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干……干嘛啊?”我有点心虚。

    之前感觉还不大,现在衣服一掀开,后背凉嗖嗖的,似乎是湿了一大片。

    单邱放下我的衣服,问韩睦:“这边有什么医疗箱什么吗?”

    韩睦摇摇头,露出迷茫的神情。

    我也露出迷茫的表情,不过是独对着卓越的,他知道我要问什么,冷着脸道:“你裙子上都染上血了,自己没感觉吗?”

    卓越算是和我认识时间比较长了,从易水汝荷之后,我便认识了卓越,与他相处久了,便发现他不止活泼,看得开,很多时候也很温柔,并且好相处,如果他是女生,我大概很乐意和他做姐妹,当然了,现在做个好朋友也很不错。

    我看他们紧张的样子,打哈哈安慰道:“没事的,之前磕了一下,流了点血,最多伤口有点裂,不用这么慌的。”

    为了表现我的说服力,我撩起衣服,自己动手去拆纱布。

    单邱原本要阻止我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任由纱布掉在了地上,我以为伤口好的差不多惊到他们了,结果一转头就是四张见鬼的表情。

    我突然有点慌,伸手摸了把伤口,之前被戳的那个洞还在,洞中心有什么软软硬硬的东西,细长条,仔细摸像是枝条。

    “什么东西?”我惊,扭头看了半天,但因为角度问题,还是望不见伤口里到底长了什么。

    单邱摸了摸我的伤口,道:“藤条,长在你肉里的藤条。”

    我一愣,而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就去拔。

    很疼,非常疼,身体异变之后,我几乎没再感受过这种传到每一个毛孔的痛感。

    但我必须忍着,我大概是明白了,伤口一直不好应该就是因为这长在肉里的寄生植物,若是不除去它,说不定迟早要完。

    “依依,你别硬来。”单邱急红了眼。

    我咬牙切齿道:“你别过来。”

    我怕分心。

    说是扒皮抽筋的痛也不为过,我甚至能感觉到植物根部吸附在我的骨头上,被硬生生揪下来那种蚀骨的疼痛。

    终于,随着依附力量的丢失,长在我伤口的植物被一点点剥离我的身体,最后被连根拔了出来,血从伤口涌出,顺着我的大腿滑落。

    我憋了好久,猛吸一口气,脚下一软,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

    我抬起手,近看手中被拔出的植物,一条像是柳枝,又更粗些的藤条,下方细密的白色小根上沾满了鲜血,似乎是失了血肉的供养,正在慢慢发黑,变软,很快,就枯萎下去。

    “怎么样?要不要紧?很疼吗?”单邱神色慌张地来扶我,我扔了手里的寄生植物,摊倒在单邱怀里。

    我闭着眼睛,有气无力道:“我好晕。”

    “流了这么多血,不晕才怪,没失血过多已经不错了。”韩睦一边说着,一边要来给我查看。

    卓越挡住了韩睦,蹲下身,给我检查了一下道:“是失血过多了,但依依的造血系统在加速工作,没有问题,伤口也在愈合。”

    韩睦和曲纫策都松了一口气,单邱却死死抱着我。

    我知道他在担心我,所以拍拍单邱的背,安慰道:“没事,卓越不都说了我在恢复,有点缺氧而已。”

    单邱冷不丁就吻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