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五月二十八日,依9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每次回头发现蜘蛛人的目光都聚在我身上。

    眼看着他就要追上来了,我咬咬牙,决定放手一搏,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松开了单邱的手,将他推进旁边的居民楼里,自己跟着方彦往前跑。

    如我所想,蜘蛛人果然是没理睬单邱,直直冲过居民楼,向我和方彦而来。

    我快步追上方彦,如法炮制,将他推进居民楼。

    蜘蛛人的目标就只剩下我了。

    我早说过,我的体育差的没话说,这么一顿跑下来,感觉肺都要炸开了,然而危险能激发人的潜能,硬是生生又过了两条街,我见到了大部队。

    人也就之前在市**的三分之二吧,似乎出去的和留在市**的人又集合了起来。

    有人看到了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我身后巷子里冒出来的蜘蛛人吓住了。

    止舒和一些有经验的很快给枪上了膛,对准我身后,易水向我伸出了手。

    然而他一个字都还没说出口,我便收回目光从他们面前跌跌撞撞地跑过。

    蜘蛛人也没给那群呆愣的人一个眼神,目标始终如一就是我。

    我跑到河边,没刹住车,撞上了护栏,立马调整姿势弯腰躲过蜘蛛人伸来的长爪子。

    爪子擦过我的耳轮廓,抓住了我的长发,我只觉得头皮一疼,整个人就被扯的往后退去。

    就在翻下护栏的瞬间,却是被单邱一把抓住了手腕,他握着刀的手越过我,干脆利落地割断了我的长发。

    脖子上挂了好久的面具咣当落了地,蜘蛛人长长的爪子扫开我们,伸向了地上的面具。

    原来是为的这个……

    来不及多想,本来已经被拉回来的我,重心突然后移,眼看着一段栏杆寸寸断裂,掉入水中。

    我拉着紧抓自己不放的单邱一起滚入了水里。

    水很凉,冷的刺人,这是花城有名的冰河,一年四季水温都是如此的冻人,水很清,很少有东西能在里面活动。

    我抱着单邱脖子,和他一起浮出水面,劈头就是一团阴影袭来。

    惊吓间,却是看清那庞然大物是消失许久的花狗,它叼住单邱的衣服,将我们俩一同拉上了岸边。

    脚一沾地,单邱就发着抖,仔仔细细地检查我有没有哪儿受伤。

    我想缓解一下气氛,故作轻松地打趣道:“没事,我好着呢,除了头发短了点。”

    没想到单邱非但没有舒展开眉头,反而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我赶忙安慰他:“其实我早就想剪短头发了,这不是刚好?”

    率先跑来的方彦听到我的话,脚步一顿,易水和汝荷超过了他,跑到我们身边。

    易水脱下外套递给我,我手脚麻利地给单邱披上。

    单邱似乎想把衣服给我,我摆摆手道:“你穿着,我不冷。”

    为了证明我真的不冷,我握住单邱的手,然而却是吓了一跳,单邱的手指细长又骨节分明,此时凉的感觉不出温度,仿佛摸上了一副骨架。

    我抬头看易水:“还有没有衣服?他身体好冰啊。”

    此时不远处的花狗已经压住了蜘蛛人,它一口咬断蜘蛛人的两条爪子,咯咯吱吱地吃得血肉横飞。

    蜘蛛人还要挣扎,花狗踩住他脑袋,将他的身体撕了下来,吞入了口中。

    蜘蛛人剩下的几条爪子抽搐了一下,失去了活力。

    后到的方彦听到我的话,正要脱衣服,被他哥拦住了,方皓脱了自己的外套递给我。

    我轻声说了句:“谢谢。”

    赶忙给单邱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