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六月四日,依3
    然后我刚转过头,却是愣在当场,这二楼的光线不及楼上那么敞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的原因,还是我眼睛有些花了,我竟隐隐约约的看到刚才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水里面划过。

    水面上面荡漾着一圈圈的水纹,我分不清是我刚才走过时留下的,还是有什么东西在底下游动。

    很多时候,恐惧都来自于自己的想象,如此想着的时候,我又记起了那条变异的金鱼,心里面犯恶心,也开始有些不安。

    我从背上取下一只顶头锋利的木棍,那是方皓特意给我削,的用拖把的把手将一头削尖,便是一个加长的武器,要知道那些鱼类在水中,短刀对它们没什么用处,所以这种长距离攻击工具,反而对它们会有一些威胁。

    我仔细的盯着一整排的水面,然后小心翼翼的移动自己的脚步,向着最近的一间房靠去。

    手按上房间把手的瞬间我看到了水面上露出来的一条脊背,黑色的带着闪闪的亮片,轻巧无声的划过水面,如果不是我眼尖,可能就错过了。

    那东西离我不远,我慌忙一把打开房间的门,挤了进去,然后用力的把门关了上去。

    那水中的东西接踵而至,整个冲撞在门上,我差点被撞翻出去,还好我及时顶住了,没有让那东西把门撞开。

    我心里惊慌,想锁上门,但因为手有些颤抖,锁了几次都没锁得上,反而是那东西又一次冲向门,它的力气非常大,撞的我整个身子一晃加上身边都是水,我又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差点滑倒。

    门划开了一条缝隙,我吓得赶忙又用尽全力将门靠上,然后飞快的将门锁上。

    那东西还在坚持不懈的撞门,我盯着那摇摇欲坠的门,惊慌的向后退了两步,腰撞上了后边的桌子,我惊了一下,转过头。

    门外的东西还在撞门,它似乎知道这门里面有人,即使我不打开门,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医院都是那种木制的门,并不能坚持多久,我已经听到了那门锁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怕是很快便会被撞开。

    我慌忙四下里扫了一眼,发现了那装衣服的衣柜,衣柜是实木制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是它整个很重,并没有漂浮在水中。

    我踩着旁边的桌子,然后用力一跳,跳到了那柜子的顶上,刚扒住柜子爬到顶部趴稳了,那房间的门便被外面的东西撞了开来。

    我终于大概是看到了那东西的样子,与之前的金鱼不同的是,那条鱼不过是寻常河里面都可见的鲫鱼,不过它的体型也很大,从顶上来看,整个身宽差不多有一个笔记本电脑那么大,体长我并不能判断,因为它有好大一部分都还隐在水中。

    而与之前的金鱼相同的是,这条鱼的周围也有一些触手,那鱼用触手扒住之前我踩踏用的桌子整个爬到了桌子上面,既然占了小半张桌子。

    我吓得捂住嘴巴,不敢作声,连呼吸都放缓了一些,唯恐被它发现什么。

    这条鱼的眼睛泛着白,并不能见到眼珠子,我猜想它大概是看不到人的,果不其然,即使它眼睛朝向我却也并没有什么反应,那鱼趴在桌子上便不动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它离开,眼看着外面的天开始有些黑了,我和方皓还有卓越约好了回去的时间,但关键是要能回去,这会儿被困在这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当然了,我也不可能一直和这条鱼这么耗着,于是我便想测试一下这鱼是怎么分辨猎物的。

    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把弹簧刀,那是卓越塞给我的,本来是防身用的,但是我身边又没有其他的东西,只能用它来测试那条鱼。

    我深吸一口气,猛得将弹簧刀扔向对面的墙壁,大概是手有些抖,弹簧刀飞出的方向有些偏,那刀身打到了另一边的一个铁柜的上面,铁柜子震荡着,发出很大的声响,引得周边的水都在乱晃,弹簧刀打在柜子上面,被反弹开来,落在了不远处的水面,那桌子上的鱼似乎被惊到了,猛的窜进了水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