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
    想想其实也搞笑,当初黄毛带头打我主意的时候,还是有人拥护他的,这会儿,他受伤,反而人都躲得远远的。

    不过也无可厚非,人之常情,要是我没有防丧尸的能力,我也要多远躲多远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

    黄毛不看我,扭着头说:“你离我远点儿。”

    我没做声,手上动作不停。

    过了一会儿,黄毛转过头来看我,他只剩了一只眼睛,死死盯着我,道:“别指望我会感谢你,我这样,都是你害得。”

    我耸耸肩,将纱布尾端打了一个蝴蝶结,道:“反正你迟早要死,我不让你马上死,你反而更痛苦,这是给你打我主意的惩罚。”

    我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黄毛涨红的脸,突然觉得有趣,我问他:“你叫什么?”

    黄毛似乎没反应过来我突然提问,顺口就接:“周驰绝。”

    我蹲在他面前,点点头道:“嗯,记住了。”

    周驰绝还瞪着眼睛在那儿,我站起身,一边道:“你毕竟是我的仇人里,少数几个不是死在我手上的,我会记住你的名字以表遗憾的。”一边转身准备离开。

    周驰绝突然拉住我的手臂,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回过头,瞪着他,不可思议道:“不是吧?我很有名的,你居然不知道我叫什么?”

    我抽回手,摆了摆道:“你都要死了,还要知道我名字干嘛,黄泉路上等我吗?你还是安心去吧,我恶人遗千年。”

    周驰绝坚持不懈地又伸手拉住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蹲回去,笑嘻嘻道:“如果你能活下来,下次再见,我告诉你名字。”

    说完,我起身,大步离开。

    我和周驰绝耗得太久了,主要的事还没做,再不去,他们也许要走远了。

    我抄了近道去体育馆,旧器材室的门开着。

    我在门口顿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进去。

    地上一片狼藉,比我想的还要混乱,温宿仰面躺在地上,一条手臂遮着脸,从他裸露的皮肤和脏兮兮的衣服不难看出,他受了多大的欺负。

    这就是非我同族的下场,我又想起方皓肠子都流出来的惨状,还有方彦在我面前沉入水里,再没上来的情景。

    这是魇,是一辈子的阴影。

    因为我的过度自满,是我相信那些早就站在我们敌对面的人,才导致的结果。

    温宿身体虽然没动,嘴却没停下来,反而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

    我走近了听,他说的是:“为什么?我只是想和大家一样,我们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好想……好想……好想……杀了他们。”

    “那就杀了他们啊。”我出声道。

    温宿一个机灵,坐起身,却很快捂着腹部倒下去。

    我走到他身边,俯视着他道:“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温宿捂住眼睛摇头:“不可以,子豪哥……”

    那次何子豪救了温宿后,温宿几乎将何子豪视为了神祗,不过有什么用呢?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是没有永远的神的,很多时候,神根本无暇顾及你。

    我勾了勾唇角道:“那你知道你的子豪哥,早就死了吗?”

    “什么?”温宿突然蹦起来,揪住我的衣领,瞪大了眼睛问:“你说什么?”

    我笑道:“你还不知道?你的朋友没告诉你?何子豪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