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六月一日,依9
    我急急忙忙的向他们奔去,然而周围的丧尸实在是太多了,我推开这个那个又挤过来,我又把冲过来的丧尸扒开,从那些丧尸的缝隙中,我看到施舞大笑着站在那儿,一下一下,用力踩着母亲,而母亲在她脚下惨叫,褐色的血从母亲身体里流淌出来,越流越多像溪水一般。

    突然之间我那失去了很久的痛觉,似乎又都回来了,很痛,非常痛,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在叫嚣着,它们已到了绝境,手指上的疼连着心脏,痛的我几欲停止呼吸。

    “妈!”还差一点,就差一点点,我便能冲到母亲面前了,然而却就是这么一点的时候,我被面前的丧尸拦住了。

    它们用力把我往外面推,不让我靠近,施舞抬起头,笑得很开心,她将我的一切表情都收在眼里,仿佛我越痛苦,她就越开心一般。

    母亲已经没有声音了,我突然之间觉得所有的力气都丧失了,然后心中的那份恼怒却越来越强烈。

    我跪倒在地上,抱着脑袋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痛苦,又不为能救母亲而自责,又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听到母亲的声音,却无能为力。

    心脏痛得仿佛要被撕裂开一般,我胡乱的嘶吼着,却并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也不知道周边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的,眼前的人影在晃动,我却分不清到底是晃动的人还是晃动的影子。

    尖叫声,嘶吼声,还有丧尸的咆哮声,所有声音混杂在一起,让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我捂住耳朵,似乎这样就能减轻一点痛苦,但是这只是徒劳。

    我似乎感觉到地面在晃动,像是地震一般,但是到底它有没有在晃动,我却无从判断。

    胸口闷闷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我捂住胸口,地面突的又是一晃,就在我眼前的地上,一条直径半米的巨大藤条从地里钻出来,坚硬的水泥地被掀翻开来,周围晃动的更为厉害,我被摇的晕头转向,突然觉得喉咙一紧,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本就没什么力气,现在更是头晕的厉害,我想要就这么睡下去,也许当我睡着了就会发现,这发生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什么末日什么死亡?这都离我很远,我还在学校里做一名普通的学生,所有的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

    可是我越这么想的时候,头脑却越发清醒,恨意在心头蔓延。

    好恨!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凭什么遭罪的是我?

    无能的人总在想这种事,怨恨老天,怨恨命运的不公,怨恨所有一切不好的事都落在自己身上,可是就算你再过天才,在过有力量,总有无力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又怎么能不抱怨老天,不抱怨命运的不公平呢?

    心里的怒气无处释放,全变成了嗜血的杀戮。我抬起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目光所及之处,除了晃动的丧尸,便只有那唯一一道清晰的人影,是施舞。

    女孩站在那一团团跳动的,变形的影子之中,是那么的刺目,那么的招人恨,好想将她的脑袋拧下来,拧成麻花状,将她的鲜血洒到处都是。

    这么想的时候,我也确实是这么做了,但不是自己动手,而是周边冒出来的藤蔓动的手,它们仿佛听从我所安排,全都照着我想的去做,抓住那个女孩,掐住她的脖子,扯下她的脑袋,让鲜血洒满了周围。

    没了脑袋的施舞,四肢颤动了几下,便没了动静,她肩膀上那一个耀眼的舞字,仿佛也因为主人的死亡失去了力量的源泉,顿时黯淡无光,上面缠绕的黑雾也慢慢消散了。

    我才走了两步,脚下无力,便又重新单膝跪了回去。

    植物在撕扯完施舞之后便没了动静,施舞的尸体被最粗的那条藤蔓缠着,在半空中飘飘悠悠的,仿佛脏乱的破布挂在那儿,没有任何生气。

    巨大的黑影向我笼罩过来,我伸出手扶住走近的花花,勉强站起身。

    花花身上有伤,还不止一处,他的嘴角也有血迹,看起来内里也受了不轻的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