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五月二十六日,依4
    男人倒在地上,敞开的衣服里有把枪,我摸了枪,对着闻声而出的另一个男人就是一枪,子弹射穿了他的脸颊,男人仰面倒了下去。

    我转身向楼梯处跑,也不知道房里有多少人。

    身后响起了一声枪响,我只觉得下巴一湿,胸前的一大片衣服已经被染红了。

    栗子尖叫着蹲到墙角,我扭头就是一枪,没打死第三个男人,子弹射中了他的大腿,男人痛呼着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门里没再有人出来,那最后一个男子也没呼救同伴,我想是只有这三人了。

    深吸一口气,我转身就往男人那儿去,连补三枪,终于打死了最后一个。

    楼外传来了很吵的声音,这一路折腾来折腾去,也不早了,我抱了栗子进到屋里,反锁了门。

    一转头,就看到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吓得我半死,还以为,还有遗漏,然而定睛一看,却是松了口气。

    沙发后的那漂亮男人我认识,和韩睦一样也是我们学校老师,教化学实验的。

    本来班里有他的课,但我参加的活动比较多,经常不在班里,从来没去上过。

    不经感叹我学校的老师们跑的倒是都挺快的,而且巧的是路上都遇到两个了。

    听班里同学说,这名叫单邱的老师脑子不太正常,听说学生时代就是个怪物,周围没有愿意接近他的,后来稍微好了点,勉强来学校教书。

    开始还有女孩子看他长得漂亮,接近他,结果他基本不理人,送他的东西也被发现全部被扔掉了,然后这老师就把别人得罪了,过的越发不好。

    丧尸病毒爆发前不久,听说单邱老师本要被劝退了,然后灾难就来了。

    到没想到他这样也能在末日撑这么久。

    我淡淡打了声招呼:“单邱老师好。”转而低头去看胸口的伤。

    初步判断挺严重的,不过子弹没卡在体内,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我去室内翻了两套衣服,带栗子去浴室洗澡,好在供水系统并没什么问题,除了水是凉的。

    等我们出来,单邱老师还傻站在那儿,我拍拍他,提醒到:“老师可以去洗澡了。”

    虽然在末日和一名不太熟的成年男人同处一室很危险,但单邱老师是例外,我完全不担心他。

    然而喊了好几声,单邱老师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直直地看着前方,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地上躺着的是那第三个男人,因为他有一大半身子在室内,我便把他拖了回来。

    现在看去简直惨不忍睹,整张脸都被血胡住了,脸上还有三个弹孔,完全分不清五官位置。

    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赶忙捂着嘴,冲进了厕所。

    近来都没有好好吃饭,吐出来的只有酸水,然而却止不住恶心。

    我又杀人了,连杀三个,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洗了把脸,平复下心情,将栗子带去房间睡好。

    就在我给她捻好被子,准备走时,她伸出手,拉着我的衣袖,不让我走,我无法,只好坐在床边一直陪着栗子到她睡熟。

    时间也不早了,房子里没有灯,但对我没什么影响。

    单邱老师已经不站在沙发后了,我在浴室的角落发现了他。

    他蜷缩着身体,动也不动,只靠着墙壁,双目空洞。

    我是真不会安慰人,我一点也不知道要怎么做,而且我很不明白,明明我也才上高中,遇到丧尸和变异动物被困在城里不说,还碰上的都是傻子,好容易见到三正常人,见面就血肉模糊地躺地板上发臭腐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