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六月三日,依3
    当我好不容易攀着一边房顶的阳台,窜到另一栋更高楼栋上面的时候,水里边已经没有了动静,我的心一紧,赶忙又一次呼喊道:“花花你在哪里?”

    水面上只有未消散的余晕,剩下的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开始紧张,不仅是因为独自一人留在这未知之地的恐惧,还有是因为担心花花。

    花花毕竟也算跟了我有一段时间了,从花城第一次见到他,意外的将缠着他的网弄坏的时候,再到从市**,他给我让出栖息地,以及他后面对我的亲近和我给他的救治。

    该说在这个末世能遇到这样子的一个伙伴是多么暖心的事,比起人类来说,花花更为忠诚,知恩图报,他的能力也更大。

    人有思维,人分善恶,你永远不知道你对面站着的是敌人还是朋友,又或者永远不知道上一秒还在跟你友好对话的人,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的魔鬼,花花就不同了,他的感情很单一,甚至最初的时候我只不过是无意的救了她,他却一直在保护我,甚至于遇到施舞的时候,都为我挡下那一重击。

    要是真正的说来,在这末世里没有哪个伙伴能比花花更为安全更为可靠。

    水面又波动起来了,很快便有一个团巨大的阴影从水里面跃出,然后摔到了我刚才所站在的房顶上,那庞然大物扑腾两下,便没了动静,我仔细去看,原来是一条巨大的小金鱼,还是那种眼睛鼓起来的金鱼。

    其实我以前是很怕这种金鱼的,因为我记得以前去表弟家玩的时候,他家里面便养了两条这种小金鱼,当时表弟贪玩,直接伸手将小金鱼的眼睛挖了出来,那场面血腥可怖,让我产生了很大的阴影,自此之后我便很怕这种眼睛鼓鼓的小金鱼。

    而这条巨大的鲸鱼让我产生了更深一层的阴影,金鱼没有眼皮,它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而且这条金鱼腹部的位置,长了一条条仿佛八爪鱼一样的长触手,其中一条翻过来的触手上,密密麻麻的分布了十多个小小的吸盘,在小吸盘的中间又有一个大吸盘,大吸盘上卡了很多东西,有的是一些座椅板凳的断腿儿,还有一些则是树叶树枝,更有一些竟然是断掉的手臂以及腿。

    我咳嗽两声,感觉喉咙发痒,有一种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我赶忙伸手捂住胃部,但仍然没有忍住那种想吐的感觉。

    末日到现在我也算见过不少恶心以及血腥的场面,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以前看到那场面,心中更多的是恐惧,但是自从不怕丧尸了之后,恐惧倒是减少了不少,却更增强了对那些画面的不忍直视,而且可能是因为饮食不规律,饭量的减少,胃部开始变小,整个消化系统也开始出现了不良的反应,甚至一点点恶心的东西都让我很是反胃。

    我很快的转过头去,刚才那匆匆一瞥,已经让我看清了不少东西,那金鱼身上有许多的伤口,它已经死了,静静躺在那儿没有声息,金鱼身上的伤口大部分是花花弄出来的,还有一些是撞击在东西上面弄出来的,可是这同花花打架的金鱼都出了水面,花花去哪里了?我怎么没有看到花花上岸。

    我又试着呼唤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我开始有些犯难了,现在我自己处于城市中心,想要出去的话,只有穿过整个城市往山入的地方去,这谈何容易,不说那深不见底的城市水,就是那水中的东西,不管是哪一个都能要了我的命。

    有了变异金鱼之后,后面肯定还会有其他变异的东西,就像花城一样,有花花这只变异的狗,后面便有很多很多变异的动物,那么如果我大胆猜测,这与城里面的水中是不是有许多水产的东西都变异了,那么看似平静的水下,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暗潮涌动。

    我蹲下身靠在顶楼阳台的边缘,有些迷茫的看着远方,太阳已经西斜了,马上就快要进入黑夜了,一天又要结束了,黑暗总是能带来许多不好的东西,就算我现在有了夜视能力,但面对那未知的黑暗,依然有着不同的心悸,不敢确定漆黑一片的夜空能孕育出什么更可怕的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