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六月一日,依10
    只不过是一会儿,花花便维持不住现状,那庞大的身体很快缩小下来,变成了一只普通狗的体型。

    我捂住胸口咳嗽了几声,强撑着推开面前不动了的丧尸,向前面走去,刚才那一阵混乱,母亲的身体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推开一只又一只的丧尸,然而却总也找不到母亲在哪里。

    眼泪早就不受控制,沿着脸颊一直落一直落,我一边发了疯的寻找母亲,一边冲那些丧尸大吼:“滚开!你们滚开啊,都给我滚!”

    那些丧尸原本都不动,却是听到我的话,齐齐的弯下僵硬的膝盖,跪倒在地上,趴伏了一片。

    仿佛是蝴蝶效应一般,从离我最近的丧尸开始,一只一只,一片一片,成群结队的丧尸都开始趴伏下来,宛若万民朝圣一般。

    而我就是那个王,那个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王,可是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母亲为了救我,和那么强大的敌人战斗,可我现在连她的尸体都找不着。

    心中的痛苦无处发泄,恨化成悲愤的泪水,失血过多加上受伤,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折腾了,只能颓然靠着一辆废弃的汽车坐到地上,痛哭出声。

    原本喧闹了很长时间的城市,突然之间又整个都寂静下来,没有一点声响,似乎连那些活着人的呼吸都已经停止了,周围只回荡着我凄惨的哭喊声。

    方彦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我,他伸手揽住我的肩膀,将我拉进他的怀里,一边抚摸着我的背部,一边安慰道:“依依,依依,没事了,别哭了,会好起来的,都会好起来的。”

    我抓住他的衣服,靠进他胸膛里,哭得更是大声。

    明明已经见到了,不是吗?我已经见到母亲了,我就可以和母亲一起好好生活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还要遇到这种事?为什么还有人要来杀她?为什么又有人要来杀我?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中,久久挥之不去,它们几乎成了我的梦魇,成了我的未解之谜,我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答它,更没有别人会去解答它们,命运就是这样,你猜不透它,你也无能为力。

    花花吞吃了几只丧尸后,大概是恢复了一些体力,又变回到那庞大的样子,他走到我们身边绕了两圈,看样子是想要靠近我,方彦转过头去,警告的看了一眼花花,花花便不往前走了。

    渐渐冷静下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

    施舞的尸体还被藤蔓挂在半空中,我抓住花花的毛,借力爬上他的背部,侧身去查看施舞的尸体,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不对,这不是施舞,绝对不是施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判断的,但是内心里就有个声音这么告诉我。

    几乎是立刻,我便发现那具无头尸体肩膀上的舞字开始慢慢变淡,而后便没了踪迹。

    周围趴伏着的丧尸突然一个又一个的爬起来,我一把拉住方彦的手,将他拽上花花的背,一只丧尸从侧面扑到了刚才方彦站着的位置,花花转头一口将那丧尸咬死,吞进肚子。

    之前那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周围也是漆黑一片,寻常的人几乎看不清路面上发生了什么,这会儿经过一番打斗,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宾馆里面的人早就都被吵醒了,许多人靠在窗口,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

    我冲楼上大声道:“收拾东西都出来,我让花花开路,我们往郊区的客运中心去,那儿有军用车,要赶紧离开,花城的丧尸已经不受控制了,应该是有其他更高级的丧尸入主了这儿,她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