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六月一日,依5
    看着花花身上那长条形的可怕的伤口,我不知道该先缝合还是直接包扎,可是缝合的话我又该怎么做,而且这条件这么差,我怎么能保证他不被感染呢?这让我犯了难。

    心里焦急,却只能抓耳挠腮,起不到任何作用。

    也许人在被逼迫的情况下,反而能急中生智,我突然想到之前在队伍中似乎是听说有兽医的,当时还是我们在讨论这个城里面变异动物的时候,那医生发表了一些评论,然后说他是兽医,我不知道那位医生的名字,但是容貌我记得,要是能回到队伍里,说不定能让医生过来医治花花。

    想的简单,可是做起来又谈何容易,首先不说我要怎么回去找个兽医,其次他肯不肯来也是个问题,还有这么长的路,我要是自己跑过去,指不定回来的时候花花的伤就加重了,反而救不了他,而且我随便跑掉的话,母亲回来发现我不在,又更是着急,这就是一个连锁反应,和蝴蝶效应一样可怕。

    我急得都快要哭了,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房顶上的肉条却突然移动了下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卷上了花花,我吓了一大跳,这肉条卷人的画面,我可是清晰的记着,它这是要杀死花花吗?

    我想动手去扯肉条,然而它紧紧的包裹住花花,我根本无从下手,我又想去拉开它,但是摸上软软的肉的时候,却仿佛像是抹上了流动的水一样,滑滑的抓不住。

    “滚开。”我喊道,有些歇斯底里的想将肉条从花花身上扒拉下来。

    因为动作过大,脖子上戴着的坠子,从衣领里滑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绳子竟然啪嗒断了,玉石就这么掉到了肉条和花花的身上。

    就在小玉坠子触上肉条的瞬间,那些肉条竟然瞬间松了开来,花花找到机会突然之间反身跳起来了,一口咬住肉条儿,而后仰头撕扯下来一块吞进口中,大力的咀嚼了几下便咽下了肚子,其他肉条似乎想要逃走,被花花按在脚下,很快就被花花尽数吃掉了,神奇的是等花花吃掉这些肉条后,他的伤口竟然在自己恢复。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病毒的变异,它能让我身体的很多机能提高,看来也能让花花的一些体能提高,也许这末日也不尽都是倒霉事。

    花花的伤势好了,但他似乎还有些虚弱,吃完肉条之后,就趴在了床上,我也不便打扰他,于是独自出了门。

    外边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那光芒照在大地上,使得空地上面一片亮堂。

    我有些奇怪,一阵折腾下来,看这样子已经不早了,可是母亲还没有回来,寻常里,她都不会这么晚的,虽然有些担心,但我晓得母亲的厉害,她不仅有肉条保护,而且那些丧尸还都听她的,大概不会有事吧。

    我正想再站一站,便回去睡觉,突然听到响动,我迅速地转过头喝道:“谁?出来!”

    没等一会儿,便有一个人影从军用装甲车后面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却是一愣:“方彦?你怎么在这?”

    我私下里看看,却没有见到方皓,这就让人很纳闷了,以方皓的性子,现在城里这么危险,他怎么还可能让方彦脱离他的视线。

    方彦没心没肺的笑了笑道:“我来找你啊,怎么样?开不开心?”

    “你有病吧?”我皱起眉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哥知道你来了吗?这里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方彦愣愣神,然后委屈巴巴的道:“喂,怎么说我也是好心来找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呀?”

    我转开脸摆了摆手道:“好的好的,谢谢你过来找我,但是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不然你哥要是知道你出来找我,非得要劈了我。”

    方彦见我要走,两三步上前拉住我道:“你别走,既然我找到你了,那就快跟我回去吧,汝荷和易水都很担心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