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五月二十四日,依2
    方彦突然认真起来,我瞟了他一眼道:“你可别对我说什么不要再杀人了的胡话,我不杀人总会有人要杀我,要是不小心失手我也没什么办法。”

    方彦似乎是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是想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我心下一惊,强装镇定地笑笑道:“是啊,之前被抓时,手臂和手腕上都受了伤,喏,现在还包着纱布呢。”

    我抬了抬手,方彦突然捉住了我手臂,将腕子上的纱布扯了去,光滑白皙的皮肤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我立马抽回自己的手,不待方彦说话,便径直跑开了。

    自来水场前半部分是员工宿舍还有食堂,后半部分就是过滤加工水的厂房,一般后面没有人去,因为又黑又危险,不小心掉进池子里爬不上来也没人能救。

    身体发生变化后,我的视力也有了明显的提升,甚至夜视的能力都出奇的好。

    刚才跑得快,居然进入了厂房内,原本我是考虑不然晚点再回去宿舍,想想怎么解释手臂上的伤莫名其妙没有了的事。

    然而还没个五分钟,门口便传来了争吵声,我坐在角落里,也来不及出去,便静观其变,只见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地走进来。

    这两个人我认识,高个子的男人叫韩睦,是我们学校很有名的英语老师,人长得帅,性子也好,学校好多女生喜欢他,有人说他才是我们学校公认的那个校草。

    低一些的名叫纫策,至于姓什么就不知道了,和我一个画室的,从来没听过他说话,画室里的孩子说他是哑巴,逮着机会就欺负他,我帮过他一两次,后来他就只挑工作日去画室,往往那些孩子都要上学。

    我没和他说过话,但是有次我比平时提前去画室,发现他在偷偷帮我削笔,想他人也是挺不错的。

    纫策蹲在了离我不远处,带着哭腔道:“怎么办?领队已经在查是谁杀的人了,会查到我们的。”

    我第一次听到纫策的声音,竟是出奇的好听,声线非常柔和,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软软弱弱的。

    “尸体飘在外池,我们一直在宿舍楼,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韩睦面无表情地拉着纫策。

    纫策颤抖得站不起来,韩睦蹲下身,托住纫策的脑袋,曾被学校好多女生妄想过的性感薄唇附上了纫策的唇。

    两人一阵**,直到纫策被吻的像是要窒息了,韩睦才放过他,纫策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我有些惊讶,先不说两人认识,他们还是那种关系。

    不过人家的事,也轮不到我管,我也并不反感同性恋。

    只是有件事我有点在意,听纫策的意思,他们杀了人,那我不就成了证人?虽然不是目击证人,但听到他们的对话的话,会不会被杀人灭口?那就是说我要赶紧逃跑啊,但要是被发现,不是更危险?

    我思考了两秒,决定先不要乱动,等他们走了我再出去,然后当做什么也没听到。

    纫策拉拉韩睦的衣服道:“睦,我们跑吧,离开这里,去哪都可以。”

    韩睦摇头:“这批人多,一定能进万森,外面太危险了。”

    纫策都快哭了:“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必须去万森。好不容易将知道我们杀人底细的人全部解决掉,这样跑了太不值得了。”韩睦眼里发出阴冷的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