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六月一日,依4
    最后想起的是单邱,其实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也算比较喜欢单邱老师,因为单邱老师确实长得很漂亮,只是流言蜚语的攻击实在太猛烈,如果贸然和单邱老师相接触,怕是会深陷到什么不好的言论中去。

    倒没有想到这么个末日,反倒让我跟单邱老师的关系变得有些不一般了,单邱老师就像个孩子,喜欢依赖人,感觉对比起来,反倒是我们俩的年龄有些相反。

    而且我的脑海中不时的浮现出单邱老师帮我说话的场景,以及他在危险关头不顾自身的安危,爬上跳水台,想要抓住我时那焦急的神情。

    是什么时候,老师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我的眼里,成为挥不去的记忆?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地下通道里面踢了一脚可乐罐子,那铁皮的罐子跳动着,咣当一声打在墙壁上,又弹开来,当当几声便没了踪影。

    我却突然之间警觉了起来,感官的灵敏使得我在罐子响动的声音里,听到了另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是呼吸声,比一般人都要大的呼吸声。

    为了以防自己听错,我特意在周围静下来的时候保持不动,甚至放缓了自己的呼吸,仔细聆听周围的响动。

    没错,我没有听错,是呼吸的声音,响却又微弱,这一点也不矛盾,响是说他比寻常人的声音要大,而微弱是指他整个呼吸的频率,听起来非常微弱,仿佛受了什么伤。

    果然,很快我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我顺着血腥味往前,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这一切的源头。

    那是一条花狗,和普通的大型犬有些相似,我倒是有些纳闷,这种土狗居然能长到这种样子,而且莫名的,我觉得这条花狗长得很眼熟,很像花花,但是怎么可能?花花体型那么大,难不成还能缩水?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想的还是太少了,这末世里出现什么都不让人觉得怪异,这条花狗竟然真的是花花。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笃定他是花花,但是他看人的眼神和花花非常的像。

    看到我,这小狗似乎兴奋了起来,他试着想站起来,却失败了,原因是他的腿上有伤,而且是很大一块。

    我其实是很怕这种土狗的,不说那些打了疫苗的宠物狗也有一天可能会咬人,这种土狗没有防备,更是有着土狼一样的面容,看起来凶恶无比,它们要是咬了人,大概必死无疑吧。

    我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靠近花狗,试着唤了一声:“花花?”

    小狗听懂了,立马呜咽着想要向我这边爬过来,但是他伤的太重了,我慌忙跑过去将他抱起,便向着我暂时栖息的工地板房走去。

    因为我最近不乱跑了,所以母亲有时候会去做自己的事情,但是在睡觉之前她都会及时回来,这会儿她大概是出去了,所以我只能自个儿去翻找药箱。

    房顶上的肉条看到花花似乎都有点躁动起来,花花也是冲着它们从喉咙里发出嗷呜的警告声,我安抚了一下花花,去查看他的伤势,这一看还真的把我吓了一跳,不仅是腿上,连腹部的位置也有伤,好在并没有伤到腰部,要知道狗同狼是都属于同一科,他们那细窄的蜂腰是经不住折腾的,要是腰断了,大概就真的是半身不遂,等死吧。

    我其实有些纳闷,前两天见花花不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这会儿怎么变成这样了?伤的重不说,既然体型都骤然减缩,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吗?按理花花在花城应该算得上是一方的霸主,在我们来之前,他不就是那群野兽里面最大的一只动物吗,就连丧尸都不能和他抗衡,是什么东西把他伤的这么重?

    当然了,我的疑问没有人可以解答,毕竟花花又不会说话。

    不过等我拿出纱布和酒精的时候,我又开始犯难了,自己本来也不是学医的,对这些包扎什么的手法,最多也就是一些急救的知识而已,甚至没有上过手,这花花身上的伤看起来非常重,也许是真的要做手术的程度,这让我如何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