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己未月丁丑日,玥
    我偶然间的转头,望见桑穆正盯着墙上的一幅画看的出神,不经好奇地问:“桑穆,你在看什么?”

    “哦,没什么。”桑穆眨了眨眼睛,便坐到沙发上去玩手机了。

    我看了眼那幅画,有些凌乱的线条,绿色为整体色,看起来像迷宫,又像是一条路线,框中留白处写了它的名字——预知。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林涵霜望见了,捂住我的眼睛道:“别看了,看久了头晕。”

    我纳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

    我问林涵霜:“这是什么?”

    林涵霜摇摇头:“不知道啊,我妈有次出去玩带回来的,说是在一个小摊贩那儿买的,看着有些玄乎。”

    我表情怪异地又撇了两眼墙上的画,最后又没瞅出什么来,便依回了窗户口。

    院子里有几个人在拿着手机接受信号,随着丧尸群的路过,这儿的信号变得不是很稳定,有个穿花裙子的小女孩在大铁门边玩耍,我打开窗户,正想叫她离铁门边远一些,突然一个肚子破了个大洞的婴儿丧尸拖着半截肠子,从铁门外挤了进来。

    我想也不想,大吼出声:“快跑!有丧尸!”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婴儿丧尸猛地扑到了女孩背上,女孩一声尖叫,摔倒外地上。婴儿丧尸一口咬在了女孩肩膀上,鲜血将她身下一块鹅卵石铺成的图案染红。

    一个坐在门口台阶上吸烟的男人两三步奔到女孩和丧尸面前,一刀一个砍下了他们的头。

    那女孩的母亲刚冲出大门,看到这副画面,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我胃里一阵翻腾,眼前有些模糊,差点一头栽下楼。

    林涵霜捂住眼睛,躲到我身后,又偷偷探出头来看了几眼。

    这一吵一闹,外加浓烈的鲜血味,使得外面的许多丧尸都聚了过来,一大群的堵在铁门外,使劲向里挤。

    “都回来!”戴维冲外面的人一挥手。

    大家都往屋里奔,临走前拿刀的男人将婴儿和女孩的尸体一起甩出了大铁门,丧尸们争抢着女孩的尸体,婴儿尸体不知所踪。

    我闭了闭眼,转身关上窗,文叔拍拍我的肩说:“放心,这里的铁门很牢固,一时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出了房门,走进厕所。

    冰冷的水滑过脸颊,夹杂着些许温热的液体,又被水冲掉。

    我撑住镜子,望着里面那普通的女孩,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是救世主,这个世界已经疯了,同情别人就是毁灭自己。

    可是好害怕,即使表现的再淡然,我的心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如果我被咬了,会不会也被杀了?会的吧,一定会的。

    这时,厕所门突然开了,我转头,是暮习。

    我勉强冲他笑笑,正打算出去,他却拦住了我,关上门。

    我吓了一跳,暮习上前一步,我退后一步,手悄悄背到背后,握住腰间之前以防万一藏的刀。

    暮习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小玥,我只是想说,珊珊死了,我父母也死了,现在只剩你这么一个哥们,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

    他的表情有些难过,我的心一紧,珊珊是我除林涵霜外最好的朋友,她很随和,待人处事都温温柔柔的,我不敢想象她惨死的样子。

    病毒爆发时,珊珊要去广播室准备下午的“每日广播”,我没能带上她一起跑,如今再知道她的消息,已经天人相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