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七月十日,玥2
    想到这个,就悲从中来,懊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她。

    暮习见我不说话,怕我误会什么,妄图解释道:“其实没别的意思,我们这么熟,一起能减少不少危险,我……”

    “你亲眼见珊珊死了?”我垂着眼帘,打断暮习的话。

    暮习一愣,继而答道:“对,我亲眼见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救她?”我抬起头,眼眶微微发热,却死命地忍着泪水。

    我盯着暮习道:“她是你女朋友,你为什么不救她?你不是说会一直爱她的吗?”

    他噎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被咬了。”

    我正想再说些什么,暮习已经抢道:“小玥,我不是圣人,我爱珊珊,可是我不想死。”

    我突然说不出话来。

    人本来就是这样,习惯性趋利避害,就算是愿意去救别人的我,见到那电梯底下被咬住的男人,也不会想去救他。

    必死的结局,何必再搭上自己?只有顺手了,或者对自己有益的事,才有去做的必要,就算是和平世界都存在的道理,何况是末世?

    只是,心里总是有隔阂的。更别说暮习还说出什么我们在一起这种话,珊珊是那么喜欢他,他真的都没有想过珊珊的在天之灵吗?

    “对不起。”我低低说了一句,推开暮习,跑出了厕所。

    在转角处撞上了一个人,我抬头,是一脸怪异的杜巡礼。

    我停了两步,又抬脚冲回房间,直到独处于这无人的密闭空间,我才无力地靠着门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救了,都疯了!这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期望着有谁能够得到救赎?

    “小玥,你在房间里吗?吃饭了。”林涵霜在外面敲敲门。

    我吸了口气,平复下心情,才打开门走出去。

    林涵霜看到我的脸,一愣,继而担心道:“这是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生病了吗?”

    她抬手摸摸我的额头,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摇摇头道:“没有的事,只是有些饿了,从哪里来的吃的?”

    我岔开话题。

    林涵霜心大,但也没再追问什么,笑嘻嘻道:“我家里的,我家冰箱一直都会放的满满的,桑穆说不能动我们车里的东西,但是冰箱不能保证没有人翻,所以还是大概的做了晚餐。”

    我点点头。

    桑穆是对的,本来我们车上的东西也不多,而且要逃难,怎么都要有些储备,以防万一。

    我随口一问:“车呢?车放哪儿了?”

    林涵霜左右看了看,仿佛怕人偷听,而后才靠近我,悄悄道:“在后边的巷子里,那里有不少杂物,桑穆已经把车藏起来了。”

    我笑笑,桑穆做事很让人放心,他知道要为我们留路的。

    厕所一事过后,我有意远离了暮习,他几次没能和我说上话,也就明白了我对他没什么意思,便不再找我说话,反而和杜巡礼的相处多了。

    我没任何意见,照常是和蓝宴、文叔他们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