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五月二十三日,依7
    冯姐哼了一声:“你是他的走狗,少一个敌人少一分危险。”

    我笑:“那你可想多了。”

    我接道:“白先生让我来杀你就是想我死,我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下毒的秘密,若是我跟你同归于尽了,那再好不过,他高枕无忧。”

    冯姐惊:“你知道他怎么下毒的?”

    “知道啊,很简单嘛,那些送给主教的小孩就是毒啊。”这纯粹是我瞎说,不过我一脸自得,表现的胸有成竹,冯姐总会怀疑这消息的真假。

    我看她果真陷入了思考,便又道:“你回去威胁白先生,若是他有所犹豫,你就放个重磅炸弹,说是从我这得到了抗病毒的药。”

    冯姐皱眉:“他那么多疑的人,怎么可能相信。”

    我耸耸肩:“就是多疑,白先生才会有所顾虑。”

    这种话要有人对我说,我铁定觉得瞎说,别人的心思你怎么能猜的着?不过这些到了一定年龄,又经历过事的人,总容易多想,最后被自己说服。

    冯姐转开脸,冷笑:“既然你说了这么多,也就没什么价值了,杀了你又怎么样?”

    我勾了勾唇角:“这对你没好处,我刚才可是喝的真的丧尸血。”

    冯姐震惊:“什么?怎么可能?”

    我继续忽悠:“我想你不可能没听说我和我朋友只有两个人就来到这里,还伤了抓我们的人,最主要是,我还帮着杀了主教。我既是有恃无恐,你何必多个敌人。”

    冯姐沉默了良久,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你也是有胆量,我欣赏你,小安我们走吧。”

    两人就这么头也不回的穿过了操场,消失在拐角。

    我呼出一口气,命悬一线,运气挺好。

    之后我上楼找了方彦和卓越,和他们商量等到早上再离开,毕竟晚上挺危险的。

    在这满是尸体的房间睡了一晚,我们一大早便起来回城。

    路过二楼时,我向高台上撇了一眼,却是没见着主教的尸体,昨晚上上楼我也没注意看,许是被生门的人搬走了。

    早上城里静悄悄的,偶尔也会遇到颤颤巍巍的丧尸,轻松便能避过去。

    自来水场门口有两人看守,我走过去,正要打招呼,忽的认出其中一人是易水,易水也见着了我,惊喜地呼出声,我两三步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

    易水紧紧抱着我,闷声道:“你到哪里去了?我们到处找不见你。”

    我拍了拍他的背道:“这不是回来了嘛,我们被生门的人抓了。”

    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听另一守卫大呼:“小彦!”

    方彦也扑进了他哥的怀抱。

    只留卓越站在两三步开外,没什么动作,见我看他,还冲我笑笑。

    我道:“我们进去说吧。顺便我还有事要告诉领队。”

    也正值方皓和易水换班的时候,我们便一起进到内部。

    我和领队说了戒隐中心的情况,大体就是生门的人撤离了,孩子们也都逃跑了,然后提了主教中毒身亡,并没有说出我和生门高层人的关系,更没有说被迫喝下丧尸血的事。

    之后政,府的军队来,去了戒隐中心,没追上生门的人。

    我想着白先生到是真有头脑,不过北方是万森,偏西一点是实验田,那群人上去了也活不下来吧,阴德积的少,总会有报应,加上白先生和冯姐的不和,大概生门是存不长久了。

    当然,这并不关我的事,现下里最主要的问题是,我的身体似乎有了些变化,虽然说不出来,但就从被喂了丧尸血一点事没有,还有一次我跟着他们寻粮队一起出去,然后独自翻货柜时,一只丧尸悄无声息地从我身后走过,却并没有攻击我,我回头看到它可是吓了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