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五月二十六日至次日晨,依5
    这情况真的不能再绝望了。

    我小心地靠近单邱老师,轻轻将他破布一样挂在身上的衬衣拉好,扣子也扣整齐。

    期间老师就和玩偶似的,没有生气,任人摆布,如若不是他起伏的胸膛,我真会以为他已经死掉了。

    就在我起身准备出去时,单邱老师突然开口道:“魏……雪依。”

    我一愣,他居然认识我?到让人有点匪夷所思,按理我和他见面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老师?”我转过头,蹲下身,想查看一下单邱老师有什么问题。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伸手将我揽进了怀里。

    老实说,我被很多人抱过,却没有一个人的怀抱有单邱老师的冰冷,仿佛被一具漂亮的人偶抱上。

    我又叫了一声:“老师?”

    有些莫名其妙,是吓傻了吗?不知是被我杀人的举动,还是那些被我杀了的人对他做的事。

    如果没看错,我敲门时,那三个男人是想侵犯老师吧,毕竟长得那么漂亮,而活在丧尸群出城里的,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

    单邱老师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我犹豫再三,伸手反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想让他平静下来,很老套的招数,但确实管用。

    看单邱老师情绪稳定的差不多,我将他扶去了另一间房间,然后也等到他睡着了才出了房门。

    这时已经快凌晨了,我累得不得了,但睡不着。

    末日里总要有保持清醒的一个人,不然大家再睁眼就全在奈何桥喝孟婆汤了。

    而且这一大一小都要我照顾,要是易水和汝荷在就好了,这样我就是被照顾的那个人。

    可惜现在和他们的联系断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我坐在窗户边,冷风吹在身上,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方彦给我披上的衣服。

    细细回忆,方彦那人和他哥超级不像,不管是外貌还是性格,其实有些时候和方彦说话还是挺轻松的,也算聊的来,还有卓越,那不知道说是没心没肺还是沉稳淡定的人。

    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还好吗。

    外边很安静,一眼望去黑漆漆一片,我想象着末日之前从这里看出去的情景,大概是灯红酒绿,一片繁华吧。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靠着墙,睡坐在窗边。

    早上是被一阵震动惊醒的,吓得我从窗户翻下了楼。

    还没来得及抓住些什么,就撞上一个柔软的东西。

    花狗?

    没错,身下的正是花狗,它就趴在我们楼下,此时大概是感受到我掉在了它身上,转过头乐呵呵地冲我吐舌头。

    楼上传来一声惊呼,抬头却只见到关上的窗户后一闪而过的影子。

    而往下我们所住的地方,栗子和单邱老师都挤在窗户口,我冲他们挥了挥手,大声道:“我没事,一会儿上去。”

    正要找地方下去,花狗却突然站起来,吓得我赶忙抓住了它的毛,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一晚上不见,它的毛长长了一些。

    我头疼,思考着要怎么哄大狗蹲下身让我下去,它却趴到了大楼上,我发现踩上它的脑袋正好可以够上我们住的那户的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