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安静的黑暗里,将人的绝望无限放大,隐隐约约地,我好像听到了谁的呼唤,是妈妈吗?有点像,又不像。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黑暗中挣脱出来,一睁眼,面前是一张模糊不清的男生的脸。

    “你没事吧?”他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愣了一下,突然惊得坐起来。

    等到看清那人的时候,我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是单邱,我以为他还留在花城,本想等着从雨城出去,便去找他,然而没想到单邱没有跟着大部队,居然也一个人来到了雨城。

    我垂下眼帘,微微摇了摇头,身体上确实问题不大,可是方彦和方皓死时的场面也是在我的脑海中回放,让我的心脏一遍又一遍的揪紧。

    单邱突然抱住我,轻声道:“别想太多了,看你的样子太累了,再休息一会儿吧。”

    我从单邱的怀里抬起头问:“老师,你没事吧?你怎么过来的?我还想回花城找你呢。”

    单邱抚开我眼前的碎发道:“我和韩睦他们一起过来的,路上相互帮了一下。”

    韩睦?

    我一愣,倒是想起来有看到韩睦,虽然没见着曲纫策,但韩睦老师在的话,曲纫策也不会太远。

    我离开单邱的怀抱,站起身,本想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抬手的瞬间却感觉到一阵刺痛。

    末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月了,早在半个月前我便不能感觉到疼痛了,这会儿突如其来的疼,倒是让我心下一惊。

    单邱发现了我的异样,抓住我的手查看。

    我手指骨节的地方有几处伤口,大概是泡了水,有些发白**,本不过是小伤口,应该是我当时打鱼的时候,情急之下,不小心弄伤的,只是这小伤口竟然比我以前受的伤要难好。

    单邱一看到我手上的伤,脸色立马变了,他焦急地抓着我的手腕道:“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伤口还泡了水,会发炎的你不知道吗?也不好好处理。”

    外面晨间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子里,单邱大概是才看清我现在的现状,他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道:“你……你这是怎么啦?哪里受伤了?怎么身上全是血?”

    我惨笑着摇了摇头,又颓然的坐下去,轻声道:“不是我的血,是方彦和方皓的。”

    单邱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我:“他们……还好吧?”

    我仰倒在沙发上,单手遮住脸颊,忍了好久才忍住声音中的哭腔道:“死了,全死了。”

    方彦死了,方皓也死了,花花和卓越都不见了,而我到现在都没有遇见过易水,汝荷,还有小叔叔他们,顿时,心中的无力感更加强烈。

    其实我的能力提高了又怎么样,或者我不怕丧尸了又怎么样,想保护的人依旧保护不了,想安安稳稳的,最后却闹出这么一个下场。

    单邱突然拉起我,将我拉到卧室,我正好奇他要干什么,只见他转过头在衣柜里面翻了半天,拿出一件还算正经的t恤衫放在我的手边又翻找了半天,大概没有找到合适的裤子,他想了一下,走到外面,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条运动裤,和我的尺码正吻合。

    单邱说:“其他的事情先不要想了,你先把衣服换了,然后我们再想之后要怎么办。”

    他转身正要出门,突然又回过头来道:“我知道方彦和方皓的死让你很难过,但是这个末世就是这个样子,不管是谁死了,活着的人都要继续活下去,魏雪依,我不会让你死的。”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听到单邱老师叫我的名字,也许不是第一次,只是他前面叫了的,我都没有记住过,而在他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体里面涌上来一股力量,那是一股支持着我活下去的力量。

    是啊,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必须要坚强的活下去,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母亲希望我活着,所以她才拼命拦住施舞,花花想要我活着,他才去跟变异的金鱼战斗,方彦和方皓也要我活着,即使他们的血染满了我的全身,一定要将我推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