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六月五日,依5
    一种无力与绝望在心底蔓延。

    我一个不留神,方彦便沉入了水中,待我潜下去寻找时,根本什么也看不清。

    水底下被食人鱼搅得一团糟,荡漾的泥沙迷得人眼睛酸疼。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以方彦脖子上的伤来说,就算我找到他,也不过一具尸体,有什么用呢?我谁也救不了。

    看来上天还是有眼的,至少对犯错之人的惩罚一个没少,我杀了多少人,它便要我失去多少身边的人来偿还。

    可是,明明错的人是我,为什么要别人付出命来偿还?

    我浮出水面呼吸一口气,又潜下去,来来回回,期待奇迹的发生。

    可终究是没有结果,直到食人鱼都散去了,我也什么都没有找到,这里的水太过浑浊,我浮在水面上,周围只有片片的废墟。

    绝望在心底蔓延,我捂住脸,喊的撕心裂肺,衣服上都是方彦他们的血,即使被水泡了这么久,都没办法消散。

    鼻尖不仅充斥着潮湿的味道,还有浓烈的血腥味,我握起拳头,猛的打在了水面上,四散的水花将我刚有些干的脸颊又一次打湿。

    痛苦化作了仇恨,我没有错,那些人本来就该死,是我不够狠心,才让别人替我死了,所以,要再狠毒一点,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我红着眼睛抬起头。

    诗宇一行人还站在楼顶,我同他们遥遥相对,水珠迷蒙了我的眼,我不能伤他们,他们也再没能力打到我。

    我咬牙切齿道:“诗宇,你真狠。”

    诗宇并没有说话,反倒是午商均开了口:“魏雪依,你杀了多少人心里也该有数,那两个人的死也全是你的错,本该死的是你。”

    我大笑出声,所以意思就是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如果我放任单邱被人侮辱,方彦和方皓就不会死,我身边就必须有人送葬才是对的。

    “午商均,那你也记好了,方彦的命,我会问你要回来的,到时候,该死的就是你了。”我说得凶狠,跑的却也迅速。

    我明白自己斗不过他们那么多人,即使没有我杀人在先的借口,他们也会有一万种理由要我死,毕竟在场的人都见识过我在丧尸群里行走却相安无事,甚至满城丧尸为我俯首的场面。

    既然认定我是怪物,那非我同族其心必殊的想法,换做我站在他们那一边,也会不得安心的。

    只是理解归理解,我也想活下去,为的方彦他们拼死保下的命,还有为那些人同恶魔一般伤及无辜的举动,这仇怨,就不会终了。

    雨城的一切我都不熟悉,我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只是挑着一家能进去的人家,便进了。

    因为是在高层,从窗户望下去,能看到不少我走过的地方,我并不担心楼里有什么,以我的体质,反而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最安全。

    方彦和方皓死之前的样子,在脑海里不停地回放,挥之不去。

    外边又下雨了,淅淅沥沥,像在为谁哀鸣。

    我觉得有点冷,便缩到了沙发上,连日来的疲倦,却在这种悲痛欲绝的时刻来了,身上湿湿的,房间里又有些闷热,我已经分辨不出来到底冷还是热了,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可我醒不过来,也许真的再也睁不了眼才是一种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