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五月二十九日,依3
    易水将光照在我身上,刚才垂落下来的肉条受到光的刺激,又缩了回去。

    我跟易水说:“易水,光照好我,一定要照在我身上。”

    易水应下,突的喊到:“当心后面。”

    我也听到了身后的响动,急忙转过身,打开手机里的手电,将身后借着我影子想要偷袭的肉条照了回去。

    之前我心思不在这里,加上有些紧张害怕,也没仔细看,所以即使有夜视能力,依旧是把那肉条当成了人,还害的方彦被抓。

    懊恼的同时,我用力拖过走廊边的长椅,易水的手电一直笼罩着我,加上我自己也在提防着偷袭,这搬椅子倒还顺利,那些肉条没有听觉,再大的声音也惊动不了他们。

    好不容易踩着椅子够上了方彦,我一手挡住手机一半的光,用极小的光线照在方彦脸上的那条肉条上,肉条受光缩了缩,而后慢慢退去。

    方彦被捂了好一会儿,脸都涨红了,刚一接触到空气,猛吸了一口,复又咳嗽起来。

    我打着手电,一点点的照开方彦身上缠着的肉条。

    没了肉条的束缚,方彦扑了下来,带倒了我,我躺在地上,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方彦爬起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手机反扣在地上,光照出方彦的轮廓,还照出了另一个站着的人影。

    我猛地瞪大眼睛,一把推开方彦,一只惨白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拖着我就往后退。

    那人的力气非常大,我怎么都挣扎不开,腐臭的味道充斥在鼻间,让我几欲作呕。然而心里更多的是恐惧。

    我可能又遇到变异丧尸了。

    灯光在面前乱逛,很快便消失在墙角,我扣住墙边,却几乎把手指扣断了也没扯得过后边的力量,最后只能无奈地松了手。

    我胡乱地挥舞着手臂,抓向身后人的衣服,那人穿的一件西服,摸起来滑滑的,不太好抓住。

    我想喊易水他们,却发现因为太过害怕,根本发不出声音。

    绝望之际,我手摸到了一根棍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便捡起棍子,敲在了后边丧尸的身上。

    因为用力,领口的扣子都给蹦开了,坠子从衣服里滑出来,我只感觉抓着我的手突然没了力,由于惯性,我整个人仰面摔在了地上,等爬起来时,那只丧尸已经不见了。

    我揉了揉肩膀,从进医院到现在,真的是受罪,浑身磕这撞那的,回去该青一块紫一块了。

    走道里依旧暗无天日的,我提着棍子,摸黑走在长廊里,周围很安静,也不知刚才那丧尸将我拖到什么地方了,已经听不到易水他们的声音了。

    手机没能带上,但只要我注意力集中,黑暗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

    我所在的应该是住院部,走廊两边都是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有病床,我走进一间病房,窗外已经暗下来了,天黑了。

    黑暗是恐惧的来源,也是罪恶滋生的开始,总有些东西喜欢在阴影里活动。

    没手机我也不能查看医院的情况和药室的具体位置,只能一点点摸索。

    幸运的是,我这么漫无目的,也能给我找到小药房。

    不是正儿八经的医院药房,而是某位主治医生的私人小药库,原本我还没有发现,只是那医生的尸体摊在座椅上,已经腐烂了,手里的东西突然落在了地上。

    我好奇捡起来看了下,是个遥控器,不知道开什么的,只有on和off键,我随手按了下,竟然听到墙上一大堆锦旗后边传来了声响。

    掀开锦旗一看,是个镶在墙里的柜子打开了,里面有各种药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