手把衣角浇上水堵住口鼻,这味道实在是太呛人了,以防一会儿还没进去,已经被活活熏死了。

    煤晶常有人来做文房四宝中的砚台,最常见却是印章,一般价格不会超过十万。

    煤晶印章又称多面体煤晶组印,在一九八一年陕西旬阳县城东南出土过一枚,拥有着是古代鲜卑族叫孤独言的人,那枚印章共有二十四个印面,由十六个正方形和八个三角形组成。

    很有意思的是孤独言的生平记录了,他的三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北周明帝、隋炀帝杨坚和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父亲,这是一个三朝皇帝的老丈人。

    据古书记载,汉武帝刘彻除了传国玉玺之外,他还有一方私密之玺,专门用来调动由长平侯卫青帮他训练的一支奇兵,而这支奇兵专门负责盗掘皇陵,用来充填国库,而这枚玺便是由一块极品煤晶雕刻而成,至于其模样已经无从考证。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实话,胖子已经走了过去,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对着那还烧着的地方就是一石工锤,这次立马被他炸出密集的裂缝来。

    接着,胖子又连续砸了十多下,终于砸出了一个半人高的不规则窟窿来,然后他就把其他燃烧的地方粗暴地砸灭。

    把石工锤塞回背包,胖子就蹲下身子用手电往里边照,同时还数落我和霍子枫,说我们两个只会动嘴皮子,我没有理会让,看了一眼霍子枫,觉得他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对。

    正想问他这么了,胖子就“咦”了一声,我转头问:“看到什么了?”

    “操,里边黑乎乎一片,屁也没看到,看来只能进去了。”胖子好像是看到什么,但是他不肯定,只好这样回答我。

    我也蹲下去往里边照,只看到门内灰蒙蒙的,手电光照射进去好像被什么怪物吞了似的,两个反射回来的光亮都没有。

    霍子枫把几把糯米洒了进去,里边依旧没有丝毫动静,仿佛那就是个死亡的空间,有的只是我们的呼吸声以及轻微的心跳。

    “看来胖爷刚才是眼花了。”胖子心往肚子里边一放,立马带头钻了进去,接着霍子枫也跟了进去,剩下的我们三个人也鱼贯而去。

    里边非常的空旷,差不多有个足球场那么大,但这不能证明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手电的反光,直到我看到了在里边有一颗墨绿色的怪树,便觉得可能和它有某种关系。

    这树非常的茂盛,树枝没有朝上长,而是逆生长,树枝如同藤蔓似的垂到地面,把地上全都铺成了绿色,而且好像爬山虎一样半墙上都有,很难看到露出的缝隙,在没有光合作用下,它居然如此的勃勃生机。

    胖子惊讶道:“好一颗参地大树啊!”

    接着,他问我和霍子枫:“你们两位专家认识这是什么树吗?”

    我和霍子枫全都摇头,霍子枫说:“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古怪的大树。”

    胖子用匕首隔断了几条树藤,里边流出了墨色的体液,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对于未知的东西人类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或多或少的恐惧。

    如果没有人吃过西红柿,到现如今它还只是装饰品,所以在我们商量过之后,也不管这是不是冥殿,先研究一下这棵奇怪的大树,说不定会有什么大发现。

    人本能对于未知充满了恐惧之外,也对未知充满了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