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五月二十八日,依5
    而且这一路的人,除了易水和汝荷,只有单邱那个傻傻的可以相信,虽不至于要他危难关头救我,但至少我能确定他不会在我背后捅刀子。

    方彦和闵甄阿姨打了声招呼,跟上了我:“我和你一起去。”

    我莫名其妙道:“你来干嘛?”

    方彦瞪我:“那群人会一直呆在这地方吗?看你这一身连个口袋也没有,我跟着最少还能打电话联系他们。”

    我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不是又想作怪吧?”

    方彦翻了个白眼:“这一路到底是谁在作怪?”

    我理亏,就不说话了。

    本来也不过去寻个人,带走了拉到,只是打死我也没想到,走到市**门口会看到单邱在大庭广众被人按住扒衣服的场景。

    他的相貌不用多说,会盯上单邱的不在少数,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有人发疯到在几十个人面前就做出这种事,并且旁边人全在看热闹,没一个帮把手的。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都说做错事前脑袋一热,我脑袋还没转过来呢,手已经摸上了方彦腰间的枪。

    一枪命中,不偏不倚就把人脖子整个轰断了,那骨碌碌的脑袋上还带着猥琐的表情。

    单邱瞪着双朦胧的大眼睛抬头看我,我都不知道要看谁,举枪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最后抖得枪都快握不住了。

    周围全是惊恐的眼神,我无处可躲,就这么傻站着,方彦也是好久才回过神,脸上是少见的复杂神色。他伸手过来拿枪,我没给他,走到单邱面前拉起他,拖着就走。

    “雪依……”走的看不见后面的人了,方彦才开口。

    我一言不发地把枪塞回他怀里,抬手去擦单邱脸上的血。

    方彦张了几次嘴,还是出声道:“雪依,我们是不是该……”

    我打断他:“我知道自己有问题,但可能就像你说的,杀人会上瘾,我现在杀个人和切个瓜似的了,你也看到了。”

    我蹲下身,单邱跟着我蹲下来,他的眼里还盛着惊恐,我一直搞不清楚他是害怕别人还是害怕我。

    方彦也找了个地方蹲着,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丧尸咬了?”

    我看都不想看他:“我要被咬了我还能在这儿吗?”

    方彦看看我,低头道:“暴躁,易怒,冲动……”

    我听不下去,一把推开方彦,怒目而视:“我没毛病。”

    “还有焦躁,末日综合征,不算事。”方彦坐在地上,咂咂嘴。

    我道:“行了,别胡说八道了。”

    我站起身,向他伸出手,方彦抓着我的手爬起来,道:“那你也别胡思乱想了。特殊时间特殊对待,你这么想不开也是正常,只要没有丧尸化就没有问题。”

    我心想着还真是信了你的邪了,不过不信邪不行。

    方彦问:“要不要趁现在在城里找找你爸妈?反正我哥还没打电话来,说明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花城。”

    我看了眼单邱,他无辜地回望着我。

    方彦掰过我的脸颊:“你别看他啊,机会只有一次。”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有一辆车,很幸运的还插着钥匙。

    我挑挑眉,这小子眼睛可真尖。

    最后还是没有挡住诱惑,上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