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五月三十日,依6
    我惨叫:“啊啊啊啊!”

    不过这一次,花狗却没有接到我,我被另一个飞扑而来的东西抱了个满怀。

    我听到了一堆叫我名字地声音,有叫“依依”,也有叫“雪依”,无一不透着惊恐。

    我视觉还处在眩晕中,但鼻子里却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钻入,混杂着消毒水,腐臭,血腥味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花狗的叫声在身后,我感觉自己被什么缠着腰部,整个身体腾空,脚下似乎可以点到水面,应该在泳池上方,手所触的东西一片冰凉滑腻,摸起来像是皮肤。

    好不容易眼睛恢复了视力,我抬头去看又遇上了什么怪物。

    然而触目所及,却是一张熟悉的脸。

    我张着嘴,颤颤巍巍了好一阵,才发出一道轻如蚊虫的声音:“妈妈。”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妈妈冲着我身后就是一声大叫。

    声音刺耳尖锐,我慌忙捂住耳朵。

    身后传来了巨响,我勉强侧过身,就见花花也受不得这声音,两只前爪离地,看样子也想去捂耳朵。

    就在这时,一道肉条猛的抽向它,将它整个身体抽的翻腾出去,摔下了楼,激起一阵灰尘。

    汝荷的声音突然唤道:“依依。”

    我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就见一把长刀旋转着飞来。

    我正要伸手去接,又一根肉条挥出,击飞了长刀。

    那倒飞出去的刀扎入地砖,竟然生生插进了坚硬的水泥里。

    我还没回过神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

    单邱站在跳水的踏板上,紧握住我刚刚伸出想要接刀的手,然而他还没有用力拉,我就感觉腰部的力一重,整个人被往旁边拽去。

    “单邱!”我惊叫。

    母亲的手穿过我的腋下,托住我的背部,转而向楼下跃去。

    我趴在母亲的肩上,仅来得及见到单邱落入水中的景象,接着便只有飞速后退的大楼了。

    母亲带着我来到上次到过的客运中心,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儿的丧尸更多了。

    我脚一沾上地面,立马就要往回跑。

    单邱身子刚好不久,又掉进水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易水汝荷他们该是要担心我的。

    妈妈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臂。

    我转头焦急道:“妈,那些是我朋友,你要让我和他们说一声,不然他们要担心的。”

    母亲歪着脑袋,似乎听不懂我的话。

    我这才想起来去仔细看她。

    母亲穿着平日在银行工作时的小西装,上面满是灰尘,很多地方都破了。

    她的眼睛没有眼白,一抹的乌黑,皮肤白皙冰冷,上面有细细小小的紫色脉络。

    刚才母亲的身上缠满了在医院见到的,裹住方彦的那种肉条,我们落地之后,那些肉条便四散开去。

    变异丧尸!

    这是我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词。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上母亲的脸,冰冷的让人心惊。

    母亲突然凑近我,笑了,大概是因为脸部肌肉已经僵硬了,笑得并不好看,可是我的眼泪却不自觉落了下去。

    明明一个月前,我还和她通过话,可是转眼,她已经不能同我正常交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