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六月五日,依4
    我吓得变了脸色,急急浮出水面,把方皓拖到一处高出水面的乱石上。

    方皓胸口有一处枪伤,不管我捂得多紧,依旧有源源不断的血从洞眼里流出来,他腹部的伤口更是严重,经过刚才的折腾,连肠子都掉了出来,场面非常惨烈。

    我颤抖着嘴唇呼喊:“哥?”

    方皓没什么反应。

    我又趴到他胸口去听,什么也没听到,我自欺欺人,是自己太慌乱,听不清楚,又去试方皓的鼻息,什么也没有。

    恍惚之后,是撕心裂肺的痛,我感觉自己仿佛也快要停止呼吸了,声嘶力竭道:“哥!”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顺着水珠的轨迹,滴在手背上。

    方皓脸色惨白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系列简易的急救方案,我根本是没有多想,便凭着记忆去按压方皓的胸膛,期望着这种愚蠢方法的奏效。

    “不要死!”

    我想到了第一次和方皓他们见面,男人冷酷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却能为了他弟弟纵身跃下楼。

    也许是泡多了水,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方皓这人不坏,甚至作为医生,他比许多人都要伟大,他不该是这个结局的,他会救我,是他把我当做了他的自己人,可在我们真正冰释前嫌的时候,我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也许该高兴吧,我再也不用担心身边的人会老想着杀我了不是吗?

    我颤抖着嘴唇,抱着方皓的尸体,哭的语无伦次:“哥,你起来啊,求你了!你不是一直想我死吗?干嘛要救我!哥,你不能死!”

    楼上又传来几道短促的枪声,我听到方彦似乎在喊我名字,但不是那么真切,之后是什么落水的声音。

    方彦抱住我的时候,我吓得差点要条件反射地攻击他,方彦吻住我的唇,不过一刹那,待我完全回了神,他便松开了。

    “我们离开这里。”方彦道,他的目光始终落在远处,没看了无生气的方皓。

    不再恍惚了,我才闻到,周边的血腥味太过浓重,周围聚集的变异鱼越来越多。

    方彦一咬牙,将方皓的尸体推入了水中,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便拉着我从另一面窜入水里。

    食人鱼都奔着血腥味重的尸体去了,我和方彦这边轻松不少,只是,我们都忘了,我们的敌人可不止这些食人鱼,畜生终究不过是畜生,但人类,多了智慧,真的就是**都不如。

    方彦胸口漾出血花的时候,我几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没事,我没事。”方彦抬手摸了摸我的脸,紧紧握着我的手,坚持向前游。

    我猛的转过头,死盯住举着枪的诗宇,心中的恨意到达了顶点。

    本以为他不过是个渣男,却没想到他是个**都不如的人渣。

    诗宇也在看我,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我读不懂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只是看着,举枪的手很快就放下来了。

    旁边的午商均和诗宇说了什么,诗宇摇摇头,转身准备走,午商均望向我们这儿,抿了抿嘴唇,突的抢了诗宇手里的枪,冲着我们就扣动了扳机。

    “方彦!”我惨叫出声,温热的血飞溅了我半边脸。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三个人的纠葛会以这样方式结束,仇怨这种事,也许真的只有你死我活后才能化解。

    可这不是我期望的结局,末日里的温情一瞬间就化成了泡影,现实时刻提醒着自己还处在水生火热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